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8th Apr 2011, 21:54 | 夜.旋筆奏夢 | (374 Reads)

.連續兩章大放送!
.微法貞注意。
.一天五千字,這是什麼速度。(掩)
.其實我最喜歡伊凡的噠★,感覺好傳神!
.為什麼螺旋律不讓我三天寫完一萬!(猛搖手)

 

寄:愛麗絲、重夜舞踏會
第三章




踏入交誼廳後亞瑟就注意到法蘭西斯身邊那位弱質纖纖的少女。

是新的方塊皇后,他不該意外才對,先前方塊國的人民選出新皇后後告知柬就送來黑桃國了。信上的工整字跡不是方塊國王的浮誇風格,大概可以想像到由大臣代筆,那時候法蘭西斯還在哀悼期拼命爬出來吧,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已經撐過了。亞瑟不得不說選出新皇后對法蘭西斯是好事,至少不必對空著的后座傷心,雖然如果阿爾這樣做的話他……

穿著淡黃色裙子的方塊國皇后是位溫婉的淑女,帶著他許久沒見過的清新氣質,在他輕吻她的手時還會羞澀添紅,他不禁帶起理解的微笑,是的,這根本是三年前他的倒映,於是他放輕語言並讓自己顯得親切點(在按住阿爾不要跟伊凡打架後特別困難),再為莉莉安娜(真是個好名字,就像她本人一樣)送上藍玫瑰種子。聽說妳喜歡花,他眨眨眼,藍玫瑰在土地貧瘠的黑桃國很罕見,相信它們會適合在精靈祝福的環境裡生長,希望幾個月後能看見它們開得美麗。

他應該還要告訴她的,皇后一點也不好當,尤其是本來不屬這個頂端的人,尤其是當國王是笨蛋的時候。


比方說……

「阿爾。」

亞瑟放下銀色刀叉,喚他的國王陛下轉過來,阿爾依舊那個狀況外的呆臉,只是眼睛閃著星星光芒一般的笑容。大男孩一定知道問題在哪裡了,卻還是要自己來幫他,也許他真該讓阿爾獨立一點。

他拿出手帕,輕柔地在阿爾的口不停地細印,直到被紅色醬料塗污的嘴唇嘴角露出原本的膚色和淡紅唇色。餐桌禮儀!亞瑟在心裡第五百次無力呼喊並下了註定失敗的誓言,他一定要讓阿爾學會這個才准他下次出席公開場合。而毫不知道亞瑟苦惱的阿爾正露出舒服又滿足的表情,亞瑟心裡暗罵一聲搗蛋鬼,臉上卻是隱約似現的寵愛微笑。

當醬汁蹤影完全消失讓黑桃皇后可以比個滿意分數後,回過頭他才發現全桌的人都在盯著他們看。該死,又是身體先動起來了,他悔懊地想,卻表現得淡定自如,拿起刀叉切下牛排並放進口中。

「我說哪,那邊已經結婚三年但還是像新婚一樣的夫婦,我們都知道你們是由真愛結合的幸福夫妻了,可不用每次見面都提醒我們喔。」法蘭西斯就是要這個時候說些所謂粉紅泡泡的無聊話,這次還要舉起婚戒拖他的新皇后下水:「這邊真正的新婚夫婦會有壓力。」

亞瑟露出適度但內裡投出好比手上利刀的淺笑:「法蘭西斯陛下你也可以試試向莉莉安娜殿下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不知道你的舅舅,同時身兼方塊國首席護衛的瓦修.茨溫利會作什麼感想呢?」

似乎沒看見法蘭西斯立刻崩毀化白的表情,跟黑桃國王相近年紀的路德維希抬起了頭,對阿爾皺起眉頭:「不過,阿爾弗雷德你真的太失禮了,作為國王就該有國王的風範。」

阿爾也抬頭看他認真回應,不過就在食物還被嘴嚼的時候:「?&*※§♂☆&◎◆▽﹋√⊙■◎★◎㊣*▽☆◎□◆◇△§㊣☆▲△♂⊙▽◆▲⊕㊣℅◎!」

「我的國王陛下說:咦?HERO我可是走親民風格!什麼餐桌禮儀都不重要的喔而且在家裡亞瑟都讓HERO這樣吃飯!」亞瑟平靜解讀出那串有如古代神秘文字,然後彷彿已經沒他的事情的繼續切著牛排。反正在場的各位都認識阿爾夠久,只要傳聞不會走出這大廳就好,而阿爾最後那段發言,當然只是小孩子的誇大言詞他才沒為了阿爾吃得開心而讓他放縱。

