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3rd Sep 2011, 14:46 | 夜.旋筆奏夢 | (159 Reads)

或許還是要開word寫比較好, 下次就這樣做吧
用這個篇幅做開頭, 所以故事比較輕鬆胡來的也很多
請相信我, 黑狐亭的故事還未完的真的! 所以這裡都是情報交換這樣...
中間某兩位變成砸店的人, 完全是我的意料之外, 不要說老闆娘, 我也嚇壞了呀(??

不過因為要顧及主角們的支線發展所以跟原作差距不少(現在才講?), 鞦韆子的設定很容易看出有不少自我流的追設吧
本來信誓旦旦不會寫井宅, 結果到最後又忍不住手了...

下次一定要用word寫

 


薔薇之詩
Kapitel 1. 黒き女将の宿




黑狐亭今天的生意還是一樣好啊。薄施脂粉的老闆娘踏著意氣風發的花步穿過喧鬧,朝側邊提杯喝酒的手風琴師(吟遊詩人)拋了個對方為之驚呆的媚眼,都是聽聞本店的特別美食(肝臟)吧,不過呀,尖利如針的細眼不悅地掃向角落的那群奇裝異服(流浪姊妹),雖然客人越多越好,本店也不是什麼客人都歡迎的哪,哼哼,尤、其、是、呢,隨便找塊布剪呀剪就當衣服穿上身的來路不明者,或是不知道會隱瞞什麼過去的賣藝者(笑鬧著的少年詩人和少女),畢竟曾經年輕美貌的老闆娘也老了哪,她遺憾地拍拍自己的臉龐,沒為意碎粉一點一點的似夢飄落,真的受不了滋事者了呢,幽嘆哀嘆,如果有個強壯的男人幫她看著這店有多好……

噢上帝呀多麼寬闊可靠的肩膀!她連自己如何走到(還是滑呢?)店門也沒發現,只知道被對方一雙堅定的紫水晶眼瞳下了最可怕的巫術,她好久沒見過這種動人心魄的眼神,放離視線,嗯哼連樣子也很可口--啊不,年輕俊美呢。

歡迎阿客人歡迎,她斜著一眼瞄到盡是搞破壞的小ㄚ頭正在上樓梯,那很好這次沒有醜ㄚ頭來破壞了呢。老闆娘的笑容快要裂到後腦,哼哼,雖然她不喜歡披頭散髮的老土包,但在浪子青年身上卻顯得野性不羇,那頭夾著紫色的銀髮很漂亮哪,不知道他會否願意留幾根給她呢……

客人看了老闆娘一眼,足夠讓她直往他懷裡一倒,然而他看得更多的是店裡周遭的環境,然後不發一言直接走向手風琴師的桌子。啊啊啊,儘管冷漠高傲不是她所心醉的,但事到如今(年事已高的)她也只能接受了,呢~

※       ※


「啊啊啊,我們其實還有更好的位子呢,不需要--」

「找到您了。」

風塵僕僕的青年揚開破爛的斗蓬坐低,露出令老闆娘卻步止聲的重劍,同時一秒鐘也懶得等待的直接開口--向他對面的白衣手風琴師。

「如果你想喝點什麼的話,不要選葡萄酒。」

「您跟我回去的話更好的酒也可以給您。」

眼睛藏在烏黑鏡片的手風琴師竟然不知感恩說道,長得英氣的小孩原來終究是虛渺幻影,兩人簡直不把老娘的存在當真的!老闆娘狠狠拂過長袖而去,忿然喊了不見蹤影的懶散ㄚ頭,並煩躁地回應了流浪異族的呼叫聲。

「喔呀,這樣也順便跟Hiver一起開葡萄酒會好了,他好像在你們那裡呢。」

「對呀,被那傢伙打到不得不自我封印起來了。」

「聽起來很嚴重,他沒事嗎?」

「哼哼。」

手風琴師的手指在杯沿敲挪,像是撫動琴鍵,隨著話聲浪濤起起伏伏。那端的流浪老人喃喃警戒惡魔封印之地變得非常不穩,對面的詩人少年為歌唱的月光少女說著海之魔女的悲劇,樓上的侍女低聲談起圖林根森林的屍揮者傳說。無數的故事(Roman)就在他們身邊慌亂紛飛,編結織成不安扭曲的旋律。這是一個,急速步向難以復還的世界。

吟遊詩人回過神來,對方正在凝視著他。

「乖乖跟我走吧。」

「我拒絕呢?」

「他們讓我來找您,已經是給您最大的尊重。」銀髮青年不意外的聳聳肩,目光卻也毫不妥協:「不然下次就是那傢伙來捉您了,先說明一下,他不會是您所認知的那個人。」

「那孩子在這個世界(地平線)裡是怎樣的呢?」

青年的臉龐瞬間變得銳利冷漠。

「瘋狂,出手俐落而且冷靜陰險,破壞慾和殺意卻意料之外的高,光是他覺醒的時候就把村子的人全殺光了。Chronica這次強行操縱所喚醒的他,是個難以控制的危險存在。」

