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2th Oct 2012, 00:29 | 夜.旋筆奏夢 | (421 Reads)

想像一發不可收拾,四月寫了羅莎琳(國擬人小姐)後,五月又在夜班下班前一小時趕寫出這一幕。
我自己也難以相信,竟然是就著RDJ版流氓偵探Sherlock Holmes的電影背景延伸,把Lord Blackwood的幕後推手設成我們可愛的英子,讓她和米英兩人對峙。不是bbc版不是很久以前留下心理創傷的少年版,而是這個我用來參考維多利亞時期服裝的版本。噢我的天。
要不是我太想寫英子,就是越是創新神怪的點子,越會引發更神奇的點子。


說是即興寫其實是假的,三人的對話很早就有了,是我用來自我解惑的:一是亞瑟王傳說的起
源地(起源自威.爾.斯,撒.克.遜人是他們的敵人),二是美洲的消失殖民地(The Lost Colony)。後者是本家設定的一個盲點,我卻一直放在心上。
所以私自設定了羅莎琳--她是亞瑟王傳說中渲染的敵人,英.格.蘭本體來自兩個種族的二方化身,一個繼承不.列.顛王的名字,一個一直沒有以供呼喚的名字。一個在女王的默許下遠渡美洲,建立了R.oanoke這個後來消失了的殖民地,而另一個就在下一任國王的命令下重建美.洲.殖民地。
那他們是否一起存在呢?噢,看下去吧。那是我最喜歡的部分,也是讓一位少女由愛變恨的原因。

本來寫完就算了,心想因為太離奇了想當完全沒發生過。不過,紅祐說很喜歡這篇的氣氛。
突然讓我開始思考,嗯,說不定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糟。或許我只是克服不了這是由那部電影延伸過來的點子。

英子與米英,英.格.蘭雙生子設定,電影Sherlock Holmes為背景(RDJ版偵探第一集)

 

Remember me not

 



「可憐的孩子,剛剛我下手重了點對不對,所以你還未醒覺過來。」她用蒼白指尖輕輕撫摸美.國青年頭顱上血最濃黏的部分,黑皮革手上的匕首卻更使力陷入他的下巴﹔「那封急召你來倫敦的信是我發的。」

「但那是亞瑟的親筆信,我不可能認不出來。」阿爾弗雷德偏過頭,想要與她離得越遠越好(被綁坐在椅子並沒幫助,而且還更侮辱萬分),同時拼命轉動腦袋,美.國領事被殺、誘騙美.利.堅的化身前來倫.敦並(意圖)將之殺害、他『意外』得知的陰謀,這一切確實是從大.英.帝.國的利益出發,瘋狂,但有個人做得出來。

但是……他望著神色平靜的亞瑟,這一切都不對勁。手握大半個世界的人還會想得到什麼?

她笑了起來:「我是他,他是我,我們的筆跡一樣。」

「……」

你好歹也說句話呀,他怒瞪著從突然衝進閣樓後只喊了女的名字的亞瑟一眼,頭上那傷口絕對應該值得一個亢長的解釋。

亞瑟終於開口了,卻是對用刀子抵在他頸上的紅裙女士:「妳的狂妄計劃不會成功,羅莎琳,妳有會掩眼法的布萊克伍德勛爵,但我這邊卻有福爾摩斯。」

「不,亞瑟,我成功了。因為我把你們都帶來了,一個綁在手心,另一個……將會沉進泰.晤.士.河。」羅莎琳的聲音越是溫柔越是可佈,亞瑟的臉變得刷白:「只能有一個英.格.蘭活著走著--奧.利.弗.克.隆.威.爾(O.liver C.romwell)當年就是這樣說,把我處死並埋下地底,把你拱在王座上。」

※    ※

「你應該知道,阿爾弗雷德,國家化身會按情況改變形態,或分裂。」

阿爾弗雷德急忙接道,他的內戰教曉他的不只一點:「那是在民心分裂的時候,之後主流意識會取替意識弱死的一方。英.格.蘭現在並沒這情況。」

「但是大.不.列.顛不是一般的島。蘇.格.蘭、威.爾.斯、愛.爾.蘭都有其化身存在至今,即使我們已成為『一個』王國,而英.格.蘭,留著盎.格.魯(Anglo)--」

「和撒.克.遜(S.axon)的血緣,儘管亞瑟曾經聯同我們的哥哥打擊我,但我們是一心同體。」羅莎琳接下亞瑟的話,阿爾弗雷德才發現她的眼睛跟亞瑟很像,一樣深幽難懂,但她更愛微笑:「我們像時間輪流般與這片土地共處或共眠,當英.格.蘭需要誰,誰就會被喚醒,敲響新時代的鐘聲。」

你應該記得的,我的小美利堅,我曾經跟你說過,但你已經忘掉我了。羅莎琳嘆息:「你那時候如此小,我的小小羅諾克(Roanoke)。」

 

 




.The End.
O.liver C.romwell—護國公,英.國內戰推翻S.tuart王朝,並將英.國轉成短暫的共和制
R.oanoke—即R.oanoke Colony,英.格.蘭在美洲的第一個殖民地,後來卻神秘無人生環,亦稱消失的殖民地(The Lost Colo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