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0th Jan 2012, 10:14 | 夜.旋筆奏夢 | (460 Reads)

本家撲克設定.米英

為什麼作者把背景設在類Tudor時期,卻出現了曲棍球拍呢?不知道,我只是覺得曲棍球拍很順口、很帥。(…)

送給南瓜子的遲到生日賀文,因為點題是甜向所以結局是甜,雖然中間好像又酸又苦又辣……而且米英只有在最後三段才露面,還是最後兩段才說話(!),但這裡出現的所有角色不管是大家熟悉的還是原創的路人都在談他們,所以還是米英(吧)。

這篇文的骨幹是僅此一次的實驗和玩樂性質,起初是想寫個由對話全主導、場景不斷跳換的故事(以電影來說,不同人在不同場景說話,而拼在一起又看出意義來的),後來想到不同人說著同一件事,用以訛傳訛(Chinese Whispers)的方式寫或許會很有趣。結果實在是有趣過頭差點收不回來,於是又加入「當流言傳回到當事人,當事人會受之影響再生出更多流言」的元素,還有小小的個人感觸領悟。只是在增加了當事人和傳訛者的互動性時,嚴格上也不再算是Chinese Whispers了。
其實整篇的重點只有曲棍球拍和人很八卦,但人的語言有80%是用在說人,所以其實這是……呃,希望大家諒解。和感謝閱讀:)

 

Chinese Whispers

 

抱著更換的白色床單,女僕對捧著茶具的同伴耳語:「王后殿下今早不在國王陛下的寢室。」

「聽說我們的王后殿下昨晚氣沖沖的離開了國王陛下的寢室。」穿戴整齊的藍裙仕女一邊倒著新燒的開水,一邊跟匆忙準備的紅衣女官(「哎呀,紅心國的王后殿下起得真早」)笑說,並為拂著騰霧的銀色茶壺合蓋。

越過匙鍋杯碟的清脆敲樂和火爐的啪啦舌響,手起刀落的廚師聽見遠處洗衣婦毫不慌張的叫嚷:「昨晚兩人吵得可兇啦!」

「王后殿下還用曲棍球拍狠狠敲了國王陛下一記!」撒開剛洗好的衣服放上風中搖晃的繩索,起伏於布海的女僕調笑一樣輕盈。

花園裡的黃裙仕女牽著綠斗蓬的女侍官細聲交話,將新鮮薔薇摘落環在手肘的藤籃:「黑桃國王的頭腫得像雞蛋一樣大,真可憐。」

為驚嚇一地的仕女拾起放滿薔薇花的籃子,一臉苦惱抱歉的紅心國王低聲解釋:「呃,其實那是我的哥哥造成的,他……玩球時太投入。」

「本大爺的球技像本大爺一樣帥可不是本大爺的錯啊哈哈哈,是阿爾弗雷德走神的錯!」懶洋洋攤在溫暖草地上的小丑擺著手,拒絕紅心國王請他好好道歉的要求,還大刺刺翻過身去。

「你說小丑是不是在為王后殿下出氣呢?」湊近年長女僕,新來的女孩俏聲問道,瞄到總管往她這邊瞄來又急忙把餐具擦得更加晶亮。

總管以嚴厲警告的節奏拍手,確保自己那雙飽經風霜的眼瞳掃過在場每一對年輕的眼睛:「妳們少亂說,國王陛下和王后殿下有多親密妳們清楚得很(噗唔,女僕們急忙低頭藏住笑聲),現在專心工作!」

「管他們平日有多恩愛,現在真是不得了!我發誓剛剛用餐時王后殿下要行兇──」舌頭動得比腦袋還快,黑髮少女立刻掩住嘴巴但經已太遲,等不及溜出唇邊的說話如願引起一陣戲劇驚呼。

紅心國的公爵歪頭,用大衣擦拭蕃茄時露出溢滿陽光氣息的笑容:「喔,那時候還真驚險,我差點要去替國王陛下擋刀子了──一把小小的餐刀,而不是打仗的彎刀。」

「黑桃王后強調他不小心手滑了,誰知道黑桃國王竟然諷刺王后是不是不懂用刀叉,他可以叫僕人拿來匙子,你們可以想像黑桃王后的表情!」黃衣隨從跟圍繞著他的各國僕人連珠炮發的拼命講,而相似的驚魂故事也隨著交頭和接耳散開而去。

閒得過份的將軍對梳理馬毛的馬夫說著城堡的最新事兒,豪邁的大嗓音做了結論:「如果不是方塊國王先說一些有的沒的,那兩人就不會更不肯拉下臉啦。」

「我敢說國王陛下一定是還在記曲棍球拍和小丑的仇。」拿著點心的兩位女僕低頭談論,沒留意國王小時候的保姆碰巧經過翻白眼,並敲了黑桃國王的書房。

貴族夫人搖著扇畫起圓影,彷如能夠親眼看見動機般說得言之鑿鑿:「所以他才把王后殿下最心愛的茶具擅自拿出來示威?聽說他還打算將之轉送方塊國作賠禮。」

「無可奉告,Miss。」東方少年輕巧地以一手倒茶,面無表情地應對滿臉期待的貴族小姐,並鞠躬退下。

「亞瑟一定又生氣又傷心囉,不過如果是彼得就會用曲棍球拍再多打黑桃國王幾下嘛!──呀!!!」躲在窗下的惡魔男孩哧哧暗笑幸災樂禍得太過放肆,下一秒被人一把從陰影揪出。

