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st Sep 2011, 23:04 | 夜.旋筆奏夢 | (138 Reads)
因為井宅篇幅太多,歌名找不到合用之後只好,從歌詞入手了,"彷彿曾經愛過了誰"……
承接之前"壊れたマリオネット"一章的內容,不過沒有"テレーゼ、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又未必寫出現在被逼入絕境的井宅,所以……

某人當然是私心,不過其實本來也打算讓他客串了,上篇都暗示過他了XDD
因為是Chronica強行提前喚醒,所以屍揮者不知道某人的存在,現在總算……
(其實很想寫下去)

這系列好像寫得隨心過度呢?

薔薇之詩
誰かをかつて愛したような気がした




羽毛狂亂的撕散一地,從門口一路哀苦延伸,Elefseys皺著眉,靠著已經無法飛翔的羽河走往深處。絕黑無光的囚房內這雪白簡直令人神傷,他彷彿看見錄留低笑痛楚的血跡。

然後他聽到聲音,輕柔清徹而漾滿思念,本應是厚重淵闇裡不可能存活的希望,卻在絕望中亮起點點一捏即碎的微光。

所以,傳言是真的嗎。Elefseys緩緩走近,歌聲把他柔柔地包覆起來。

「在狹小的鳥籠裡……」

Chronica押在Märchen的賭注和反抗的願望,會由同一人親手粉碎……

「……在這個失去了羽翼(你)的世界……」

他會因為一位少女從屍揮者的王座再度跌落……

「直到墮落地面的那一刻為止……讓我像月光那樣展翅高飛……」

啊啊,所以,Elefseys看著籠裡那抹幻影一般的脆弱少女感到悲哀落寞,凋落的羽毛和裙子的染紅也沒有阻止她歌唱,他們才必須在屍揮者之前抓住你(白鳥)嗎……?

※       ※


他的力量正在不斷衰弱。

屍揮者定了定神,本想借用夜森的影子直接挪動到目的地,現在卻連融入深闇也做不到。指尖的觸感虛渺無力,像砂粒一點一滴緩緩崩散地下。再繼續下去的話,他整個身驅都會瓦解消逝……

即使如此,還是無法放開。

涼風由樹梢滲染進來,他脫下禮服長衣為沉睡了似的小姐蓋上。其實這並不需要,Märchen移開手才想到,已經死去的小姐不會感覺到寒冷,他也不需要那麼溫柔,畢竟無疑地正在殺死自己的就是對美麗小姐的執著。為他引路的修女(屍人姬)說過,當他到達小姐死去的教堂,亦是他(Märchen von Friedhof)死亡之時。

由怨恨所飼育的屍揮者當然知道。他再也無法指揮黑暗和屍體,本來悠然自如的一切都彷彿斷開操線,並反過來嘶口吞噬主人。

「但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放開妳?」

我連妳的名字也不知道呢,Märchen喃喃說著宛如得不到解答的孩子,不知覺俯前靠近,曾經嗜血的嘴唇幾乎碰上昔日溫柔的。他記得三次偶遇小姐的情境,她的眼瞳交融著哀傷又喜悅的碧藍色,但望著他笑起來時非常美麗。小姐好像總是喚錯他的名字,並把他當作自己已經逝去的戀人……小姐好像知道他被喚醒的地方,她在他甦醒的森林(教堂)死去……

屍揮者遠離小姐抱著頭,難以忍受的痛楚又在他的腦海裂開,阻止他再往染黑記憶之前探想。不要想,他意識昏眩的告訴自己,暫時不要想,等到去到森林的教堂再尋找解答也不遲,現在他還要看顧著小姐,他還得去救她……

苦痛倏然消失了,就像流水傾完倒盡的理所自然。他彷彿聽見令人懷念的樂聲。

「呼,幸好趕上了。」

他赫然回頭並張手護著小姐,Märchen咬牙禁住憤怒的狂燒--也許對他自己,或是那個不速之客,他已經弱到連活人走近也察覺不了嗎?還是不知死活的人類自願獻上自己的靈魂讓他暫時充飢呢?思索殘忍計劃的屍揮者瞇起眼,在黯淡月光下的單薄人影看來手無寸鐵,解決起來易如反掌。

「是誰?」

「真的跟他們所說的一樣,好深的敵意啊。」男人透著平靜笑意的話聲令他一顫,不幸的事難道總要一次過傾奏而出嗎:「嗯,我看到你想要把我撕成碎片的眼神,很不錯的殺意目光啊。不過這樣使用集中力和力量好嗎?你還有一段路要走呢……」

「殺了你就夠我再走一星期,或是直接挪移到目的地。」

聽起來很划算,只是怎麼我不知道你這麼老謀深算,印象裡應該是個單純邪惡的孩子呢。男人用認識他許久的輕鬆語調談著他不曉得的一面,如果他從陰影走出來自己就可以躍前一把掐住他的頸,屍揮者飛快地思考著,而那個人真的走近過來,但他偏偏莫名其妙不想攻擊,鎖鏈伴隨放鬆的身體靜靜地懸空不動。

「先生(Herr),客套話到此為止: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呢,Märchen的金色眼瞳掩藏著不解與好奇,為什麼這個男人沒有喚起他的危機意識以至殺意,反而散發著熟悉無比的氣息……

男人停下腳步。

「對呢,你是在歷史顛覆反轉(我沒有預料到)的時刻誕生於世的,所以失去了所有連繫(記憶)吧。」

「即使如此,你也一直努力地在這個扭曲的世界(地平線)輾轉,被你細心保護(深深愛著)的那位小姐也是一樣。」

「所以不用擔心,亦不用害怕。」

淺色風衣染上月光而亮得潔白,男人整個就像包覆在光內,還有不知名而優美的旋律裡面。他低頭凝視就像孩子茫然難語的屍揮者,透過鏡片的目光溫柔深遠。啊啊,這一切感覺都好懷念。

「漫長的宵闇很快就會結束了,Märchen。」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