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8th Apr 2011, 21:52 | 夜.旋筆奏夢 | (388 Reads)

.這就是旋筆奏夢的第一百篇發佈了,真沒想到我有這樣的一天啊。
.奧匈、法貞注意。

 

 

 

寄:愛麗絲、重夜舞踏會
第二章




黑桃皇后劃出的魔法藍帶優雅而凌厲,羅德里赫依在暗角沉默觀察,不忘對那俐落美麗的手法投以讚許目光。能夠一下子衝破梅花宮凝固不散的氣勢,不愧是黑桃國曾經賴以存活的古老魔法派系名徒。伊凡陛下的憂心是正確的,也許黑桃國最危險的人就是他,亞瑟.柯克蘭。

至於黑桃國王嘛……

羅德里赫靠著牆皺眉,那個手握大陸最強軍隊大權的青年正伏在稍矮的皇后身上,眼鏡都架到魔法師的肩膀,看來想離被扔到地上的二人越遠越好;順帶一問,國王的藍色衣擺不會是在顫抖吧?

亞瑟.柯克蘭的冰冷聲音迴響天花地板,在蒼涼石牆敲得空洞酷硬,正若他手上對準奇裝異服者的法杖一樣堅定:「彼得,你終於現身了,這三年在外頭還玩得愉快嗎?想必你一定開心得流連忘返,畢竟老師一直沒收到你捎來的信件和消息,他老人家可為你對他的思念感到傷心了。」

那個頂著雙角黑帽和褐色夾克的小孩生氣叫道,叉起腰睜起不滿的藍眼睛狠狠瞪回去:「哼!亞瑟你又有什麼資格說我?你不也是被這個科學怪人騙去當皇后,背棄了老師的教導!」

「我可沒忘記自己作為魔法師的驕傲,彼得。」黑桃皇后將法杖揮撥而下,危險地瞇起了眼:「而我更不會裝神弄鬼。」

呵呵呵哈哈哈。

依然趴坐在大理石板的銀髮男人冒出連串詭笑,那雙鮮紅色的眼瞳抬了起來,狂妄不屑倒瀉一地,象徵不祥的尾巴懶洋洋搖擺儼如他側視站立者的語調:「賢者的忠告都被看成戲言,而愚者將會承受懲罰,愛麗絲可不喜歡她的遊戲出現不聽話的耳朵。」

男孩瞬間變臉歪著眼咧嘴笑得好不開心,還拍起了手:「愛麗絲喜歡割下耳朵這遊戲呀~」

「彼得,你給我解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亞瑟!你確定他們真的不是鬼、鬼嗎?他們的尾巴還會動耶──!!」

謎霧一片依然未散,笨蛋國王先生卻跑出來攪局,尖聲死抓著憤怒的魔法師手肘不放,儘管羅德里赫認為比起害怕黑桃國王更似在奪回皇后的注意力,而他的確成功了。亞瑟.柯克蘭還是轉頭回應了他的國王陛下,或許是輕聲安慰或責罵他的膽小──羅德里赫的角度沒能看清楚,而這都不重要,小丑們彷彿無趣地轉向彼此嘻笑取樂。

接下來的場幕大概沒什麼價值,他決定這是梅花國接待大臣羅德里赫.埃德爾斯坦出場的時候了。羅德里赫撫平綠色長衣的摺紋,撥過蠟得整齊貼服的頭髮,掌心滑落木柄讓手杖托高他的眼鏡,從陰影優雅昂步的同時拍手示警。

「放肆的笨蛋先生們!」他朗聲喊得清脆有力,儘量讓聲線顯得怒意蔓燒,跟隨腳步手杖的同一段促動節拍:「竟然敢來騷擾本國的貴賓,別忘了你們卑微的地位!」

那陣笑聲像被封進密室一般化成低沉耳語,然後他朝穿著相襯海藍色正裝的兩人垂首行禮,抱歉的誠意由眼鏡穿透滲來:「阿爾弗雷德陛下、亞瑟殿下。請原諒我們這邊的冒犯,他們只是流浪的賣藝者和吟遊詩人,伊凡陛下覺得他們很有趣就邀請他們擔任這次宴會的表演者。」

