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8th Aug 2011, 03:28 | 夜.旋筆奏夢 | (190 Reads)

テレーゼ、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源自三日月大的典故考察,貝多芬名曲《給愛麗斯》或許原本是寫貝多芬那時候愛上的女性Therese。
真是玩味的曲名,所以Märchen是為了誰復仇呢?是母親,還是Elisabeth?

喜歡彈琴的一幕,特意寫了長長的一段,還有許多東西。

 



薔薇之詩
テレーゼ、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




下雨天意外的討他歡心。天空囚禁於光和闇的狹間,不再一成不變的撕裂兩邊,灰色朦朧的光不會太刺眼,卻也不會暗得令他興奮。Märchen瞇起眼,有些時候他只想遠離那群煩人的蠢材(Chronica和黑色教團)和無聊的命令,一個人靜靜在下雨的森林(mori)散步思考--或是什麼都不思考,隨他想做哪種--連綿飄落的冰涼沾著足以淹死天空的灰黯,幾近錯覺水滴盈滿了什麼令人淡淡喜悅的味道。

就像在為什麼人全心哭泣一樣。

「März,我的裙都要打濕了,下雨天好煩啊!不如我們回去囉?」

任性的小巧腳步從後面用力地蹬了幾下,使Märchen停住並露出無奈寵溺的笑,他拉起燕尾服的衣擺,為小公主架起了專屬的護蔭。

「那靠緊過來吧,Elise小公主。」

被輕柔呼喚的人偶開心地撲到他的身邊,小手一旦緊抓他的褲管便再也不肯鬆開,屍揮者低頭看著心愛的人偶(Elise),多像個拿到糖果的小孩子呀。

「März為什麼那麼喜歡雨天?」

「不知道呢。」

正如那些被染滿闇色的記憶(人生),儘管未明但開心(順從本能)就好,不是嗎?

※       ※


「喔呀,這真是有趣呢。」

「森林的廢屋裡竟然有鋼琴,誰會把這麼大的東西留在這裡呢嗯哼。」

大概是在我們覺醒那晚逃離這個森林了吧,屍揮者從頹敗崩碎的裂口(曾經佇立的牆壁)走入幽闇,生於絕深夜宵的他自然不會畏懼黑暗,金色的魔性眼瞳只管循著手專注地撫觸琴面,好漂亮的鋼琴,他喃喃彷如自語,那些人急得連這麼昂貴的東西也沒有帶走。

「只是大概都死光光了吧,März,這就是燒死魔女的下場呢哈哈哈。」

Märchen沒有答話,僅僅將伸出雙手的人偶抱到琴上,坐落的一瞬黑色衣尾俐落起揚,彷彿同時拂開了塵封的時間,屍揮者的眼眸沉默深遠。

廢屋外的落雨聲,擁抱住懸空指間的寂靜,草木葉蔭的水滴聲,撥摸著鍵弦被喚醒的渴望。爾後,破殻。

有力而靈巧的指尖敲按不斷,屍揮者隨著節奏抬起手,在半空優雅佇留一瞬,又沉入哀美的旋律深底。他被帶到遙遠的地方去,不經意拾起視線之時不再是刻著裂痕的天花板,甚至手亦彷如沒有挪動,琴弦所奏皆是靈魂親手編織的段段音色,並牽動軀體搖晃於親手覆起的樂浪。

這首是什麼歌呢?他甚至不用低頭指揮琴鍵,未知為何卻令人懷念的旋律就似水一般傾瀉而來,沾濕空白的記憶書頁。是什麼歌呢?他好像聽過,不,他為美麗的小姐(Fräulein)唱過。只是為什麼他會知道這首歌呢?是他為小姐即興而寫的嗎?還是更久遠之前為別人寫的呢?這首哀傷得美麗的樂曲叫什麼名字呢?
啊啊,垂頭又抬起的屍揮者柔柔地淺笑起來,他應該問小姐的名字才對,既然無從想起原本,那就用她的名字好了。這是送給她的歌呢。

只是已經再沒這個機會了吧。

彈奏的男人突然覆上一臉淡漠冷酷,手指急轉直下變出滾落斷崖的石頭,上次在藍鬍子的城堡裡見面必須是最後一次了,他告誡自己,不然為什麼自己要把小姐與自己相遇的記憶都抹去呢。而且墮落井戶的女孩(反抗自己的id)之後,他的身體依然未恢復過來,這樣去見她太危險了……

不對,Märchen,他闔住眼睛狠狠砸下那個不願見到的琴鍵(真相),Märchen von Friedhof(第七位君王),你不能再見她,為了自己,也是為了無辜的小姐呀。
畢竟沒有遇見過自己(屍揮者)的話,將會披上一身純白的小姐才會幸福吧。
他只要,在無人知曉的森林裡為她彈奏一首無人知曉的歌就好……


『哎呀,原來你也喜歡音樂呢。』


未曾聽過(熟悉無比)的沉穩男聲突然劃開他無言的沉思,屍揮者赫然睜大眼睛,人偶亦警覺而起。

「März!」

幾乎在大叫的同刻按下尤其激烈強重的音鍵,鎖鏈聽命湧現,被打斷演奏的男人磨起金瞳裡的刃尖轉身抽出指揮棒--

跟一把染著黑紫影子的劍幾乎迎面擊上。

「嚇死人了。」對方魅紫水晶似的狼眼攪動著不悅與驚愕,掌心卻沒鬆開利劍:「我又不是要砍你。」

「剛剛是你說話嗎?」

Märchen垂下幾近刺落的指揮棒,鐵鍊亦鏘啷響亮收起殺意。不對,他才問出口就感到自己的愚蠢,那帶著笑音的男聲不會是Elefseys的,Elefseys這隻只管往前衝的狼更不會用那種猶如全知的語氣問他。

