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5th May 2011, 22:41 | 夜.旋筆奏夢 | (409 Reads)

.Doctor Who 604《The Doctor's Wife》劇透.


Picture


看Doctor Who 604的《The Doctor's Wife》,竟然遇上整部DW裡我第一個萌上的角色--對,是萌,會說話會走動的TARDIS好惹人喜愛。
之前跟朋友開玩笑說其實這部的唯一官配就是Doctor與TARDIS,沒了TARDIS這熱情奔放的大小姐那我們不合格的駕駛員只會變成無用的傻瓜,結果在wiki不小心瞄到這集妻子的真身後--噢,竟然是沒想過的激動和喜悅。
700年的共處從未說過一句話,得到人類軀體的TARDIS衝到Doctor面前,激動得一邊喊我的小偷一邊撲上去吻他。噢,但那是因為她找不到要說的話。其實她只想說一句,想跟Doctor說聲hello,還有:我活過來了。
不只為什麼這畫面明明那麼歡樂開心,我卻想到700年一段難以成果的戀情,最親近的距離,也是最遠的距離。Doctor就算不跟人類相愛,跟這個比他還大的盒子一起依然有一份難以磨滅的傷感。

TARDIS的個性很難描述呢,我想其實跟Doctor多少有點像吧,好奇心旺盛也不曉得很多人與人之間的事情,看來年輕奔放卻又同時古老睿智。簡單來說,她很可愛。very adorable。
Neil Gaiman,感謝你寫出目前最為之著迷的一集,還有一位完全令人眩目神迷的TARDIS。


Crimson. Eleven. Delight. Petrichor.



Crimson

紅。Gallifrey的天空色彩。不。那是橙紅。鮮紅。那天小偷的顏色。門是拉不是推。憤怒。戰爭。瘋狂。

眼淚。

哀傷。孤獨。跟我一樣。跟你一樣。一起走吧。去看星星,去看宇宙。關上門,離開了那個終結一切的火球。


火。火也是紅色。經常在我裡面著火。小偷燒了一顆星球。為了見那個女孩。女孩拿走了我的部份。小偷幫我拿回來。

他在傷心。他傷心過。他將會傷心。他繼續傷心。



Eleven


數字。序號。質數。領結。Allons-y。不。那是第十個。竹竿子。Geronimo。

你是傻瓜。可愛的傻瓜。我將會說這句?為什麼我會說這句。


噢不要連接那兩條管子,不要忘記上屏障,不要推門要拉門。好好善待我。在你年輕時我已經是老古董。

他永遠不聽人說。他繃起臉脾氣又來了,你不是我的母親。他永遠想要人聽他說。你不是我的孩子,我每次都想說這句。你是我偷走、帶我陪我看宇宙的人。

粗心大意像個九歲孩子又老脾氣的傻瓜。傻瓜。最後還是我來擺平。就像你把我帶回家後。二十分鐘後的事情。他說,除掉他,女孩。就像每一次每一刻,你永遠有我。金色的砂光圍繞著我們。我倆。


十一。十加一。特別的事情。

Sexy。他開始這樣叫我。只在我們單獨的時候。我們經常獨處。他這樣叫我。這是我的名字嗎。就像Doctor是你的名字。不是真的名字。

我知道你的名字。



Delight


偷了親吻。不,像咬一樣。不,咬只有一個贏了,我喜歡。但我們兩個都是贏家,應該是親吻一般喜歡的小偷。你。我對親吻有新的看法,過來我這裡。為什麼他嚇得躲開了。

你偷了我,我偷了你。不,你說,我是借走你。不,我說,偷代表有著歸還回去的想法,你認為我會把你還回去嗎。你這小偷,手第一次放在我的控制台時就說了,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東西。你是我見過最瘋狂的男孩。我喜歡這感覺。你輕輕觸摸我的感覺。


魚手指。魚有手指的嗎。你在哪裡見過。是我帶你去的嗎。我喜歡你去過的所有地方,那麼寬闊,那麼刺激,那麼美麗,那麼多的感情,那麼--我找不到那個字,那個那麼巨大、複雜,又那麼悲傷的字。


你總不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他說。

但我總帶你到你需要去的地方。我告訴他。你轉過頭,露出笑容。


噢,高興的感覺。



Petrichor


煙雨。那個你最常降落的地方。地球。51°30′26″N 0°7′39″W。

金髮女孩。黑膚女孩。棕髮女孩。棕髮女孩。噢我喜歡她,好久沒見的另一個棕髮女孩。紅髮女孩,和可愛的那個。噢,他們不是來自倫敦。我總是搞不清那些細微的緯度。就像你永遠看漏一個兩個零。我們真是一對,你看地點,我找時間,總能把你帶到你需要的某一方。


但是那味道。Petrichor。我喜歡,你也喜歡對不對。不然你不會老是停留在瀰漫那片氣味的土地。我也很喜歡。

Petrichor。雨和地。霧濛的雨。濕潤的塵土。生命。盛放的生命之歌。美麗水藍色的天空,但永遠不及我的宇宙藍。隨時準備飛上天際的藍盒子,聽你快樂地呼叫一聲,我的引擎一起高興響著。


Petrichor。像親吻一樣美好的事物。只差在一個是冷一個是熱。噢,原來這就是生命的感官。皮膚和嘴唇的熱溫。我找到比雨塵味更喜愛的事物。

是你那一聲Old girl。我總喜歡你這樣叫我,Old girl,那麼輕柔,那麼憐愛,那麼的……噢!我還是找不到那個字,那個巨大複雜又悲傷的字。


不,其實我找到了。


那麼的,“活著”。


像你知道我真的完完全全的活著,看著你陪著你整整七百年。

你苦笑說,活著並不悲傷。

但活過後是,我想伸出手指指給他看,他的唇苦成彎線,但已經過了人類軀體的時間。我在黑暗死去又於金光再生,像他那樣變化過十幾個模樣但核心永遠不變。別這樣,不要哭。就像我永遠不會為你每一次的死去悲傷,因為你總會重生後再次微笑,喃喃我的女孩。Old girl。只有我們兩個,偶爾會有一些暫住或流浪的人,但你知道的,去到世界宇宙星星時間生命的盡頭,到最後金色的砂光依然圍繞著我們。我倆。


哎。我的小偷。我的老脾氣頑童。我的傻瓜。我的Doctor。出發去看更多的星星時候,別忘了拉下操縱桿。

這次我就幫你了喔。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