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3rd Oct 2011, 18:12 | 舞.細傾詠感 | (609 Reads)

(綜合雨森老師米英本感想,含computer city主劇透)

我做了一個有關宇宙的夢
閃爍耀眼的繁星湖面 夜之湖底藏著銀河系
我是個太空員 而你是氧氣的來源
這三十七億光年的宇宙裡只有我們兩人
不過只要你在 我覺得哪怕在大氣圈的盡頭也能活下去

[rainy]ばらの花 vol.2

 


大概是從眼神開始愛上的。

《computer city》之前,雨森老師最觸動我的作品,不是《World's End Boyfriend》、不是《le petit prince》,也不是薔薇花三部曲。不是孤寂透明的美麗愛戀,不是妙絕的玫瑰與小王子代入,不是註定揪心落淚的花開花枯故事。而是那個瘋狂和折磨組成的派對二重奏。
《Mad Tea Party》裡,喝醉了的阿爾茫然所失地望著亞瑟,那,做做看吧,然後像是隨興卻認真又哀傷無比地吻了上去,我被這幕懾住,它傳遞了一份刺痛的美感,以及宣告這個默許的吻而展開的種種痛苦。在往後的《World's End Party》,每次兩人注視對方時都會自然想起那個酒醉畫面,因為心臟的抽痛是一樣的,有如提醒著,他倆心裡受到怎樣的折難。
但很美。
一張張清秀憂鬱的臉孔上,眼睛瞇起睜大的細微角度分得一清二楚,含著冷笑、恐懼、憎惡、憐愛、悲傷、獨佔、執迷以至情欲的流動。這是由阿爾出發的故事,所以亞瑟很多時候缺乏確切的獨白,但只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想著什麼感受著什麼。他們凝視彼此時最難挪開視線,彷彿因為目光映出所愛之人,自己也變得漂亮起來的愛戀中人。明明描寫的是阿爾為了得到亞瑟不惜蹂躝的凶暴愛情。怎麼可能會這樣美。那就像手執著尖刺薔薇但死不放開。薔薇花就形同二人痛苦糾纏但難分難離的關係。二人的愛情正如亞瑟.柯克蘭本身。

有時會覺得,雨森老師筆下的薔薇花、阿爾和亞瑟的愛情、以及亞瑟本人與本國都是一體的,連畫筆也像本身長著薔薇花一樣:纖細、優雅、溢滿生命力。談米英可以聯想很多東西,比方說紅茶、漢堡、皇冠、歷史、宇宙、薔薇,但從米英說薔薇,就永遠離不開雨森老師。雨森老師確實將這朵花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薔薇花可以象徵熱戀--所以《Rosarium》幽默而幸福;薔薇花驕傲但脆弱--如同《le petit prince》裡流著淚說著違心話的亞瑟;薔薇花生生不息越過百年--正是它拉近拆散並拯救了米英。
入型描寫一種事物就足夠讚嘆,雨森老師卻毫不厭倦反覆運用,每次都在展現薔薇(米英、亞瑟)不同的、迷人的魅力,真的會錯覺雨森老師生來就是畫薔薇花,偶爾在畫紙上滲入英/國的煙雨味以及紅茶芳香。

那是在《computer city》之前的,之後,幾乎把過去對雨森老師的印象一舉推翻。

談米英聯想,紅茶、漢堡、皇冠、歷史、宇宙、薔薇,雨森老師都觸碰過,有些輕輕描過,有些時常重現。最初以為,宇宙只是《le petit prince》的背景,跟隨亞瑟的薔薇在薔薇花三部曲以夢的姿態浮現一頃,我沒料到的是原來後面還有一個以太空員米--後面是另一個身份了--為主題的故事。或許猶如同樣逐步演化的薔薇梗,從亞瑟喜愛薔薇到化身小王子的薔薇再到真正變成一株薔薇花,阿爾亦同樣在一個概念上變化著:穿著太空衣的小王子之後,他變成真正飛越三光年的太空員。

遼闊的宇宙,和細小的庭園。人工智能機械人,和總是畫薔薇花的雨森老師。我做夢都想不到兩者連繫一起。
更加沒作夢她在98頁內塞入了我幾.乎.全.部的米英回憶。

《computer city》的序章其實已經是個無望的結。阿爾去了三光年距離的太空發生意外。亞瑟收到了事故前的電郵。收到許多宇宙上拍攝的他(國家)的照片。阿爾出發前曾邀請亞瑟與他同行,亞瑟拒絕了。最後,意外(收到阿爾說他非常美麗的電郵)後的亞瑟雙手掩著眼睛痛哭。一切都很慘。這個開頭已經斷定阿爾死亡了,在兩人還未肯面對面坦白感情之前。雨森老師放出正篇時亦沒有故弄玄虛,故事裡(如果你沒看雨森老師的試閱說明)以動作電影的速度飛快地說明了;出現在亞瑟面前的,是個從高樓大樓跳下去也能安全著地、皮膚下佈滿取代血管的電線、手掌可以播放電影、隨著主機用那大不列顛王國全明稱呼亞瑟的,機械人阿爾。(題外話,雨森老師用了android米的稱呼,唸生化的同學告訴我android其實是一種脂肪,所以還真貼切啊)
那是一個人工智能。他不是曾經活生生的阿爾,不是充滿朝氣呼喚亞瑟亞瑟的大男孩,不是記著他倆珍貴回憶的阿爾,那麼他是誰,那麼(亞瑟的)阿爾在哪裡?