「哎呀哎呀,原來小亞瑟已經從嚴格的家庭教師畢業成為單純寵愛小阿爾的保姆了。」

「難怪黑桃國要拼命發展科技,因為黑桃國王太沒用了呢,噠★」

「腐爛洗絲!▲*◆◎■㊣℅♀⊙≠≧<⊿■+☆-≠√■§*■→⊕℅-↗*#○●℅↙★&#↘◎◇★」

「法蘭西斯,你的眼睛給我離我的亞瑟遠點唷。北極熊,你這麼羨慕也沒用的唷我不會把亞瑟讓給任何人。」

「都說了吃飯時不要說話!」

「路德陛下,其實這樣也挺不錯的不是嗎?阿爾弗雷德陛下跟亞瑟陛下的感情會有增無減就是這個原因。」

「菊……為什麼你大腿上放著筆記本?」

「啊,這是在下給菲利準備的靈感備忘錄,在下負責幫他尋找寫情信的參考資料。」

「伊莉莎白☆餵、我、吧,噶嚕噶嚕噶嚕噶嚕噶嚕……」

「……好的,伊凡陛下請張口,啊──」

「!!亞瑟我也要!我也要你餵我!!」

「阿爾!等、等不要搖我手裡拿著刀……!好啦好啦知道啦我餵啦!」

皇后真的不好當,亞瑟經過一陣折騰後疲累地享用伊莉莎白特別為他準備的紅茶,尤其是生在黑桃國和梅花國的皇后。

♠ … II : XL … ♠ … post meridiem … ♠



用過甜品後,伊莉莎白邀請幾位皇后參觀梅花宮的收藏閣,這自然意味四位國王單獨開會時間到了,亞瑟喝過茶杯裡最後一滴準備退下,而且他亦對梅花國專屬的魔法用品很感興趣,聽說是跟操控國家溫度有關,搞不好他可以從先代梅花國王的魔法章紋看出來……

永遠都在這種時間,他低頭看著把自己手臂拉得死緊的人:「阿爾?」

那個長得比他還高大的國王毫無疚怯的仰頭看著亞瑟:「亞瑟留在這裡陪HERO!」

……

「哎呀,黑桃國王真是沒有保姆就不行的小寶寶呀,你需要我提供安心毛氈嗎?不用客氣喔★」

「四國峰會只有四個國家的國王才可以出席,就算身為皇后亞瑟也不准待著,這是會議第一條第十八段的規則。」

「不過如果醉心科學的小阿爾連自家國家的情況也不知道,那我們跟他開會也沒用喔。」

「亞瑟是我管治黑桃國的得力助手,如果亞瑟不留下來的話那麼HERO不開會!」

「阿爾你……」不要給我在外面任性!另外我是負責批閱國家要務才不是你這個連公文也不看的國王助手!不管是哪個想法,亞瑟都想像耀在自家國王頭上狠狠敲個幾記,為什麼這個整天坐在實驗室的傢伙力氣那麼大他根本甩不開啊啊。

「總之我要亞瑟留下來!不接受反對意見!」

你這個被寵壞了的小鬼!亞瑟咬住牙關才沒即場毀了阿爾作為一國之君的印象(雖然本來也沒多少了),他可以嘗試哄阿爾直到他妥協,但只怕最後鬧到是亞瑟自己認輸,如果阿爾擺出那個可憐撒嬌的模樣那他絕對會沒命,而事實上,這也正是微瞇著眼甚至伸手環著亞瑟的黑桃國王所露出的表情。

黑桃皇后握緊的手緩緩無力放下,他默然轉頭看向其餘三位國王,法蘭西斯和伊凡像在看好戲的筆直笑望他和攬著他的阿爾,路德維希看似痛苦萬分的按著眉頭,終於陪他跳下認命的沈船:「好吧,我們懂了……」

