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1st Oct 2011, 00:13 | 夜.旋筆奏夢 | (201 Reads)
寫米英後頭痛不已,誰知道想到黑冬與陛下的後續就立刻不痛了。(......)
這次首次正式寫惡魔小情侶和Id!Id的狂傲讓我寫得很樂。(笑)
其實本來就是想到他抱著子咩魯發火的模樣,好爸爸呀好爸爸!

以下含劇透,請看完本文再看。
所以幻想就是幸福的Moira/Märchen和化成惡魔前的惡魔。這也是Hiver對三位似非下的戰帖。
結局是怎樣我也很期待!(打算交給大家想了)




幻想牢籠
deux.欺瞞(tromperie)




──火焰。

突然甦醒的烈紅將冰藍猛然刺穿擄住,互相抗衡亦共同飛越,照出搖晃雙色的天花板。

「?!」

察覺經已太遲,Hiver睜大的藍眸仍在藴動微光,雙腳就被某道力量狠狠捉緊要將天秤(形勢)完全翻轉。他握劍朝那方向準確割劃,卻聽見劍與劍撞擊的響亮鳴唱。

接著是一雙含溢死亡的紫眼睛,以及背後投來的緋赤目線,啊啊他感覺到,戰慄燒上脊骨冷得毒寒,這次可真熱鬧啊。

「陛下,抱歉我們來遲了。」黑手套包覆的白哲纖手伸長護著白衣男人,彷彿閃爍火光的女聲清脆凜然:「請退下。」

哼哼,他就猜到。Hiver無奈地皺眉,轉身滑往左方避開前方的突斬。不然還會有誰呢。

「怎麼連你們也來搞局?」他不斷踏著輕步跳離揮舞危險厚劍的紫狼,同時指引風雪應付惡魔心血來潮的火焰,真是的,他瞇起足以結出霜刃的眼瞳,借柔和吐語的雙唇投出:「在我們的弟弟面前以眾欺小可不是好榜樣喔!」

就似故意跟他唱反調的!鎖鏈一下子纏上他的靴子禁絕挪動。

「Auge um Auge, Zahn um Zahn.」屍揮者那相似冷冰但相異瘋狂的氣息貼上他的背,有什麼猶如銳刃之物即將割開喉嚨:「這是方才的回禮,Hiver Laurant。」

另一把劍也正留戀於他的心臟跟前,Hiver抬起頭。

「搞出這種亂局的你本身也不是什麼好前輩呀,Hiver。」Elef君一臉不屑怒笑,完全看不出有過令他動彈不得的傷痕,Hiver這才意會過來──就是呀,冥王寵護的紫狼怎麼可能容易打倒在地,根本就是瞞騙的戰術,他真的錯估Elef君的正直了:「我們該怎樣處置他?把他送去Thanatos那裡?」

他純真地眨著藍眼瞳,凝視有如凍結的沉默。

而身後有誰急急踏前想為他融解命運之鎖。

「慢著,Elef君你該不會打算……你不可以這樣對你的同伴。」

「陛下,」Shaytān君凝聚幾千年的沉魅話聲敲響迴震,連破碎窗外的風也為之惶止:「你不想我們做的事,他剛才就幾乎做了。」

因為已經忍耐許久呀,寂寞的冬季一個接一個枯亡,喧鬧的殺意就一次比一次更強。

「況且他早已死去無數次,亦從死亡中誕生無數次了。」

戲弄生死法則,甚至欺瞞時間。他就是這樣的存在。

「我們做到的只能困禁他一陣子,希望他冷靜一點不要再胡亂攻擊了。」

低頭看向手背的傷口一點一滴逆行癒合,冬之君悄然彎起嘴角。

陛下雙手置後走到他的身邊,神色哀傷凝重。

「就因為他是個不斷重覆誕生死亡的孩子,就代表你們可以操控他的生死了嗎?」

「在生死狭間循環不息的命運是您給予他的,陛下。」

「我從不認為殺戮可以解決問題。」語氣堅決也一如既往的溫柔穩重,真像陛下會說的話呀,那個人就是不忍心孩子們經歷更多的痛苦:「心的傷痛必須由心治療。」

可惜那不是死亡以外能癒合的傷口啊。

他露出甜美的微笑和應耳邊的女性笑聲,嗯哼,蒼藍狂眩湧起舞動,我知道妳等候很久了,來吧,打碎沉寂遊戲(面具)的時候到了。

「所以幻想的陷阱就必須由幻想親自設下唷。」


──這次換他們察覺得太遲了。


「首先,是最近的濃冬。」

毛衣袖下的短刀滑入手心一瞬立刻插入黑禮服紅背心直達白襯衫之下。你還是打不過我的,他以口型向對方訴說遺言,Au revoir,Mär君。

「還有曾經來訪的初秋。」

接下來轉身投出另一手的銀劍,看似偏移閃躲的紫狼其實正中他的斗篷卡入地板,於是他輕鬆將第二把刀送進胸口,Fais de beaux rêves,Hiver睜著歡悅的眼眸輕道晚安,Elef君。