「這真的有點令我吃驚,還有點害怕。」語氣不慌不忙的他勾起微笑,本來拿起酒杯又放低下來:「所以你擔心他看到我時會剝了我的皮嗎?」

「大概會指揮部下(屍體)把您剝皮拆骨,自己在旁邊看好戲。」

「噢,不要在不吉利的店裡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嘛。」

「……老闆娘在您身後,她看來很火。」

「我很抱歉。」

哼。青年確定滿臉怒容的老闆娘(醜老太婆)暗地說了句鬼才相信,而始作俑者一副沒有異樣的。既然如此,他聳聳肩,當作什麼也沒發生的繼續。除了,猶如不經意的摸上腰間劍。

「嗯哼,所以?」

「如果我還是拒絕呢?」

「我拆了這間店也要把您帶回去。」

「老闆娘在你身後,她看來很驚恐。」

「隨她吧。」

「呵呵。不過,聽你這樣說後反而讓我想到……嗯,你看到樓上那位小姐嗎?」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說起被那孩子剝皮,我擔心如果你真的拆了這店,他也會剝了你的皮囉。」

對命運也倔傲不屈的紫水晶眼眸竟然搖盪起幽黯虛影,青年朝事事朗然的吟遊詩人擺頭,聲線莫名恬靜。

「他不會記得她的。Chronica喚醒他時把天秤完全傾往深闇,愛(光)對現在的他來說不過是致死的劇毒。」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讓他們永遠不能相見。

「我們還不能確定呢,Elefseys。既然那孩子成為宵闇之君,他終究會被竭力在月夜飛翔的白鳥吸引。」這不是故事(歷史)可以顛覆的軌跡,而是光闇無止盡的交錯和結合,戴著黑色鏡片的吟遊詩人仰起頭,彷彿對樓上未曾見過的少女展露微笑:「說到底,他是我所命名的臣子(第七位君王)哪。」

就讓旁觀的我們看到最後吧,紫狼之君。輕柔說著信任話語,手風琴師的手卻凝聚起點點白光。

※       ※


「下面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她大概猜到,只是還是一把力氣按著滿身雪白的小姐留在座位(然後又反射性的用沾滿油污的雙手抓住裙襬摸一把),反正她習慣了黑店內的醉漢或搞事的不明來客,但小姐不是嘛。而且唷,現在下面應該還打得興起,不想被拳頭轟到牆上的話還是遠離為妙,嘻。

「這些俺一會去擺平就好啦,Elisabeth小姐,妳小心一點才對,這種黑店其實真的不必來就不要來嘛……」

「抱歉,但一看到妳在這裡工作就想跟妳說說話。」

「哎呀,俺看到Elisabeth小姐妳也好高興呢,心都要跳到像天一樣高了。」

不過,這種食材來自奇怪地方的店真的少來為妙呀,她咕嚕又唸了一句,眼睛羨慕地從小姐的柔順金髮一路轉到發光似的白色裙擺,長大成人的Elisabeth小姐好像一位公主呀,而且看見她溫柔的笑容就覺得被光包圍住一樣--她不知道還有什麼詞語或句子形容這種感受,但這是她發自心底的讚美和喜悅。

如果März少爺還在,他們一定已經結了婚還生了可愛的孩子呢……

「醜ㄚ頭!!妳死到哪裡去了!快來幫我--!!」

噢糟糕了,那是必定大事不妙還可能死幾遍的老闆娘咆哮,她吐了吐舌頭,真是沒辦法啊沒辦法,趕緊拉起小姐打開門,在快將燃燒殆盡的暮色裡望到忠心守候的僕人,她露出安心的笑意呼喊一聲。

「下面太混亂了,這裡更是不宜久留。Elisabeth小姐從這裡的樓梯離開吧,大叔就在下面等著呢!」

「但付錢……」

「只是一小杯酒,沒問題啦沒問題啦!」而且她再怎麼說,也不想溫柔善良的小姐的錢落到醜老太婆的袋裡嘛,甩甩頭,她急忙把小姐帶出門外:「老闆娘靠著最著名的肝臟料理已經賺回大筆,那點酒不算什麼!」

「Hanna,」Elisabeth小姐只是握住她的手,清澈得就似星星的眼睛直視著心虛的自己。曾經熟悉但變得陌生的名字被輕柔放在嘴唇上,令她突然有大哭一場的衝動,小姐溫暖柔軟的手又握緊了些:「答應我,一定要回來呢。」

她拼命點頭,要把苦苦的眼淚全數吞回去。偏偏這時吹起的風捎著久違的樹香草香,故鄉的森林芬芳彷彿迎面而來,她眨著酸澀得難受的雙眼,噢怎麼了,俺今天竟然有幻覺了啊,這種城鎮才不會有家的陽光和香氣。