「啥?我還未開口你就攻擊了,」

「……」

那接下來也不要說話。

「你懂得彈琴的啊……」

Elefseys收起劍時好奇地咕嚕一聲,他只好牽起膚皮上的微笑回答,要對方挪開太過靠近的距離。

「嗯,這雙手會彈一點,但它們更懂殺人。」

尤其在心情不好的時候。

「殺人正好也是我的專長呢,而且是一殺就停不下去的專長,死屍先生。」

不過,有音樂天份也不出奇啊,Elefseys一邊居高臨下俯視Märchen一邊默默思索,畢竟他們是那個人之下的世界七大君,即使是被封印的Hiver Laurant或他自己也……

「喔,我以為有勇無謀才是你最厲害的專長,Elefseys(第六位君王),看來我並不了解你。」屍揮者笑得陰冷,還一臉太過驚奇地歪著頭:「或者一事無成才是呢?到底一時衝動殺死詩女神卻依舊讓其中一位逃脫,還是連一個手無寸鐵的吟遊詩人也捉不到比較沒用呢?我不確定,也許Chronica可以為我解答。」

「我不覺得被自己的憎恨意識(id)反過來報復還差點死掉的人有資格說我,你說是不是?」

Elefseys不如他預想的呼吼亂叫,剛硬臉容僅僅繃得更緊,聲線放得更輕。真無趣,他本來還想看一下血狼被操控得團團轉的樣子。Märchen轉過頭,只有歪斜的視線佇留下來。

「哼哼,至少我還在這裡好好的跟你說話,終究保住了身為世界七大君之一的名譽。不像某人做事毫不俐落--如果自己吞回結果還好,禍及別人又是另一回事了。」

星女神之箭的傷,復原過來還是需要花時間呢。屍揮者懶洋洋吐著輕飄飄的一字一句,其中匯聚灑落的不屑就在滿瞳燦金蔓生,它們綻出放惡魔不懷好意的甜花,又結落更多金色的糜爛果實。

「Märchen von Friedhof,」寂紫眼眸裂出鮮紅的銀髮男人一把揪起悠然淡定的屍揮者,獰牙嚼著肆意張爪撕咬的憤怒:「讓我給你一點忠告,要把你從宵闇之君的王座拖下來的方法非常簡單,簡單到我根本懶得去做,但我相信有一群人不介意,不要讓我一、不、小、心、鬆、了、口。」

被對方的瘋狂挑起背脊為之顫抖的嗜血本能,Märchen抿了抿興奮難控的嘴唇,聲線極其溫柔甜美。

「如果真的有這麼的一天,我相信你和他們會為屍揮者(我)陪葬,紫狼之君。」

「哼!」

瘋子。Elefseys忿忿丟下一句便重步離去,燃燒著怒火的紅袍瞬間消失在雨幕之後。伏在琴面的人偶不祥地瞇起眼睛。

「真是急躁又衝動的笨蛋呀哼哼。」

屍揮者好整以暇的整理著衣領,被觸碰的每一處皆被細心拍過,他的語調欣然陰森。

「Elise,被玩弄到壞掉前的操線人偶就是這樣才有趣,不然Thanatos也會感到太過無趣。」

「說得對呢哈哈哈哈!」

※       ※


「真的麻煩您了。」

「哼,那傢伙不可一世的態度實在令人火大。」

「我衷心感謝您的幫忙,Elefseys大人,真的。」

「……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啦,只是我不是Hiver那種好脾氣的爛好人……」

「雖然我明白這令您多少會為難,但這都是為了那孩子。」

「因為是不能觸及任何一點善意的存在吧。」

「在id反抗君王(支配者)之後,那孩子的狀況變得更加不穩和危險,哪怕一點也可能令他崩潰。」

「魔獸(Chronica)硬要顛覆時間和歷史的結果又怎會安穩,那傢伙只是不巧被拖出來的祭品。」

「對呢……」

「……你會痛苦嗎?」

「……」

「那一晚,看著他被id折磨到抱著頭在地上打滾尖叫,卻終究只能旁觀--」

「如果那時我衝了出去,那孩子就必死無疑。」

「……而這值得嗎?」

「……」

「他不能知道你的身份,也不能知道你為他所做的一切,更不能知道你愛著他。」

「但他復活了,這比什麼都重要。」

「……」

「如果他所呼吸的是怨恨,那我就給他吧。因為愛他而不讓他感受到愛,魔女給兒子的愛,終究只能這樣呢。」

黑紗無聲拂搖,蓋不住幽藍眼眸的明亮。魔女回過頭注視井邊的黑色隊伍,她知道,自己最深重的罪孽不是讓兒子遺忘愛(光)的輪廓,而是連只屬於兒子的那愛(光)也一併抹殺。

※       ※


玫瑰從白晢緩緩舞落漆黑淵圓,由碧藍眼睛凝望別過,直至盛放生命的華紅葬沒神底。

少女傾前細語,盈滿柔光和思念。我愛你,März,等我。

現在我就來找你。

黑色的送葬隊伍(審判團)朝她靠近,於是她仰起堅定又溫柔的眼眸同樣走前,一步踏遠井口一步踏近愛人。她聽見手風琴的樂聲,奏著令人懷念的美麗(哀傷)旋律。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