「Mär君!Elef君!」

他知道屍揮者跟紫狼的下場,時鐘正在答滴答滴而走,陛下和Layla小姐的尖聲呼叫描繪出他身後場景的輪廓:Märchen von Friedhof向後彷惶跌行之時屍揮棒細聲落下,他如此嚇人的原因不是源源血傷,而是融開闇黑的銀白髮色,以及急劇剝落的重重宵影……啊,他很快就不再是Märchen von Friedhof了……

Elef君也是一樣喔,Thanatos給他的擁護(詛咒)會不斷殞失,凶兆的狼牙與重劍隨之消散散碎,時鐘答滴答滴地飛,直到露出墮地前的飛鳥羽翼。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你自己也試一遍就知道囉,Shaytān君。」

回過神來,面前是惡魔露骨的憤怒沉問,他笑笑揮開對準他的火焰,轉頭朝夜之少女拋以尖刃──

「!!」

「Shaytān!!」

才悠然躍起在暴露致命點的火燒帆翼種入匕首,太容易了,風雪接住他的一刻亦擁抱了撕心的呼喊。

「當然少不了,我誕生後的第一個炎夏。」

這就是他(Hiver Laurant)隱瞞在奧藍哀夜的魔術(力量)啊,他咯咯輕笑,看著掌控業火的惡魔僵緊不動任由血焰接續藍炎淹淋全身,最終錯過夜之少女奔前伸出的手,與空氣化成一體。

而他手中多出第三本書(物語)的重量。

「為什麼,契約消失了……」

「Hiver君!你到底用了什麼能力?!」
無力垂低的長髮漆黑如絲,少女呆呆注視軟弱的雙手難以相信。抱起雙目緊閉的幼小男孩小心後退,陛下的話聲首次露出激動的裂紋。

「你是不是低能的?!」意料之外的男聲引他轉頭,屍揮者的位置中單跪著一個更瘋狂的黑影在。Idolfried Ehrenberg懷裡躺著一樣昏迷不醒的銀髮少年,眼睛內寄宿憎恨的宵闇燒得昏天地暗:「竟然對他們使用時間逆轉這種危險至極的力量!」

Hiver微笑,踏起輕盈的腳步拾起銀劍,儘管他實在無心殺戮(而他確實沒有違反陛下的命令),只是對象似乎死不罷休呀。

「我是能夠欺瞞時間與生死的冬之君喔,讓時間回到物語書頁起點的這點程度,我當然可以做到。」

「你以為這樣做就沒人阻止你了嗎?真低能,把小鬼的時間倒流就會逼出我(Id)的真身。我可不容許別人隨隨便便動我的容器,還認為我那麼好使喚。」

Idolfried瞇起瞳眸,侵略氣息遠比Märchen還要露骨還要陰森,他把空暇的手探入黑長衣抽出利劍,磁性聲線淹盈恐怖。我才不管什麼君臣禮節,小鬼,你最好知道你喚醒了誰。

「唉,那不是我的目的,Idolfried Ehrenberg。我就跟陛下一樣,討厭血流成河。」他故作嘆氣,抬起的藍眸清澈無欺:「我只是想來一場考驗,看看你選中的Mär君以及大家是否真的那麼堅強,還是跟我一樣,輕易被幻想引誘擊倒。」

如果結果他們溺迷夢中的幸福,那Elef君慿什麼指責我傾向幻想並奮力將之實現呢。

「什麼?」

「你把他們帶到你的世界(物語)任意操控?」

令人愕呆的回應令Idolfried的劍尖彷彿微抖一下,夜之少女握緊拳頭惶然無助,只有陛下沉靜不語地凝視自己,因為他已經知道遊戲的本質了,那只有一個結局。

「陛下,我為他們設下了幸福(謊言)的佈局,到底他們會因此忘卻現實(哀傷),還是擁抱痛苦回到你的身邊呢,真令人期待啊。」手執劇本的冬之王朝國王陛下行禮,露出雪色的笑容:「我們就看著吧。」

到最後,就只有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End or To be continued.


註:
Auge um Auge, Zahn um Zahn.: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德文
嚴冬、初秋、炎夏:第七地平線、第六地平線、聖戰的發售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