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花想 | 18th May 2013, 21:57 | 夜.旋筆奏夢 | (1127 Reads)

Set the Fire to the Third Bar

Pottertalia(HP×APH)
變形學教授米(化獸師=白頭鷹)、魔藥學教授英

看HP×APH的fanficition太多,忍不住跟著玩起來,其他設定和小劇場可以看這裡
其實一直對鷹人米的設定很感興趣,給紅祐點文時自己所聯想的也是半人半鷹的阿米和隱居巫師英,沒想到寫出來卻借用HP了。:p

題目來自Snow Patrol的"Set the Fire to the Third Bar",曲名來自英國常用的家居電子暖爐的按鈕,the third bar也就是溫度調到最高的按鈕第三下,作曲的Gary Lightbody說這是源自兒時記憶,也象徵了烽火的溫暖。我很喜歡這首歌頹廢荒涼中彼此依偎的親密感,感覺『火焰』的力量在這裡發揮得很強烈,強烈得溫柔得讓人想哭,只是好像還沒法寫出心目中的樣子。

抱歉懶懶的用這作為盈杉君的放電米點文了,大概對我來說,深情的阿爾就是最帥的吧:p

Set the Fire to the Third Bar


阿爾弗雷德翻著他的手來回撫握,彷彿在尋找占卜學細心研看的掌紋,或是一個血脈貼近皮膚的切口位。變形學教授咯咯輕笑,笑聲頃即捲入清脆啪響的昏紅爐火。柯克蘭教授,我的專長不是魔藥學,他說,粗糙炙熱的指頭擦過魔藥學教授出奇白晢柔軟的手指,變形學不需要用刀子或血,年輕開朗的金髮教授染溢光暈的聲線倏然沙沉,卻足夠危險迷人。

那,噙著宛如曼德拉幻藥笑意的教授勾上對方覆著黑袍的強壯手臂,展示給我看,瓊斯教授。
變形學教授瞳仁中的天空沒入火焰,燒淨以後僅剩人類無法明瞭的言語。柯克蘭教授情不自禁靠近一樣伏坐於鹿皮地毯上的戀人,無暇理會悄然散落的長袍,他仰起深秘靜謐的綠眼睛,望見化獸師的銳利鷹目。

「亞瑟。」緩緩解開對方領帶時被溫柔握止,圈迴耳畔的低語就似融化的光滑琥珀,他幾乎可以在舌尖嘗到阿爾弗雷德醉人的視線:「……成為化獸師後,我的靈魂不再是單純的人類,你明白嗎,白頭鷹一生只能有一位伴侶。」

他垂頭凝視他倆手指交纏難離的雙手,這樣還不夠清楚嗎,亞瑟摘下變形學教授胸前的骨董鈕扣,任它隨絲質領帶流過掌心滾落毛毯,擅長精確算準藥草與藥末份量的修長指尖輕柔觸摸襯衫內的肌膚,阿爾弗雷德吐出一口伺機而動的吟息。

化獸師靈魂裡的鷹横奪獵來,他的爪按倒撩心玩火的魅惑巫師,並脫下教授的黑袍和襯衣。


當他按上阿爾弗雷德的肩胛骨,亞瑟以為自己將會徒手抓住成束的褐色羽毛,指甲卻劃過汗流漓淋的光潔後背,偶而刮入陷裂。他倆由指尖到雙腿的膚肉都緊密交纏,不知從哪裡終結,又從哪裡開始。阿爾弗雷德盯著他,目光變成鷹隼般的銳利專一,火焰褪去他人類的皮貌,露出骨下白頭鷹的純然亮澤。錯覺抑或啟蒙令亞瑟閉息仰畏。

鷹是天空王者。他恍惚漫想,眼睫毛幽幽一顫一抖,阿爾弗雷德脱衣露出後背的鷹羽紋騰時說,是神聖之鳥。那麼,承受律動的自己是否正在和神進行一場祭禮?

吻。阿爾弗雷德俯身親吻他,舌頭交合的粗喘氣息有如綣身煙燻的催魂音樂,令亞瑟心甘情願打開雙腿、伸開雙臂、最後敞開心房,讓睥睨萬物的鷹佔據烙印。但他同時被阿爾弗雷德包覆擁住,激烈熾熱的愛意燙得他淚凝眼眶。他感覺到有什麼在他倆貼密的捲動浪潮之間流動,渴望被訴說,成形。他想洗去阿爾弗雷德翼上的歐石南氣味,使他不必再孤單流泊,他要跟阿爾弗雷德共渡餘生。是的,亞瑟在碎裂的低吟中呼出溫熱的浮音。我愛你。底下與肌膚廝磨不斷的鹿皮地毯隨時著火燃燒。

阿爾弗雷德没有說話,他藉由歡愉上揚的嘆喘和鉗壓亞瑟身軀不放的緊顫傳達胸口内躁動難耐的一切,淘清一空。翻過身,火焰似乎變涼了,他的手臂像鷹翼抱住亞瑟,體溫像愛侶融化於彼此之中,金色髮梢的汗水滴落融入亞瑟的髮間,他寵溺地輕吻愛人的頭顱。他們的手由藍色繩帶綁纏。

×          ×

他在無邊悠遠的雪地上行走,眼睫毛摻沾眩目的遼闊白光,明亮得幾乎睜不開眼,亦無際得萬籟絕聲。天空猶如燒盡煙灰,飄飛散落至世界盡頭每角,雪光包覆著他,只有他在深白之中,但他知道天底下自己並不孤獨。

熟悉得宛若源自身體深處的鳴叫聲劃開皓白昏灰之境。

他微笑,回頭時溫柔地張開手,讓白頭鷹飛入安寧懷裡。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