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4th Oct 2011, 17:58 | 夜.旋筆奏夢 | (498 Reads)

我寫不下去。
果然放了一星期的即興是無法繼續的,當時絞在心頭幾乎窒息的黑暗情緒已經消失得一乾二淨。但又喜歡這風格,有種直接不帶太多贅字的感覺。(自我催眠)
雖然是個很陰暗的開頭,但寫的時候一心寫個“療傷”的故事。真的,寫不出來的後續是一段療傷的過程。

啊,還沒說到這是什麼,其實是米英三次創作,出自Childish Sadism大神的《Senseless》的世界觀,如果不打算看的話可以看以下劇透。

 


阿爾是一個住在小鎮的平凡男孩,好奇心旺盛過頭的他一直想當個記者,但一直覺得自己的文章缺了什麼,一個引導的聲音。
直到一天小鎮和森林邊緣的房子被人買了下來,小記者誤打誤撞(?)偷入人家房子地下室才發現,原來新住客是名叫亞瑟的吸血鬼。
阿爾成為亞瑟長年第一個會面對面談話的人類,他晚上會去亞瑟家或阿爾去他那裡。不知道是吸血鬼天生的魔力還是什麼,阿爾逐漸被亞瑟吸引無法自拔,並且希望亞瑟可以成為引導他寫文章的聲音。(twilight?)
直到一次亞瑟坦承,雖然他獵食時從不把受害者的血吸盡,但他曾經殺了許多的吸血鬼。製造他的是一位古老的吸血鬼,所以亞瑟相當地也是能力特別強大的血族。幾百年前他愛上了一個女孩,只是他的導師卻把她殺了。悲憤的亞瑟報復將導師所製造的所有吸血鬼通通殺掉,而他的導師就被逼到要動用吸血鬼獵人去抓亞瑟。
吸血鬼獵人不是人也不是吸血鬼,而是喝了吸血鬼的血而得到力量的詛咒之身,如果他們不持續喝吸血鬼的血就會痛苦而死。他們抓吸血鬼就是為了延續生命。

就在亞瑟來到小鎮兩年後某天,終於寫出自己所希望的文章的阿爾開心地去找他,卻發現亞瑟跟好幾個吸血鬼獵人交戰,就在亞瑟看見阿爾的一瞬他失手被擒。獵人捉住亞瑟逼他乖乖由得他們不斷灌血和放血,否則他們就會殺掉在樓上昏過去的阿爾。
只是他們不知道阿爾已經醒來,還聽到他們的要脅。救人心切的阿爾掙扎完畢,發著抖喝下好幾包獵人包裝好的血,亞瑟的血。
經過一段生不如死的痛苦,阿爾聽到他腦海有什麼斷裂,在那之後他只聽到笑聲。他跟著一起笑,拿著電鋸走到地下室把五個獵人全部殺掉。
接著他解開束縛把吸血鬼抱入懷,一邊想著原來亞瑟比他想像還要小,一邊感受亞瑟回抱著他並哭著說對不起。

所以經過漫長的鋪陳,這個故事其實是萬聖節組的米英。


再次拜服在Childish Sadism大神的虐人功夫底下。從一個好奇心旺盛的軟弱文青(?)變成笑聲高八度的殘酷孩子氣殺人鬼Jack真是,完全沒想過會是這樣。



The Walking Dead




他們還是達成了協議。只要亞瑟獵食時帶著他,阿爾弗雷德就會為他寫點東西。小東西,阿爾弗雷德這樣稱呼那他摸不著頭的玩意,瞇眼咧嘴喀喀咯咯笑得好不開心,而亞瑟在他臉頰安靜吻了一下。

亞瑟沒再說話,亦不需要說多餘的話,沉默地享受鐵鏽味的寵愛是他遭受剝奪後僅存的幸福,其他的除卻那份腐蝕骨心的仇恨通通給他毀爛消失吧。他已經不在乎了。正如那個不幸被他逮住咬穿血管的女孩,阿爾弗雷德向他提出要求時亞瑟並沒阻止或拒絕,任由高速啃嚙的鋸鍊和毛骨悚然的笑聲割破深夜霧息。吸血鬼都是自私的生物。別過頭的他優雅擦過嘴角甘紅,內心冰霜一片,若然吸血鬼感到悲傷痛苦,那圍繞他們的世界必須一樣宛如地獄。

結果吻合他放逐心靈後的縱狂和殘酷,慵懶淡漠的綠眼睛掃過地氈上的溼霉報紙,從失蹤的大學男孩開始到無法確認的零碎屍體,那些文字以鮮烈血河瑟瑟書寫,而且只會追延至永不枯涸的幽海(阿爾弗雷德聽他唸出頭條時笑了,就像每次拉動電鋸時高亢的、頑皮的、純真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