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5th Oct 2011, 11:10 | 夜.旋筆奏夢 | (518 Reads)

注意:
腐向,米英


以Fiction Junction的"ひとりごと"印象寫成,曲裡那種層疊不斷的夢幻氣氛正是這極短800字的意境。
簡單來說就是兩人都醉了的前戲。(炸)

其實想寫有三種元素,第一種是沒有對話的有意義短篇,最近的文章太多說話太多無聊東西,我是時候閉嘴讓寧靜說明一切了,以撫觸為主題似乎不錯(這的確是我下筆時的目標)。
第二種是想寫思緒飛快奔馳的形境,人的感官如此敏銳亦可以轉瞬萬變,就像我的手指永遠跟不上腦袋轉的速度一樣--這裡的亞瑟的知覺更是被我拖慢了,但他是醉了所以還好吧(?)。聽Miharu說過不知誰說H是科幻小說,那我就來挑戰奇幻小說式的前戲,還挺有意思的嘻嘻。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元素就是送給Chaki君(禮物也說送給你巧克力君好像太失禮了),對不起,大遲到的生日禮物還要這麼短。

寫完這篇不得不承認我的筆感又變了,想用詞再簡單一點,跟角色思緒和場景再多融合,不那麼華麗的辭彙卻能表達那種意境,這樣會比較輕鬆。
但螺旋律怎麼辦我也想知道。

 

 

寄:愛麗絲、重夜舞踏會
是誰對火爐下過咒?




阿爾弗雷德陛下在他手背細吻一口,猶如涼風裡撒落點燃血管的火種。

他調開說不出話的眼眸,窗關得牢牢的,所以或許是火爐,是的,一定是火莫名其妙燒盛起來的錯覺。亞瑟稍抬起頭,突然對天花板上昏紅柔金的搖晃影圖感到興趣,那就像魔法的紋花,他朦朦朧朧地想,希望沒有誰給灼熱得令人眷戀的火焰下咒,魔法師不想在寒夜掀起風的紗幕。

但必然有誰曾經向這房間的火爐施過魔法,想脫下外衣卻被某種重量壓過鈷藍色的摺痕,亞瑟的手指頓住,一時間忘了是誰。

對呢,是誰驅使熱溫如此肆意瀰漫?紅焰色貼上他的雙唇,熾烈而溫柔潤軟,迷幻蝕骨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探伸需索那抹火灼,甚至張開身軀去勾迎接近,直到果酒的眩醉甜香也滲入舌尾落喉,黑桃皇后才驟然驚醒,可惜時間已經收起援繩,而他被套進奧藍色的圈懷,滾轉幾圈,落到黑桃國王的氣味浪裡。

藍瞳珠宛若守護魔法師的蒼琴星一般明亮深澈,俯視他緩緩沉入魅惑難逃的海洋,甚至為此揚起了得意的微笑──他的守護星呢?眨眼之間隨著望遠鏡挪移遠走了,但是再眨一下星星又獨自歸來了,亞瑟聽到鏡架穩然著地,儘管讓他看見蒼星的遠鏡不在,那眩藍卻變得又大又近,近到他足以感覺到星星的灼熱吐息,吹拂在火一般的血管上,幾乎透潛融合。

所以啊,到底是誰對火爐下過咒?疑問滑上舌尖時卻遭捲住封緘,與手一起由藍浪縛纏顛伏,黑桃皇后昏昏沉沉認出那雙強横扣握的手,阿爾弗雷德陛下一向只准許絕對的集中力,如同他的唇以虔誠的專注烙印火苗。

於是他吻出一抹嘆息,輕柔拍翼越過舌頭捲索的界線,亞瑟聽到那抹服輸似的氣音在國王陛下的嚨間震動,融進酒與血裡(他已經分不清了),或是成為飼育火的饗宴。因為阿爾弗雷德陛下的吻的手的身越發纏狂放肆,他的呼吸沒法承受而垂死地活,正如生命被燙人的皇室藍包覆亦包覆皇室藍的佔有。

世上原來擁有燒成蒼色的火焰,亞瑟又想又悔,在這國度內黑桃國王是操控它的主人,有著藍眼睛的他甚至能命令火屑解下領結而自己無從抵抗,啊頸鈕被咬開時他記起來了,即使魔法師自己才是對房間火爐下咒的人。


.The End.(嗯不會繼續)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