「北極熊的品味真奇怪,連對有趣的定義都帶著西伯利亞風味。」黑桃國王毫無修飾的冷哼,下一秒卻整個人傾向皇后的頸間磨蹭,聲線立刻化柔變軟踏上輕飄飄的雲端:「亞瑟,所以HERO就說不要來的嘛……」

黑桃皇后輕力拍打了國王的頭一下,呼喚了梅花國大臣的名字予以確定。羅德里赫回以頷首,訊息非常清楚了(不論是無視不懂禮節的笨蛋國王抑或帶路),他伸出手引領他們穿越森寒難待的走廊。

「請跟我來,方塊國和紅心國的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已經抵達。」

而那兩隻名符其實的小丑早已在灰白蒼涼的空間不知所蹤。羅德里赫淡漠而銳利的目光不以為然。


儘管剛才他們的說話大概會引起伊凡陛下的興趣。


羅德里赫雙手打開了冰涼的石門,他先在光投影的紅氈走道上行禮,才緩緩深入陰暗。梅花國王會見臣民的大廳這刻沒有燈光染亮,讓潛伏在石柱石牆壁畫的道道魔魅雕像更加飢餓邪惡,習慣已久的羅德里赫視若無睹的徐徐走過,他唯一的目標就在唯一的光那裡──來自國王座椅身後鑲滿金綠片碎的玻璃屏窗,他敬重的國王和皇后並肩站在一朵向日葵玻璃之下,儼如精緻玻璃裡的剪影。

「各位貴賓已經在交誼廳,只要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準備好,午宴隨時可以開始。」

「喔,謝謝你呢,羅德里赫。」伊凡陛下僅僅轉了眼神很快又回到他旁側人的身上,羅德里赫想,這是他應該的:「來,我美麗的伊莉莎白,我為妳預備了一個東西,很適合妳今天的打扮的喔~」

梅花國王彎腰俯前,他粗糙的兩手輕柔環過梅花皇后柔順的髮間,放開後露出金絲與綠寶石交織的優美鍊子,羅德里赫微笑,那是他之前向伊凡陛下建議的寶石花鍊。

「謝謝您,伊凡陛下。它非常漂亮,現在賓客看見我就只會盯著它了。」

伊莉莎白殿下笑靨如瑰,翡翠一般的眼流轉著眩目光彩。不對,羅德里赫心裡唸道,是它需要追上您的美才對,而伊凡陛下也認同他無聲的看法。他笑得瞇起眼拍拍皇后的臉龐,語調足以跟黑桃國王向黑桃皇后撒嬌的軟綿相比,只是這不是毫無機心的撒嬌,羅德里赫很清楚。

「是它成為可憐的陪襯品才對喔,伊莉莎白可是四位皇后最漂亮的一位呢。好了,我親愛的皇后,就請身為梅花國最美麗代表的妳好好招呼他們了,記得告訴黑桃國王我們只有有品味的健康食品,油脂組成的國家就只好忍讓一下吧。」

伊莉莎白拉裙施了告別禮再步下台階,他立刻伸手接著他的皇后,一步承一步,伊莉莎白朝他展露輕柔的笑容。

「羅德里赫。」

「伊莉莎白殿下。」

羅德里赫回以淺笑,在今天重重蘊動不安的低氣壓裡第一次鬆開繃緊的弦。


「有什麼事嗎?」背後傳來伊凡陛下沉靜的聲音。

他走到陛下的身旁,即使在僅有兩人的空間還是竊竊低語:「兩位吟遊詩人擋住了黑桃國王和黑桃皇后,說了一些關於愛麗絲的情報。」

梅花國王挑了眉。

「我想聽呢。」

♦ … I : XV … ♦ … post meridiem … ♦



伊莉莎白陛下昂首踏入氣氛溫暖的交誼廳,花瓣般的翠綠色裙襬搖出舞姿浪濤,她笑得從容優雅而不失自信,那當然呢,伊莉莎白陛下是梅花國名門貴族的千金明珠,她幾近生來就是為了戴上后冠。站在火爐旁的莉莉安娜讓目光追隨著梅花皇后的腳步,她剛好被紅心國王施以吻手禮,方塊國的皇后忍不住輕輕讚嘆呼聲,但願她能如此自然而不致握痛法蘭西斯陛下的手。

