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7th May 2012, 04:16 | 夜.旋筆奏夢 | (560 Reads)

 - 看完Avengers後有了搗亂紐.約的念頭, 我真的很想知道紐.約有什麼讓阿米的電影不斷地把它毀個大半的魅力
 - 結果覺得這首先是愛情向, 然後才到動作向短文
 - 其實是片段, 對不起
 - 請不要笑我又是黑桃
 - 米喵會變形大概變成了我的喜好, 反差好萌我好想養一隻
 - 這裡有兩對-國擬的米英和黑桃的米英, 作者覺得更加閃了
 - 故事名沒特別由來, 只是因為作者聽著同名bgm而取名,總會比叫let the stars fall down好吧(噗
 - 感謝閱讀:)

 

Heart of Courage
 

那怪物被刺中腹肚後發出尖叫,它的尾巴狠狠翻過來,如同推倒積木般掃入鋼根石的建築,阿爾弗雷德沒有時間逃開,他腳下的石頭粉碎變成空氣,並且是離地八十多層的半空。他伸出手要捉著某個東西,任何不會讓他直接跌下去的東西。碎石和玻璃片不斷打落他的頭他的臉他的手和他的身,陽光和疼痛逼得他有些暈眩。不要昏過去,他想對自己呼叫,然而扣緊手指不讓那把劍滑出手心已經耗盡他的一切能力……不,另一隻手同樣分奪他僅存的力量,他終於意會到自己死抓著一個突出建築牆角的石像裝飾,噢真巧合,他虛弱地微笑一下,那個救他一命的石像模樣就跟剛剛(和現在)要殺死他的怪物幾乎一模一樣。

由歪倒一邊的眼鏡他俯視這個陌生的地帶,從眼底下延伸至遠方依然高聳佇立的灰塵都市。美.國說這裡叫作紐.約,有趣的名字,怪異的城市,阿爾弗雷德想。在他的世界沒有人敢建立如此高的樓房,那太傲慢了,而現在看見四周倒塌頹瓦和人們哭喊攪成一片,他也不知道應該慨嘆自己是對的,還是後悔自己有如此想法。

但他依然無法忍受那些痛苦的叫聲。這是他的責任,是他同意把那些長著帆翼的東西送到這個世界,這個充滿和他一樣生命的世界……

烈風扯動著他的長外套,嘲笑他的無力把他搖來盪去,還帶回方才要置他死地卻失敗了的敵人。那隻猶如會飛的巨型鐵甲蛇朝他一邊憤怒嘶叫一邊衝來,肚上的傷口經已癒合。

回到戰場,阿爾弗雷德想。開始盤算把凝聚火焰的劍插進那血盆大口和往下墮落到地的機率哪個比較大。


他才沒打算死在這個異世界,他還要跟自己的皇后一起回去呢。



「噢不。」

亞瑟發出低微的驚呼,在那深藍小圓帽掠過自己之前美.國趕緊拉住他,美國男孩需要提高聲量才能壓過周遭的尖叫和逃跑聲。

「你想去哪?!」

「救我的國王!」亞瑟奮力掙扎,那個溫和親切的異世界皇后反扼他的手,逐漸變成他所熟悉的英.國:「我有我的職責急切等我去做,現在給我放開!」

該死的責任心也一樣!美.國想揉揉他轟轟作痛的額頭,人們恐慌的噪音和他引以為傲的城市被毀的念頭在他腦內無窮無盡地爆炸,這令他更加急躁,更加不肯放手。說到底這一切都太瘋狂太蠢了。

「在你到達頂樓前,他或許已經跌下來,又或是你被活埋在塌下來的大廈裡!」

「美.國!」

亞瑟--英.國,他的那個英.國--厲聲喝止他,又往天空的那群生物開了一槍。穿著古老服裝的亞瑟接下對自己怒吼的工作,除了話聲裡多添一層泛起回音的歇斯底里,他的戒指閃閃發亮。

「當你的英.國置身同一處境時你敢說你不會做一樣的事?!」

「我說過我們不是情侶!」美.國喊回去,這個應該是他保衛自己城市當個英雄的時候,他最不想見到的就是人家炫耀的結婚戒指:「該死!亞瑟,我答應了上面那傢伙要看緊你,你乖乖合作好嗎?看在你丈夫份上,停止掙扎!」

