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6th Apr 2012, 13:11 | 夜.旋筆奏夢 | (304 Reads)

你們知道,有時人會因為激盪的心情而讓手中敲落的聲音放大,比方說琴聲、打字聲(雖然我老是被家人說敲鍵盤敲得很大聲),這篇,大概就是用心靈放大的聲音而寫的。Fate Zero的音樂和Kalafina的満天幫助我為那心情抓個形象。

幾天前上班路上突然想到,若然英.格.蘭的擬人是女生,夾在那個男系社會的時代會是什麼模樣呢?剪去頭髮、換男裝、上陣廝殺?但我不想寫又一個版本的貞德或Saber,而Tudor時期的確出過多位意志堅定的女性,於是我想,就從這裡開始吧,讓H.enry VII擔當啟蒙她的導師(畢竟他有個意志堅強的母親),讓她不自覺中影響了那朝代接下來的女性。

另外還有她對自己身份的迷思:國家被詩歌形象化為女性,但當她真的以女性姿態現身,人們卻又覺得她沒有力量,所以她才要裝扮成男性。另外還有英.格.蘭此地所象徵的血源--Anglo-Saxons,威.爾.斯人跟撒.克.遜人間有段血淋淋的歷史(或許跟盎.格.魯人也是),但那又是她所流的血統之一,還有後來到來的維.京.人,到底英.格.蘭該指誰的領土,她如何渡過那段日子才不致於精神分裂至死?

啊,Rosalyn是西班牙語的美麗薔薇,雖然也有說是中古英語,所以…(瞄旁邊)


以下為某國家擬人化作品的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人民無關,當中混合了部分史實和歷史人物,但絕不等同100%真確內容。

前註:
L.oegia:英.格.蘭的前稱(可能在A.nglo-S.axons之前),源自古/中世紀威.爾.斯.語L.loegyr,意思據推測是邊境旁之地。現在用作是英.格.蘭的浪漫名稱。
紅龍和預言:紅龍是威.爾.斯的象徵物,出現在其國旗上。龍的確實起源已失傳,亞瑟王傳說中有一則梅林所作的預言:紅龍象徵C.elts(威.爾.斯.人的起源),白龍象徵S.axons,兩條龍不斷爭鬥,儘管白龍首先看似強大,但紅龍最後會擊敗它並重新統治L.loegyr。事實上,T.udor王朝正流著威.爾.斯血統。H.enry VII從法.國回到威.爾.斯時帶著一面紅龍的旗,他對自身威.爾.斯血統的強調幫他得到威.爾.斯貴族的支持。現今威.爾.斯.國.旗上的綠白兩色也是這個家族的顏色。
白色岸丘:A.lbion,英.格.蘭(或不.列.顛.島)的古稱,希臘文裡解作白色之丘,以歐陸人看到的不.列.顛.島第一個地方(即D.over海岸)命名。現在跟L.oegia一樣是英.格蘭的浪漫名稱。
盎.格.魯領地:即英.格.蘭的意思。


Rosalyn

他們總以為可以憑高傲做出捉縛她的繩索。

 

首先,妳要把頭髮留長,梳得貼服發亮。她最新的君王這樣說,繞著她打量她審視她。盯緊他將掌握在手的最終獎品。他的翠綠冠冕。

那頭金髮是她為了人民而剪斷的。

然後要用蜜糖、香草和乳膏塗上妳的皮膚,使傷口癒合消失。

那燒滿蒼痕的粗糙雙手,曾經為她的傲氣和生命策馬揮劍發箭擊裂敵人的頭顱。

最後要為妳訂造適合妳的裙服,讓妳有如傳說中美麗的湖水女士重返人間。

她扔走那些拖地難行的衣服換上男裝,只因她那時的君主呼召忠心騎士到彼岸誇耀其名。

啊,我們還得給你一個名字。一個在宮內被仰敬和以詩歌傳頌的名字。

「不。」

他們總以為可以憑高傲與做出捉縛她的繩索,卻不知道她不被束控,如同他們從未馴服過這土地。他們從未看過這片地的冬末景況,穿白破雪的綠草生氣勃然,蔓滿一地,火烙般地煉入她的眼睛。

「我不要扮成一隻孔雀。這是你的人民所穿的衣服,我應該站立在他們之間,他們就是我的血我的肉。」

她倔強答道,回音敲徹廳裡每一塊和唱的石頭,它們都採自她的骨,與她同心同體。

「L.oegia就是我的名字。」

那不是!她的哥哥朝她狠斬,嗜血的紅龍在他眼中高吼,嘶誓火焰將白甲燒燼的預言必會實現。別以為套上那名字妳就等於是我們的一員!妳不配上白色岸丘的高潔之名!那名字永遠不屬於妳!