方塊國的護衛大臣一邊拭抹愛槍,一邊議事論事:「聽那些人和僕人們的閒言閒語,今晚日落前如果傳出他倆離婚也不出奇了。」

「嗚嗚~路德~路德,可愛的女僕小姐說阿爾弗雷德和亞瑟會分開啊怎麼辦呀?!」像望見化解一切危難的救星張開雙手,瞇著眼透著哭音的楬髮青年跑向紅心國王。

方塊王后把未完成的薔薇繡花放於膝上,望向另外兩位王后的神情專注而憂心:「我不知道大家怎麼傳起那種流言,亞瑟殿下剛剛真的一副嚇壞了的衝進來,大概是擔心茶具的傳言是真的。我很擔心。」

「噢,哥哥我可不會再多說半句話了,無論是被刺殺還是背上令黑桃國王和王后離婚的罪名,哥哥都擔當不起啊。」方塊國王朝紅心國王投了個放棄的手勢,便回到大廳向貴族小姐拋媚眼。

面對紅心國王的難題,梅花國的大臣搖搖頭表示沒有辦法,自個兒打開曲譜架起小提琴揮起琴弓:「聽說連照顧阿爾弗雷德陛下的保姆也出面了,但這回笨蛋國王可頑固得很。他們看似不為所動,其實不知不覺被旁人綁住走,偏偏卻忘了那不是彼此的想法。」

「依麗莎白殿下,或許我們可以做點什麼?」紅心王后靜靜為方塊王后添入熱茶,又挪前雕成花兒的甜點。入夜後玻璃窗末紛紛結起霜針,他把披衣拉緊一點。

梅花王后俏皮地眨眨眼,燒得正盛的火爐彷彿亦在她的眼裡舞動,手指輕快地敲著由另一間房間溢盈的旋律:「我想,只好出動傳說中的魔王囉。」

「耀君唷~聽說你們國家今天之後就會完蛋了喔,是真的嗎?就因為小小爭吵要離婚的某兩人嗎?」透著霧息的湯匙懸在半空,梅花國王的語調像是在談論天氣一樣突如其來一樣輕鬆,只是他的姿態顯然期待著──要求著──答覆,即使喝下那口湯並露出暖呼呼的滿足表情之後(而其他人的匙子刀子叉子依然凝住不動)。

默。

「梅花國王,我不知道您從哪裡聽來這種只能當笑話的流言阿魯。」放下筷子,黑桃國大臣的回應沉緩而莊重,充滿力量的嗓音就像凝視著在場每一個人,特別是兩個人:「但或許您和諸位陛下都察覺到,這是一座熱鬧得像市場的城堡,四處都有交談和耳語,這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阿魯。我們經常運用言語,因此必須曉得如何不被說話牽著走。對於黑桃國的王族來說,人言不可畏。而我深信我們的國家,嗯哼,以及我們的國王和王后絕、不、是如此容易動搖的阿魯。」然後他重新執起筷子,樂聲器聲動作聲最後人聲如同倒沙般嘩啦回歸,黑桃國大臣側身與方塊國的護衛交流時看到了某個場幕,飯桌下有一隻手覆上另一隻。但他沒作聲,其他人會挪動他們的唇。

「經過深思熟慮,我想這是時候放下您我之間的成見。畢竟……國王陛下,我們的關係與一整個國家的安穩緊密聯繫,我相信內戰是我們兩人最不想看見的。」黑桃王后的綠眼睛不斷游移,從落地窗到天花板到火爐到沙發到鏡子,就是不願意停在面前人的位置。然而王后終究放棄似的嘆一口氣,注視他一整天沒正視一眼的國王:「還有我很抱歉我用曲棍球拍打了你,阿爾弗雷德。」

黑桃國王咧嘴而笑,猶如與火光和心靈融合的琥珀,他穿過眼鏡的目光柔和溫暖:「你知道嗎,我的王后,我已經忘了我們吵架的原因了。但既然你提到曲棍球拍,我不介意你給我吻一個作為賠罪。」於是他偏過臉,等待黑桃王后的嘴唇貼上臉頰。國王亦決定當親吻印落的時候,他會抱起王后離地。



.The End.

所以曲棍球拍的事是真的←


[1]

嘛...我怎麼想到亞瑟和伊凡把阿爾當球互打的畫面啦(為什麼是他們啊...)by the way說到亞瑟穿上Tudor時代的女士衣服我實在不敢想啊
(笑到在地上發抖


[引用] | 作者 葉子 | 30th Jan 2012 03:33 | [舉報垃圾留言]

[2] Manuel Fan

Shell peel steroids hydrophilic up spa. steep steroids 6 months ; Happy worse steroids zyzz used sue log. Without row steroids you can buy gnc bluebird than. Without behind buy testosterone.


[引用] | 作者 Testosterone Side Effects | 12th Dec 2014 1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