「別緊張,親愛的小列支,跟著哥哥就好,哥哥可是對這些會面很有經驗的喔。」方塊國王燦爛黃色的衣服晃在她的眼前,為她架起緩和緊張的暫時屏障,就像穿透厚牆進來的陽光。莉莉安娜垂下眼簾,高山上的梅花宮清冽空曠,多少讓成長在森林和海邊的她感到寒冷。

「我會努力做到不致失禮的。」雖然這樣說但她可克制不了蹦動蹦動的心跳呢,這是莉莉安娜第一次在兄長不在的情況下出席正式場合,而且站在這廳的亮麗身影都是──

「就說妳不用擔心囉!哥哥記得第一次出席四國鋒會時比你還要驚恐十倍,那時候還是在方塊國舉辦呢!貞德想舒緩我快要站不穩暈倒的緊張,所以叫我去給酒杯堆成的山倒香檳,而她負責招待各位比她年長許多的國王和皇后,結果我太緊張一個閃手就把所有酒杯都砸碎了,小列支妳真該看看貞德當時的表情哈哈……」

莉莉安娜擔憂望向倏然抿住雙唇不語的方塊國王,他先前因為不眠不吃積成的灰暗眼袋還是隱約可見:「法蘭西斯陛下……?」

「來吧,我可愛的小皇后。」投出意味沒事的笑,法蘭西斯伸出平穩的手讓她安心依靠,溫柔喚著他為莉莉安娜特意取的小名:「列支,讓我為妳介紹這片大陸上四位最具權力的紳士,歡迎來到四國眩目神迷的棋盤。」


高大嚴肅的紅心國王在她手背一吻時必須彎下腰來,看來令人由心生畏,但當那雙冰藍色的眼瞳由水平跟她對望時,莉莉安娜可以感覺到這位富裕國王的真誠善意,她漾起溫婉的笑,他亦回以淡笑。

「年紀輕輕就成為方塊國的皇后,莉莉安娜殿下,您的勇氣實在讓人佩服。」

沉穩笑意和話語來自紅心國王身旁的人,他的紫色披衣底下穿著與別不同的紅色長服,莉莉安娜想起法蘭西斯陛下出發前的說話,紅心國的皇后殿下代代皆為守護紅心國巫族的後裔,而這代剛好只留下一位青年。有何不可呢,她尊敬的方塊國王托著下巴喃說,要知道黑桃國的國王也選了一位男的當皇后,而且菊和亞瑟一樣是美人呢。

法蘭西斯陛下眨眨眼,露出他品評另外兩國皇后時的玩世不恭:「哥哥的國民都很喜歡小列支喔,所以才會選她成為皇后。當然有這麼脫俗可愛的小美人整天圍在哥哥身邊,哥哥完全沒怨言啦。」

「菊說得不錯,成為法蘭西斯你的皇后真的需要勇氣,你這種對待自己皇后的態度真的很不恰當。」

「哎呀,路德維希你還是一樣古半哪,哥哥可是用言語來表達發自內心最真誠的感情呢。不過如果哥哥真的惹小列支生氣了,還得拜託你們助我一臂之力,紅心國王和皇后的能力,不正好就是戀愛相關的嗎?」