「然後由他去死嗎?噢他想得美!我才不會讓他這樣離開我!」

你聽到嗎?阿爾弗雷德.福斯特.瓊斯!皇后對頭頂那個活像掛在牆外的藍色旗幟的人影喊道,卻依然無法掙脫美.國的手,或是他無法讓美.國擺脫他家的私人爭吵。

「抱歉介入你們夫妻的糾紛。」但英.國看來比較像氣惱多於抱歉,美.國想這大概正是他臉上的表情:「但在這個時候,我們還有一群怪物要打敗、一個城市要拯救,這也是阿爾弗雷德(他可叫得親切,美國挑起眉毛)要你留在地面的原因。」

「但他現在--」

「那趕快在他被吃掉或跌下來前想辦法,揮一下你的魔杖或是什麼--但不要想跑上去--然後讓我們回到正事。」英.國瞄了一眼美.國,快得美.國捕捉不到任何訊息:「美.國大概只能再撐一會兒,這是他的命脈城市。」

不要小看我,老人。他想嗆回去,卻又幾乎按不住喉嚨裡湧上的說話,所以你是關心我嗎。美.國只好別過頭,中央車站傳來撕心的碎裂重響,一路震裂到他腳下,他不再留意亞瑟的舉動,美.國感覺到他的城市正在顫抖,激切的保護欲燃燒他的全身。他靜靜掏出他的槍。

他沒看見,但他感受到、聽到。紐.約正對他訴說那道裂縫下遠處而來的不善來者,比肉眼還要清楚鮮明。他終於明白英.國在倫敦如何鎖定那鑽地蛇的位置,他沒有,是他的城市告訴他的。

「英.國。」他也感覺到英.國的後背靠上他的,子彈上膛拉下擊錘的聲音,但他可不想分功勞,他故意模仿動作電影中的英雄:「你何不去保護我們的皇后陛下,我來搞定這隻就好。」

「他正在對他剛剛找回的貓施魔法,或解開某種束縛,我可不想走近。」

「貓?」

他不該調開自己的專注力,但他還是回頭看了。亞瑟抱著那隻他懷疑過是老虎的白毛貓,在它被黑毛包密的脖子裡除落一個銀環,然後低唸一句去吧貓咪(Kitty),讓那隻貓跳向旁邊的警車再跳上車頂。美.國發誓那輛警車被重重的壓了一下。

但他之後忘了取笑那隻老虎貓和地底下向他衝來的危機。

那隻貓躍上空氣,軟飄飄的白毛變成灰藍色,不,是變成了堅硬鱗甲的形態,美.國不確定他定睛時看到什麼,只是突然間意會自己正在瞪著一條張開翅膀、威風勇猛的飛龍。

什麼鬼,他不相信童話幾百年了。

貓--朝上方直沖的飛龍咆哮一聲,顯然得到瓊斯國王的主意。他立刻放手,把劍送向蛇的鼻前再藉此推離,藍大衣於空中墮下幾層後安全落在龍背,那龍咧齒向剛剛幾乎啃了它主人的東西噴火,美.國彷彿聽見國王的笑聲在一片玻璃窗裡迴響。

「你們叫那東西做貓咪(Kitty)?」

英.國,難得地,顯得非常驚訝。

「我的國王喜歡這樣叫,它也喜歡。」亞瑟聳肩,語氣轉換快得可怕,他沒再抬頭心慌注視他的丈夫,就像他的國王和他們的貓只是一起去嬉戲而已:「我們有考慮過早點為它解封,只是擔心會引起騷動,現在倒不是憂慮那個的時候。」

來吧,我來協助你們先對付這一隻。皇后越過他倆,這次美.國沒再捉住他要他遠離地上那道裂縫,他手上的銀色懷錶發出光暈。然後我要回去進行大屠殺的準備。他只看到皇后牽起的嘴角,而背景的龍吼意外地襯托出他的笑意。



.The End.

可憐的怪物們(雙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