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4th Oct 2012, 22:38 | 夜.旋筆奏夢 | (249 Reads)

陛下在《ルクセンダルク小紀行》的傑克麻雀船長造型一出,河道上的國民紛紛為之轟動(?),三月日大一句超中肯的『由Cosplay Jonny Depp的魔街理髮師變成傑克船長』讓我靈光一閃。對耶,井宅真的很像Sweeney Todd怎麼之前沒想過呢!

要知道我曾經很迷那電影(看舞踏會的前期就知道),所以……第二天就寫出一個Crossover了。只有Märchen和黑店老闆娘的對話。當然很短。

因為我實在不敢想Märchen要怎樣殺人,老闆娘又會弄成什麼派。


空樓



這層已經空了好些年,歪腔斜調的老闆娘在他背後說,闔門聲響就似關上防止逃脫的籠子。他懶得理睬這些小動作,目光繼續漫遊於房間,如同置身四道堵著出口的圍牆裡面。

上一戶的人呢?他淡淡問道,注意力由靴子踏碎的塵埃,轉到絲質手套撫上的殘舊木椅,磨平的紋理內彷彿寄宿了曾經依偎在此的生命氣息。

噢,可憐的母親!老闆娘的語氣一點也不遺憾,在兒子出事後病死了啦,她是第一群被那些老鼠病逮住的人,也是第一個屍體被火燒光的,唉呀可憐哪,兒子被人帶走後她傷心得幾乎發狂,那段日子我在樓下聽到她的聲音都覺得心驚膽顫……啊啊不過她生病時已經立刻被送走了,他拉開梳妝台的抽櫃時老闆娘急忙轉話題,我還特地徹底清洗這裡,所以不用擔心這裡會髒。他冷哼一聲,望進被清個一空的飾物抽屜,還真是清理得一乾二淨,但沒有作聲。

她的兒子出了什麼事?他走到附著屋頂斜下的窗子,外面的蒼白日光僅讓房間看來更加悽慘悲涼,他湊近窗前,冷冽吐息將第三行的玻璃懾住結冰,這才發現他比以前長高了。

老闆娘故弄玄虛的壓低聲線,都是那種老故事,落魄貴族青年愛上富家少女,小情侶被拆散了啦。

她鬼鬼祟祟走到他旁邊,濃妝艷粉掩不住蒼老惡怨的眼瞳閃避他的逼視,這件事是這個城的禁忌啊,先生你可不要跟其他人談起啊……有人說是因為公爵家做法太殘忍,讓那對小情侶含恨而終才降臨了瘟疫,但公爵到現在都不肯認錯,也不准任何人提起他那可憐的女兒。

那位小姐過世了?我聽說她是公爵的獨生女。他把手收進燕尾外套,低頭裝作看錶,光在他臉投下陰影。

老闆娘以他恨不得捏住脖子掏出答案的沉默吊著氣氛數秒,最後大聲地嘆了口氣,說出令他有如瞬間踏空墮落的真相。

她死了啦,流產死的,公爵堅持要她打掉那個孩子,結果她撐不過去,唉那麼年輕又漂亮的姑娘……

砰!角落某塊木板應聲敲地,老闆娘嚇得跳起離那邊遠遠的,一邊呢喃天啊一邊打著錯誤手勢的十字。他閉上雙眼呼吸平靜,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唉呀我說夠故事了,好先生,你打算租這個房間對不對?很不錯吧。

他輕柔放下行李箱,嗯,然後脫下黑色外套,俐落拋到木椅上面。

那麼請問你的名字,先生?老闆娘貪婪的小眼打量他的絲絨紅背心和擦得發亮的黑皮靴。他微微一笑,嘴角沒入黑影之中。

「Märchen von Friedhof. 恭候妳的差遣。」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