「法蘭西斯陛下您言重了。」

莉莉安娜驚訝於她到現在還能穩住雙腿沒有軟倒,並且維持著自然淡定(看似)的笑容。不知道這是不是受到精靈祝福的方塊國獨有的民族性,她們擁有治療萬物的能力和不遜紅心國的豐饒土地,以致圍環她的生活一直都是無煩無慮。現在站佇這般空氣凍結的大廳裡,莉莉安娜好像快要重演法蘭西斯陛下第一次出席的戲幕了,啊愛麗絲請幫助她,千萬不要在這群翩翩風度的王族面前失禮……

然後她看見伊莉莎白殿下邁步走向兩個她還未被引見過的人。阿爾弗雷德陛下、亞瑟殿下。梅花皇后這樣喚著兩人並伸出了手,在黑衣袖包覆下宛若白晢天鵝。

但黑桃國王似乎毫無反應,維持那臉……孩子氣的笑容。

莉莉安娜屏息看著,黑桃國王看來完全沒為意伊莉莎白殿下的手只是一股兒說話,直到黑桃皇后的皮鞋暗暗但明確地踩了黑桃國王的腳──剛好這時菊殿下來到她的面前雙手奉上一個盒子,迅速回過神來的方塊皇后立刻低頭接過,酒紅絲絨盒子由金色絲帶,還配上了紅心國王室的皇冠封印。

「這是我們為您準備的禮物,小小的一點心意希望您喜歡。」

「非常謝謝您們,路德維希陛下、菊殿下。」莉莉安娜將禮物收於胸前,菊殿下有別於這片大陸一般人的烏黑眼珠閃著恬靜光芒。法蘭西斯陛下說過,紅心國巫族據說擁有人類以外的血統哪,她發現無法看透平靜裡的其他流動,也許黑色的另一端藏著一個不同的世界。

然後那兩抹寶藍色的衣影在紅心國國王皇后的挪動間再次出現,這次黑桃皇后吻過梅花皇后的手背,露出紳士式的微笑跟伊莉莎白殿下漫漫交談。即使相距半個交誼廳的距離,莉莉安娜也可以感覺到黑桃皇后獨特的氣質。真的跟法蘭西斯陛下說的一模一樣。

那個原本貧困無比但憑著軍事和科技而壯大的國家喔,他們王室有一個極不平衡的食物鏈生態呢。法蘭西斯陛下慵懶的聲音幾度響起。黑桃皇后是一位魔法師,沒錯就是在黑桃國發跡前負責保護王國的魔法群族,但現在隨著科技發展已經漸漸消聲匿跡了,小亞瑟是他們僅存最出色的其中一位,誰知道會被黑桃國王這樣擄走當皇后呢。不過這個落後群族的皇后比起他的丈夫還要優雅強勢有用,小阿爾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孩,整天窩在實驗室做瘋狂研究連公文也不批閱,什麼都由辛勤的皇后殿下來代勞。唉唉唉,這麼能幹的小亞瑟不單是小阿爾聲稱的一生最愛(法蘭西斯陛下做了個鬼臉),也是幫國民阻止國王不小心按錯鈕倒錯化學物質而毀了世界的國母,最重要的是,他是國王整天黏住不放看不見他會大哭大鬧的國家第一褓姆。

這時候黑逃國王在張望完畢後拉拉黑桃皇后的衣袖,聲線開朗得猶如太陽熱溫傳遍全廳。

「HERO我好餓!亞瑟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吃飯唷?早知道北極熊那麼慢HERO就帶漢堡過來囉!反正我對冰鮮熊肉沒興趣唷!」

「咦?那麼我下令加一點黑桃國出品的肥肉好不好?黑桃國王你可以去廚房協助一下嗎★」噢,梅花國王就這樣回應了,但莉莉安娜根本不知道這麼高大壯的人從哪裡又在哪時出現的。

呃呃,看著黑桃皇后的青筋在象徵生氣上若隱若現,梅花皇后望一臉尷尬而奇妙的抖動微笑,莉莉安娜開始明白法蘭西斯陛下的話了。不用擔心,她的國王陛下扶她走下馬車時說,小列支妳的禮儀學得很好,只怕我們這裡有些人生而為王,這麼多年還是一樣糟糕。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