「俺一定會的!俺怎麼說都會努力工作然後把自己買回來!」她掛起長久黑暗以來的最真摯的笑容,希望可以融化一點東西,因為雖然自己啊又呆又笨,但親愛小姐臉上的淚痕不會錯過:「Elisabeth小姐也是,März少爺就像Elisabeth小姐一樣溫柔善良,一定不會變成什麼圖根林森林裡的惡魔!說不定他就在那個啥書上寫的樂園裡呢!」

所以Elisabeth小姐,請不要再哭了呀。

「死、ㄚ、頭!!」

足以撼動天空的怒吼一下子把她的眼淚全部震碎,糟了糟了,這次大概晚飯也丟了,她只好將小姐推給上來迎接的大叔,並拼命笑到最後揮手告別。

「再見了,Elisabeth小姐!」


……


呯呯呯呯的跑回樓下,才發現店裡像是暴風來襲的亂七八糟,她呆在原地一陣子,還未能意會到發生了什麼事。有多少人剛剛打架了呀?看起來有十個,但客人人數似乎只少了兩個,不可能把這裡搞得這麼亂的嘛……

「妳還在磨菇什麼,快扶起我這副老骨頭!!」

是是是,敷衍說著又乖乖扶著躺在地板的老闆娘安穩坐好,她再給嗚呼不斷的老太婆添上一杯定神的暖酒。

「以後我呀,都不要給什麼鬼吟遊詩人做生意了!大刺刺打起來也算了,竟然說我的店不吉利和酒難喝?!」

……好像哪裡調轉了,她歪著頭拼命思索,而且那不是事實嗎,醜老太婆為什麼氣到臉都紅撲撲了?

「還以為詩人不會像流浪鬼惹麻煩,結果搞不好他們都是壞人,坐在那裡不是說殺人就是剝人皮,這種說話怎可以出現在我這間做正當生意的旅店裡?!」

……其實妳幹的也差不多啊,她一邊想一邊收拾殘局一邊向嚇壞的客人道歉,還祈望為自己苦命而哀號不斷的老闆娘會忘掉伴隨壞心情的處罰(壞主意)。

「哼真是的,結果賠了錢又賠了身體……啊對了,剛剛你認識的那位千金小姐付了多少消費?」

稍微離老闆娘遠一點……

「呃……小姐她剛剛走得很急沒付錢……」

「什麼?!」好痛--某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狠狠打在她的頭上,雖然很想知道那是木杯還是掃把,她卻不敢直視現在必然憤怒到可以把天砸下來的老闆娘:「妳這個沒用的鄉下ㄚ頭到底腦子長在哪裡?今晚沒飯吃!」

抱著頭伏地一動也不敢動,老闆娘足以敲穿地板的鞋子在她面前危險地晃來晃去,她閉緊雙眼拼命祈禱,千萬不要踩下來不然會被活埋進店的地下的!她可是要死也不要在這種不祥店裡死去呀!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我已經受夠了,妳這個豬頭是,那些砸店不付錢的人也是!貧窮啦飢餓啦孤獨終老啦,這些悲慘至極的經歷我通通受夠啦!!」

會噴出火來的老太婆大步大步的走回陰暗的廚房,她幾乎看到沿路步跡爆出可怕的裂痕,拍了拍額頭,暫時不想進去的她只好陪笑跟客人道歉。

「真的很抱歉,俺的老闆娘有時就是這樣子……」

只好拼命工作然後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吧,跟這種年齡不祥性別也不祥的人遇上還真是人生的大不幸呀……她對跟自己投出關心目光的紫衣客人(不知哪裡來的異族)笑了一個,然後又重新踏起輕快的腳步,迎接門口新的黑服客人(形跡可疑的黑帽教士)。


『哼哼哼……』


咦?哪裡傳來的女孩笑聲呢?她轉頭回望,卻找不到跟這種嬌俏(熟悉)笑聲長得一模一樣的客人--嗚,瞬間一股不舒服的寒意湧上背脊,令她幾乎一時衝動跳入火爐除去駐留頸邊不去的冰冷。

錯覺嗎,多心嗎,給自己的腦袋敲啊敲沒再多想,立刻趕著接待新的客人。

「歡迎光臨嘿呼庭!」

今晚的嘿呼庭呀,還是一樣熱鬧呢。

※       ※


晃呀晃,努力工作的侍女辮子晃呀晃不停,晃呀晃,一樓木欄上的鮮紅裙擺一樣晃呀晃不停,晃呀晃,努力工作的侍女很快連身體也會晃呀晃不停了呀哼哼哼。

「什麼時候會用光吊住不動的屍體,然後自己製造一個搖來搖去的呢?哼哼哼哼……」

「大概,今晚吧。」

鎖鏈低聲交換黑夜的興奮與瘋狂,有什麼在死白手心化成粉碎。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