亞瑟發誓看見伊莉莎白和菊在關上大廳門時別有意味的笑容。

♠ … III : XXX … ♠ … post meridiem … ♠



「愛麗絲保佑,如果情況真的變得那麼糟的時候,哥哥認為到時再請出伊凡陛下你說的那位女孩也不遲啊。可愛而神通廣大的愛麗絲小姐呢,應該不會因為我們遲到而鬧脾氣故意不復原世界的吧?」法蘭西斯撥過那曲發的姿勢簡直無藥可救地自戀,但亞瑟可沒錯過他藉著那軟弱動作掩住注視伊凡的深遠眼神,果然,方塊國王向右邊的梅花國王接續:「當然啦,首先就是要肯定這個愛麗絲是確實存在,而不是剛好同名或被冬將軍強逼改名字的可憐淑女。」

「法蘭西斯的說話真令人傷心,就這麼不相信我嗎?我可是為大家著想才直接坦承相告,畢竟沒人會想一起滅亡吧,我更加不想跟最鄰近的黑桃國抱著一起死唷★」伊凡歪頭笑得無辜純真,但亞瑟敢保證在場沒人會吃他這套。喔是的,那個終年被寒統馭的高山國家,以強悍堅忍和盛麗翠綠作為王國象徵的精神,然而誰都知道開滿遍地的三葉草由紅河餵飼。人民冷顫的原因可以很多,而雪不過是一季來客。

路德維希十指交疊放落桌上,剛硬的臉線盡是內斂難測:「伊凡,大家不是這個意思(對哦,亞瑟看著伊凡身後的畫像裝作沒聽見),但如果這位愛麗絲是偽裝的話……儘管愛麗絲創造世界的傳說都流傳在這片大陸,但四個國家有關愛麗絲的傳說和文獻都不盡相同,你怎麼知道以你的認知所找到的愛麗絲就是真正的愛麗絲?」

「那麼,就攤出來大家一起研究呀。」梅花國王沒留意到一段異樣的浪波從他開展而去,先是法蘭西斯敲彈桌面的手指倏然停住,接著右方的路德維希難以置信地挑眉,最後坐在對面的亞瑟不祥地瞇起了綠眼睛:「反正愛麗絲的真相只有四個王國的國王和皇后才會知道,是繼位儀式時傳承下來的寶貴知識,而我們關上門商量後,也不過變成八個人共同守護的秘密,為什麼不貢獻一點來拯救世界呢?」

「就算是這樣,要我們說出歷代先王先后保護的秘密也……」

「世界崩塌的跡象就正在梅花國裡發生喔,如果真的是世界終結的象徵,你們也無法倖免吧。」梅花國王聳肩,一言一句淹滿了無可奈何。

而他知道自己無法再沉默了,在他們下任何都會導向最壞的決定之前:「那假如……愛麗絲不是帶來重生,而是促成毀滅呢?」

「喔?小亞瑟打算先公開心底的秘密嗎?」亞瑟狠狠瞪了方塊國王一眼,而伊凡露出愛理不理的笑容。

「不過很遺憾哪,這個會議只有四國國王才可以發言,黑桃皇后想告訴我們什麼的話請黑桃國王轉告吧。啊,不過現在首先要叫醒會議開多久就睡了多久的小寶寶呢,噠★」

亞瑟低頭檢察滴答低鳴的銀錶,會議差不多進行了一小時。阿爾果然就是為了睡覺和被叫醒而故意留下他的,嘆一口氣,那他只好遵從國王陛下的命令了。他輕輕推著昨晚沒睡過,現在倒頭靠在椅背張大口睡大覺的科學家:「國王陛下,請醒來吧。」

「嗯……」

「要不要我的幫忙呢?我有專門叫醒懶人的刑具唷★」

「不用麻煩了,伊凡陛下。阿爾醒醒,會議已經開始了快一小時。」

HERO知道了,大男孩咕嚕著卻只是更挨向亞瑟的衣服,嗯是亞瑟和HERO的床的氣味,亞瑟抖著嘴唇顯出帶著陰影的母性微笑,他湊近起床氣的小鬼耳朵看似愛人竊語,其實是以氣音說著:阿爾弗雷德.F.瓊斯你快給我起來不然就太晚了!

