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7th Jan 2012, 08:02 | 夜.旋筆奏夢 | (331 Reads)

之前跟summer姊姊聊到寫作速度的事宜,她說寫得慢的作者總有寫得快的可能,但寫得快的卻很難寫得慢。我想我做到前者了:就是寫個極短篇。雖然以五百字的長度來說,這小小的篇幅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相信這是我昨天睡過頭的主因)。

但這是好開始,我又開始寫作了。或是重新寫出我喜愛的東西,這種感覺大概在火爐的短篇曾經曇花一現,就像黑暗裡閃過一瞬又立刻沒入深闇的光。之前到目前為止的期間,若不是什麼都沒寫、就是寫些不上不下的小東西。

翻看網誌,就會發現交出黑桃合本後沒再寫過一篇有故事的短篇(英廚合本的guest稿也沒有故事),若然說本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騙人。不是因為片段文寫得快,不單因為完整短篇需要交出一顆心來,更因為我那時候很疑惑我還有沒有心。和力氣繼續寫下去。 

感謝天,這篇彷彿在告訴我依然有什麼值得、我配得將想像筆錄下來。
它不是我的心,噢當然,只是從它我的心將重新萌芽結果。

但願下次我能帶給大家一個開心的故事,或一個我喜愛的故事。

 

警告:
.極短篇、極病的米,慎
.受到雨森老師鑽石本的啟發,慎
.不血腥的獵奇,慎

 

 

藏於右心房的藍寶石戒指

 

 

手指遊過衣袖附上扣鈕,朱黑影子追隨著矇光的律調沉寂挪動。他從來沒有留意過火的寧靜,阿爾弗雷德想,火不一定熱情,它其實更像跳動的心,盈滿艷紅的。越染越深的紅寶石。灼烈激盪的愛情。溫暖惑人的唇息。或是注滿一口鮮血的心臟。

生命色。

領帶靈巧地滑出結口,阿爾弗雷德偏過頭,朝地毯上的人微笑,對方猶如躺在火焰裡的金色琥珀,烤得越發晶亮的肌膚流出搖爍不定的血石。那不是火的傑作,而是赤裸的胸口起伏掙扎,像痛苦萬分的無聲海浪。這是擁有生命的琥珀。

阿爾弗雷德溫柔地笑,眼鏡捕獲一個剎那的火光,他把手指按落那個頑強不已的心臟上--抽氣、尖吟、深吐,他幾近看到火朝空氣伸出手來,依然是紅色。燙熱的紅色。

「親愛的亞瑟,你永遠擁有我的心。」

癡癡凝視那雙綠眼睛,他深情嚼著感人至深的誓言--噢它確實是的,不是嗎?--以及甜美的真實。阿爾弗雷德隔著膚肉撫摸,他的指尖記住了亞瑟心臟的觸感。越染越深的白襯衫。灼烈激盪的脈跳與叫喊。溫暖惑人的心房寶箱。還有藏落盈滿艷紅的藍寶石戒指,以及封緘割縫的一口鮮血。他繼續想像,象徵堅貞的藍寶石如何由流動不息的血不斷洗禮,亞瑟的血、他的愛情、亞瑟的生命之火、他的心臟。亞瑟永遠擁有他的心,他永遠僅為亞瑟所有。

阿爾弗雷德低頭輕吻從亞瑟脫下的藍寶石戒指。而亞瑟的心也是他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