噢天啊,試閱時候就在想,這故事只會更慘。我猜測過,那是不是代替阿爾回到亞瑟身邊的機械人,結果原來他本身就是阿爾,由科學家救回來加以改造的人工智能國家擬人體。雨森老師的世界裡竟然還有比阿爾孤獨死在孤寂遠方,更慘更殘酷的事。
心理學課上觸碰過人工智能的基礎,思緒定義在一個個圓點,接受刺激時連起整個極端複雜的網絡,那些概念幫助理解思維和發展科技,但我擺脫不了程式編碼帶來的冰冷感。教授說,心理學家總是自以為人類比任何生物都來得特殊。
看著悲憤萬分拔槍,喊著人類總是將他的阿爾從他身邊搶走的亞瑟,我泣不成聲。

因為國家是人類意志的誕生物,就能夠自以為是扯開他們的膚肉加諸已願了嗎?
只是他們確實是人類思緒凝聚的意識體,雨森老師就畫過了:薔薇花三部曲的亞瑟隨人民渴求綠色的意志變成薔薇花。這次換阿爾變成人工智能,不過在反映現實人類越漸依賴電腦。他們都隨著人類的意志改變自己的型態,無論自願抑或被逼。亞瑟說過他們不可能逃過歷史,其實更貼切的,是他們無法逃離人類。但人類沒有把我們看成人類,《女王蜂》的阿爾對亞瑟說。
《computer city》就這樣閃爍著許多似曾相識的片言句詞。一直以來,雨森老師描繪的眾多世界以某種連結聯繫著,儘管在它們之中米英經歷著不同的喜哀愛憎,那些事物(薔薇、紅茶、宇宙,以至對白)總會不經意喚起另一篇作品,它們就像在世界與世界之間流動,隨著雨森老師的題材延伸,世界終端的極光可以照耀英國的砂土上,阿爾殺人的槍亦可以落到亞瑟手中。細看細聽的話,其實它們都是相同的。

但《computer city》不止於此,它懾動我的地方不止於此。我不會知道其他人想到什麼,但雨森老師讓我想起直至現今看過的所有米英國擬人小說,為它們感動落淚喜悅驚嘆沉默的回憶一下子浮了上來,就在《computer city》字間畫裡看到它們的影子。最後以擁著沉睡阿爾的亞瑟呼應本家所畫的兒時午睡作結,漂亮地回到真正的原點。太漂亮了。簡直就似雨森老師經過多年琢磨,終於釀出集米英國擬
大成的醇美結晶。喚起了連串對米英的回憶,即使整本要哭著看完,我也覺得能夠喜歡雨森老師太幸福、喜歡米英太好了。


故事來到最後,是個在穿梭機上的寂靜結局。但這就夠了。
等待他倆的未來或許是萬劫不復的黑暗,但他們不正是在無數次彷如無止盡的暗夜走過來嗎?
阿爾能夠以最完美的機械人回到亞瑟的身邊,那他將來也一定能夠衝破冰冷的電線,以自己的意志決定命運。
亞瑟就會在開滿薔薇花的庭園,有一杯加入奶油的紅茶等待它的客人。
然而即使真的沒有辦法,阿爾畢竟已經去過荒蕪冰冷的宇宙,他也跟亞瑟到過世界盡頭的冰凍大地,那些愛的印跡不會抹滅。
就像在其他世界的阿爾和亞瑟,他們將會永遠相愛下去。


rainy:rainy.cocotte.jp/

[1]

這老師是我的同人本命TAT
為此敗家了差不多千元=口=老師故事都很虐啊
但我就是個後媽吧=3333=
薔薇系列是我最喜歡的
就是喜歡那有病態美的阿瑟
以及那愛得單純的阿爾TAT
~~~~~
大大,你可以給我螺旋律 part 2 and 3的密碼嗎==''
很想看


[引用] | 作者 sosukiyo | 17th Nov 2011 18:38 | [舉報垃圾留言]

雨森老師筆下的米其實都很單純,心思纎細的總是亞瑟。

螺旋律的密碼就是故事發生的城市(愛丁堡)的英文,請自行查閱。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花想 | 17th Nov 2011 20:10

[2] Re: 花想
花想 :

雨森老師筆下的米其實都很單純,心思纎細的總是亞瑟。
螺旋律的密碼就是故事發生的城市(愛丁堡)的英文,請自行查閱。

對對,很單純,看著阿瑟漸漸變成薔薇,自己卻無能為力的他,真的令人很心痛TAT


[引用] | 作者 sosukiyo | 17th Nov 2011 23:4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