「嗯……好好我知道了。」大男孩又重複一次,但終於好好的張開眼睛看清楚,好好握住亞瑟的手,好好的咧嘴幸福地笑「我親愛的亞瑟,現在是幾點唷?」

「現在是三點三十八分。」

「咦?HERO還以為是兩點四十分呢!」

♠ … IV : XL … ♠ … post meridiem … ♠



梅花宮真的好──冷!!

他們都不會在走廊生火的嗎真難想像他們的國民怎麼在這樣的荒山野嶺生存,阿爾想拉緊外套卻始終昂頭走著,HERO才不要在北極熊家裡丟臉唷,而且那個會議裡的北極熊分明在睜眼說大話!

說到會議就想到會議,阿爾越想越氣走得越快踏得越響,他不懂為什麼法蘭西斯和路德會坐著聽那頭北極熊親屬在胡言亂語,什麼國家崩塌什麼找到愛麗絲本人誰會相信呀!

穿過正門空曠的昏暗大廳,阿爾心煩意亂的抓抓頭,亞瑟在離開前跟他打了眼色,一定是警告他要出面阻止吧,畢竟知道愛麗絲的真相只有他倆,但他沒想到法蘭西斯和路德完全不合作,還同意讓北極熊明天帶他們去看看所謂的崩毀情況還有那個假冒的女孩,這些東西只要HERO拿出自己開發的探測器或是順便用個能力就可以拆穿了!只是亞瑟不會准許他這樣做吧,HERO雖然什麼都不怕也不擔心能力被揭穿,亞瑟氣得傷心的臉龐卻是HERO的一大致命傷……

啊啊啊所以他討厭分成桌上桌下的政治,只分真相和沒真相有和無的科學不是更直接更好嗎?他今早還沉浸在完成他最新偉大發明的至高喜悅,結果半天之後就要浪費腦細胞在這種講不到重點的猜謎裡──都是北極熊的錯!不管什麼都是他的錯!阿爾對牆上那壁畫裡的死對頭做了鬼臉,心裡決定不管他明天玩什麼花樣如果不好聽那HERO就拿軍事制裁出來,還有為什麼梅花國才四點多就天黑了(HERO才不怕黑唷!),還要宮殿裡連火爐也不多點一個,該不會不夠錢用煤或斬不夠柴……

阿爾瞄到他右邊眼角有什麼黑影在晃動,讓他停下腳步並回頭,然後──


嚇!!他才不承認自己費了好大勁才沒急著退後,大廳唯一亮起的火爐搖曳橙紅色灼烈的光,但那只是火的影子嗎?不,黑桃國王悄然無聲從外套裡取出針筒準備隨時投出,那裡有人,他瞇起眼提高警戒,兩個被火焰染黑的人。

其中一個在他靠近時突然開口:「棋盤上的國王有幾位?」

這小孩聲音……阿爾還未想到在哪聽前第二人已經回應,成年的低沉聲線燒著高傲戲謔:「做錯的國王有幾位?」

「故意犯錯的是哪位?」男孩咯咯地笑跟著反問,天真爛漫得毛骨悚然。

「存心出錯的有多少?」

「無視錯誤的也算嗎?」

「一錯錯到底的怎樣計?」

「好煩呀好煩呀!錯字多到腦子都做不到加數!」男孩一個攤身倒在地上,掩臉乾脆把煩題擋在目光之外。

男人看也不看男孩一眼,就像不屑苦惱的提出解法:「呼~乾脆一次還原變成白色吧!」

「但士兵們漆成鮮紅色了。」阿爾沉著氣不語走前,他現在記得他們是誰了,但不意味他鬆開手中的武器,他必須得到答案,無論是現在的還是早上的謎語,關於愛麗絲成為皇后的故事……

漾滿鮮紅的眼睛男人卻無聲無息站到他身邊低喊,黑桃國王讓投射反應率先對他刺出一針──該死,那個人退後躲開了,阿爾心裡詛咒的同時另一手拿出閃閃發寒的手術刀,套在黑色夾克的怪異吟遊詩人一臉從容不迫:「嘩藍色的墨水倒下來了!滿地都是!」