「若然呼喚我為英.格.蘭(E.ngland)令你不悅的話,Your Highness。」

妳只有盎.格.魯領地如此庸俗的名稱!

「妳覺得我在徵求妳的同意嗎,我的英.格.蘭。」

「給我工作,Your Highness,把我安置在你不會看見的護衛兵裡,如果你認為我這副模樣令你丟臉的話。」

「以妳的女兒之身?」

她猛然抬頭,如同被挑釁的獅子。女人穿上男人衣服是禁忌,法蘭西斯的話語劃過耳邊,她藏於凌亂髮梢的臉上割傷隱隱呻吟,英格蘭,她的結果如此,妳的結果也應該如此。

「每當你們人類談到你們所屬於的土地,總會歌頌她的美麗,現今我以回應其稱呼的姿態出現,你們就嫌棄我不是男性。」她冷冷的說,眨著深祕莫測的貓眼銳光:「不要小看我,Henry。我可以比一個男人的國家化身更強,法.國已經嘗過嘲諷我的下場。」

「妳錯了,英.格.蘭。」她的王搖頭,眼神不為所動得令人心寒:「過去的人沒把妳好好培育,放縱妳長成一個只懂殺戮的小野人不是我的錯。」

「你敢……!」她憤怒得咬牙切齒,對這個沾著孩子鮮血的王的憎惡一傾而瀉:「我絕對不會成為你在白廳裡另一個的囚犯!我要留在這裡,直到下一次這片土地呼喚,或將來的王君再次召我為他效勞。」

「我已經在差喚妳了,英.格.蘭。」

英格蘭君王召叫她。伊莉莎白的仕女向她彎膝鞠躬,那個甜美的女孩臉頰因跳舞而發紅,對自己露出宛如嘆息的笑容。

「把我用裙子和飾物鎖住、當個凡事服從的女生不是我承認的差事!」

她輕輕拂開擁懷自己的低柔話聲與細心呵護的手,我阻礙妳們享受今晚的時間太久了,淑女們,她說,妳們先去跟紳士們跳舞吧,我自己走過去。她總是獨自一人踏進戰場。

「絕對真確,妳和我都知道妳不會,我也不打算這樣做。」她的君王說,沒有退讓餘地留給他倆:「我們來個協議吧,英.格.蘭。妳依我的命令去做,留長頭髮,細心打點自己(伊莉莎白會幫助妳),並以那樣的姿態出席我和伊莉莎白的婚禮。」

她感覺到兩位哥哥強厲的目光立刻橫掃而來,使她更倔傲地挺起胸膛,法蘭西斯的眼神從她黑紗兜帽游移到她開敞至鎖骨下的白晢肌膚,但沒有令她感到羞辱的惡意,王座沿途人們向她行禮、耳語,伏在另一暗處安東尼奧也看著她,浪花娜動般的裙擺遮掩她越漸發抖的腳步,燈下影裡沒有刺破空氣的嘲笑不屑,像她所熟悉的那樣,連她心靈倚靠的石頭也沉默無語。她難以呼吸,若昏若眩想道,她的人民、她的客人--敵人到底看到怎樣的光景。

「如果妳在那之後不再氣得對我咆哮尖叫(這也是妳要改善的習慣),認同、接受我為妳安排的這第一步,那我就讓妳參與樞.密.院甚至國.會。妳有我身為英.格.蘭王的承諾,妳不會被拒在關於妳的事情之外。」

所以她向她最新的王和王后曲身垂首,請讓我送予你們祝福,她喃說,那宛如白鴿的安靜聲音難以置信出自她的口中,我的君王與王后。紅龍與白龍,她不由自主想,紅薔薇與白薔薇,這是多麼巧合。如今他們將一起流入她的體內思緒內,融成密不可分的濃血。

「不要把自己關起來,英.格.蘭。正如妳所說,妳應該站立在妳的人民之間,因此你必須有個讓妳的人民喚叫的名字。」


Rosalyn,她的君王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早已哀忘的人類溫熱在她體內復醒,以傲麗的薔薇誇耀妳所誕生的這片土地,這是妳以後在人間所用的名字。她闔上眼睛,細撫新名字的溫度與其包含的生命。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