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9th Oct 2011, 23:34 | 夜.旋筆奏夢 | (138 Reads)

根據領復的革命先生小說某轉折點寫的,雖然跟原文小說完全沒關係,只是作者一人幻想。

自我流解法,個人覺得冬是最貼近陛下的分身,不單因為是第一個,也是因為他在SH最艱難的時候誕生,象徵了新舊交接,揮別過去迎接新時代。如果說黑化,我也只想到這了。(還有還是不敢寫陛下啊)

比起戀情,其實更像親情愛吧。

雖然作為死嬰的Hiver終究保著一份純真,只是同時作為年資最大的似非還是有深藏不露的一面吧,他對之後誕生的似非應該是一個接一個的感到更為妒忌,同時又為陛下感到高興。

至於現在才爆發之我見,就是我說不厭的:他跟闇太像了(elef太有個性),但偏偏陛下給闇一個好的結局,而其他似非,尤其是Hiver本人卻困在輪迴之中。對於"很相像"的冬來說可能有點影響,有點害怕被遺忘和失去本來的地位。
所以咩魯對不起,儘管作為你的廚但這次要請你被打倒在地了。(合十)

 

 

幻想牢籠
un.妒忌(la jalousie

 

 

  誕生之朝晨以及 逝去之夜晚的故事(Roman)…


我在誕生前已經死去的狹間所生。


  啊啊…我們的這份寂寞啊 有著恰似寶石的色彩


與你在喜悅的朝和哀痛的夜之間所遇。


  哭泣著的我們來到這裡 抱持著相同的痛苦


彼此安慰,彼此扶持;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前進。


  歡笑著的我們遠行而去 前往遙遠地平線的彼端


我許下誓言,即使面前是再黑暗的宵闇,我依然是你最忠心的臣子(同伴),宛如往返不息的朝夜之輪,永遠永遠。


……


「所以,您還不明白嗎?」霜造的眼眸隨冰成的雙唇慢慢綻開,燦爛金橙(日光)的一邊逐漸染上夜的邃藍,盈滿足以溺死的哀傷:「陛下。」

「Hiver君,你的眼睛……」

房間另一端的男人語調猶疑,為誰擔憂的從鏡片直接投溢出來,Hiver搖搖頭,像面對小孩子的沒辦法,真苦惱啊真苦惱,他最喜歡的陛下總是這樣呢,太關心身邊的人。

「我選擇傾向Michèle(幻想)的天秤那端,因為不這樣的話陛下就無法明白吧。」

所以現在的我很幸福啊,因為現在已經不必再迷茫了,他柔聲喃道。高跟靴子踏前,輕巧地越過倒地不起的銀髮青年(紫狼),映出窗外雪光的銀劍隨之劃過空氣,在洋溢冰藍色的房間滴下艷紅。

「Hiver我呢,最喜歡陛下的了。」

「是陛下創造了我,並邀請我跟您一起前行。」

「那段時光雖然艱苦,也有好多天埋首哭泣,卻是我最懷念的日子。」

「因為那時候是那麼的緊緊相依相偎呀。」

「陛下的悲傷就是我眼裡的悲傷(夜藍色),陛下的幸福就是我眼裡的幸福(日金色)。」

「所以,我總是覺得--」

柔和的聲線突然撕裂,他瞇住眼,凝住森冷無比的笑。

「國民?那種東西怎樣也沒所謂吧。」

「王國毀滅了也可以。」

「因為只有我會永遠跟隨著陛下走下去呢--」


話語被突然躍現的黑影扼殺止住,海藍色的大衣急忙轉離,空虛的位置立刻由紅色領巾填補--又一瞬飛逝,貫穿鎖鏈的黑服搖著凌厲的起舞幅度,逼使白領毛服節節後退,交織出金屬纏繞不絕的清脆接吻。啊,像兩塊雪冰撞在一起的律旋,Hiver想道,嗯,他喜歡這樣的聲音。

不過--奧藍色眼眸的男人露出純真的微笑,銀劍霍然斬向金眼睛無法預及的地方,並揮來助他一臂之力的冽風--他更喜歡對方狠狠撞落房間另一邊牆壁的聲響。

「Mär君!」

Hiver歪頭,看著陛下衝向軟然跌坐的蒼白青年,語調溫柔呵護至極。

「真是的,我一點也不想傷了März君呀,畢竟你是我們之中最小的呢,這樣我就當了一個壞哥哥。」

所以為什麼你要像Elef君那個笨蛋衝過來呢,Mär君?我不想再多作殺戮了。

彷彿回應Hiver,幾乎奄奄一息的屍揮者張開痛苦的眼睛(低啞的聲音),一手嘗試將陛下護得越遠越好,另一手竭力探往指揮棒的遙方。真是的真是的,他根本不會傷害陛下吧。

「你……休想……帶走陛下……」

「喔?這是為什麼呢Mär君?因為你是他的護衛,抑或,始終是小孩子(孤苦伶仃)的你捨不得一位爸爸的象徵?」

「……他就是我們的父親……」

說得沒錯呢,Hiver溫和笑著走前,他的確是呀,靴子踩上那根他恨不得壓碎的指揮棒,不過啊,Mär君--

「那是從你的角度出發而已。在我們之中,有誰可以感受跟陛下一樣的喜怒哀樂呢?猶如心跳重疊心靈相通的那種程度。」

「不是你Mär君,不是Elef君,也不是Thanatos,更不是Shaytān君。」

他俯低身,越過屍揮者越過鏡片深深望進那人的眼裡,專注無欺得宛如他向那人下跪許誓的那一天。

「而是--我(Hiver Laurant)。」

無法承受冰雪肆意侵虐的玻璃窗終於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