「嗚哇!明明三十五分鐘前還是暖呼呼的紅!」阿爾轉過頭,男孩站在男人的對面,火爐熱亮和蒼夜黑暗各自吞噬了矮小的身影。

一樣由光闇分隔兩邊的銀髮男人睜著眼歪頭:「咦?不是五分鐘前嗎?」

「對哦,為什麼我會忘不了呢?」男孩把頭歪向另一邊,眼神同樣瘋狂扭曲。

男人斜倒的臉上露出邪魅妄謔的笑容,緩緩往後:「因為這是國王心碎的一場夢呀!」

「大家都在國王的夢裡,」

「哭呀哭呀哭,直到大家跟王后一起醒過來。」

「原來這是愛麗絲的一場夢。」

「不!你們給我等等……!」意識到他們打算就此消失不見,阿爾趕緊喝止他們要他們留下……卻不知道該從哪個入手,小孩嗎?男人嗎?他在混亂裡投出錯誤方向的細刀,可惡!

戲弄一般的低笑聲迴響,在抖冷空氣裡拋下最後一句如夢似虛的台詞。

「到底是誰夢見了誰呢?」

阿爾的目光腳步追尋著音聲來源,在無力放棄的一刻撞上方才遺漏的細節,黑桃國王抬起了頭,他的刀刃插入梅花皇后畫像中心。

♥ … V : V … ♥ … post meridiem … ♥



菊手拉著窗簾布幕向外漫看,阿爾弗雷德陛下正好奔到花園地四處張望。未知道他正在找什麼,慌張的神色一點也不像平日的黑桃國王──但當然的,這天裡誰沒有藏起至少一抹面具呢?他的表情平漠如鏡,正如面具。

他又多看一會才平靜開口,解放那個懸空凝固的問題:「在下認為,與其將主導權留在伊凡陛下手中,不如不知不覺將它奪取過來。」

路德維希張起雙手,掌內躺著一個古舊小巧的工藝品,由諸種紅黑紫色寶石鑲嵌而成的狂歡節面具,紅心國王再合起寛大的手不看這個打從孩童時代的重要禮物,沉默半响後緩緩說道:「所以菊你覺得我該用它嗎?」

「為何不呢,相比直接衝突或跟三個王國分享我們的秘密,這絕對是對我們更有利的方法。」

他背後的人只訴以沉重嘆息。

路德陛下真的太正直了,菊想道,他不會明白這種名為掙扎的感情,本田家世世代代為紅心國王族宣誓效忠至死,只要是關乎紅心國的存亡盛衰,他都會奮不顧身去保護、欺騙、廝殺。只要是紅心國的一切。

包括它想要壯大的高傲野心。

菊看見另一個藍色人影跑下花園台階,亞瑟殿下直奔向阿爾弗雷德陛下,兩人本能似的握上對方的手難分難離,月光照出阿爾弗雷德陛下正連珠砲響的一腦兒說話,以及亞瑟殿下毫無修飾的擔憂和驚愕。對,月亮。菊抬頭望向絕黑夜空裡的光暈,梅花國的月亮在一片寒夜荒野裡顯得又大又圓,跟紅心國的浪漫意境何其不同,他由衷希望諸位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可以有一刻抬頭欣賞如斯美景。

因為歷史將會記住這夜。他想像,梅花國王在沙發上瞇眼笑著品味伏特加時仰頭,梅花皇后倚站在落地大窗久久凝看,方塊國王晃著手中酒杯讓圓月碎散紫紅之中,方塊皇后祈禱完後由鏡中倒影回望真正的月色,黑桃國王和黑桃皇后在月下十指扣緊。他們全部都會記得這一夜的月色,因為這是一幕最美預兆,在往後血河長流的痛酷殺戮揭開前的,最後綺麗。

紅心皇后回頭向紅心國王垂首行禮,月光率先點亮他們的紅污。

「路德陛下, 在下以本田家的血向您發誓,在下將竭盡全力助您一臂之力完成您的大業,黑桃國、梅花國和方塊國都將只有滅亡這命運。愛麗絲統馭世界的強大力量,必然會收歸您的手心所有。」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