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9th Apr 2011, 20:00 | 夜.旋筆奏夢 | (639 Reads)

.北大科學家同盟Ester姊和花想初次合文!
.我知道,你們不用這麼驚恐說這兩位風格南轅北轍的竟然合作了。
.奇幻撲克米英設定,即黑桃K=阿爾,黑桃Q=亞瑟。
.我不是虛淵所以會說實話:劇情大概是有點E姊活潑的風格又有點我的個性--我的個性是什麼?你們知道的啦。(讀者表示不安)
.作者們竟然在發文前忘了小說名字,這樣的作者沒問題嗎?
.花想表示被E姊筆下的阿爾激起了母愛之心。
.小提示:雙Joker的謎語引用了愛麗斯的鏡中奇緣,歡迎推測(才開始好不好)。
.多多指教。(笑)

 

 

 

 

 

寄:愛麗絲、重夜舞踏會
第一章



轟的一聲巨響忽然從皇宮一角炸出,灰色花崗岩建成的宮殿似乎同時跟著撼動,驚飛了花園裡的一干飛鳥,在皇宮旁的熱絡市集裡,忙著叫賣的小販沒有停下響亮的 吆喝聲,挑斤撿兩的婦人沒有放下手裡的蔬果,連追打嬉鬧的孩子們都沒有一個被嚇得摔著了,大家只是有志一同的抬頭瞄了瞄從宮牆深處冒出的滾滾濃煙,然後賣 的東西繼續招呼客人、買東西的繼續殺價、玩遊戲的分出勝負準備再來下一輪輸贏,彷彿剛剛只不過是皇后殿下不小心又炸了御膳房天下太平國泰民安一切都沒甚麼 好怕的。

「那個…真的沒有問題嗎?皇宮那邊的煙好像越來越濃了吧?」載著滿車香料的小販不安的抓緊了馬車的韁繩,臉盡是惶恐。

在旁邊擺攤的瓷器商人瞄瞄一副隨時都想跑路的香料小販,涼涼的反問:「小哥你不是這裡人吧?恩、不只不是這裡人,而且剛到這城裡沒多久吧?」

香料小販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恩、我從梅花國過來的…清晨剛到思貝德城。」(註一)

一副了然的點點頭,賣瓷器的大叔和藹地說:「小兄弟放心,你恨快就會習慣了,反正國王陛下的實驗室三天一著火五天一爆炸,時不時的屋頂震一震地板晃一晃飄來 幾陣顏色古怪的煙,待個三天你就一點也不會想逃命,頂多嘆口氣把震掉到地上的東西撿一撿,然後當作剛剛只是場腳底按摩。」

「咦?!!這、這樣皇宮不是很危險嗎!炸久了哪時候倒塌都不意外吧!」

「嘛,如果只有我們那醉心於各種稀奇古怪科學實驗的國王陛下在是有這麼一點頭大拉…」笑了笑,絡腮鬍大叔露出一個得意的表情指指那迅速變淡到完全看不到的濃煙:「不過咱們還有個會在五分鐘內趕到案發現場控制災情,英明神武的皇后殿下在呢。」



♠ …VIII:XXX … ♠ … ante meridiem … ♠






「咳、咳…阿爾弗雷德!你又在搞甚麼鬼了啊!」猛力揣開門,撲面而來的黑煙頓時讓來人咳嗽起來,用披風掩著臉揮了好幾下魔杖,混濁的黑煙終於淡上了幾分,亞瑟這才好不容易踏入黑乎乎成一片狼藉的房間裡。

剛走個兩步,濃霧裡忽然衝出個身影死命地往亞瑟身上撲抱過來,金髮的魔法師只來的及一聲驚叫就瞬間被壓得坐倒在地上:「亞瑟亞瑟!Hero終於成功了!」

「真 是的!這次又是什麼怪東西了?全自動漢堡生產機?還是把自來水變成可樂的裝置?等等!你臉上現在髒死了!不要擦在我的襯衫上面!」氣憤的想把那整頭整臉都 是黑灰的腦袋從懷裡揪出,無奈對方有如八爪章魚手腳並用纏老緊,亞瑟嘗試了三次未果後索性放任撒嬌的大型金毛犬在身上磨磨蹭蹭,語氣裡是滿滿的無可奈何: 「都甚麼時候了你還在玩你這些怪實驗,我們快要遲到了拉!」

「啊?」抬起頭,鏡片後的藍色眼珠是滿滿的茫然。

「阿爾你該不會忘了吧!今天要去開會!」聲音頓時拉高了幾分。

「開會?」依舊是非常狀況的神色。

「每年一次的定期四國峰會阿!你之前不是還哇哇叫著今年不想去梅花國!真難以置信你居然忘記了!」

「不要、H ERO不去!」幾乎是反射性地回嘴,阿爾再度把臉埋進亞瑟懷裡喃喃的說:「亞瑟也不准去…」

「別耍任性!」亞瑟氣憤地敲敲那個快要鑽進他馬甲裡的腦袋:「你現在就給我起來去換上正裝!五分鐘內出發!」

「嗚姆…亞瑟不要這麼頑固嘛…H ERO好累…給H ERO睡一下…」阿爾的聲音低沉而含混不清。

「明 明是你自己找了個頑固的魔法師當皇后,所以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我。」嘴裡沒好氣的嘟囊著卻也沒真的推開整個人趴掛在自己身上的阿爾,亞瑟無奈地拿出頂端飾著 六芒星的法杖,優雅的幾個揮動,微風吹散屋裡的濃煙,散亂倒塌的機械件件整齊站定位,滿地的瓶罐漂浮而起排著隊回到架上,房間裡頓時只剩下器械輕輕的碰撞 聲。

「大致就先收到這樣,剩下的就拜託安娜找人來替你擦擦地板…阿爾?」發現懷裡的人不知何時像隻無尾熊般攀上自己肩頭,亞瑟又好氣又好笑的查覺到耳邊傳來細微而均勻的鼾聲。

「真是的…這些稀奇古怪的發明究竟有什麼好忙的…搞到昨天整晚都沒回來睡…」寵溺地拍拍亂糟糟的金髮,亞瑟輕輕地搖動自己的國王,語氣裡也不自覺帶上幾分哄騙:「阿爾醒醒,先乖乖去換衣服好不好?等一下上車後還有三小時的車程,你可以慢慢睡覺歐。」

耍賴著不肯起來,阿爾瞇著眼嘴裡喃喃的說:「恩…可是亞瑟聞起來味道和H ERO的床好像…一躺上去就好想睡覺…」

「什!什麼阿!我又沒有在你床上睡不著翻滾了一整晚!怎麼可能沾上味道!」猛力推開表情迷迷糊糊的阿爾,紅透了耳根的黑桃皇后狠狠丟下一句:「總之十五分鐘之後你要給我穿戴整齊乖乖出現在皇宮門口!」就往如逃命似的奪門而出。



♠ …XII:XV … ♠ … ante meridiem … ♠





雖然出門時遇到了些小麻煩,黑桃國的一行人最終還是準時地抵達了目的地,穿著墨綠長袍的迎賓使臣面無表情地行禮後打開車門,黑桃皇后彬彬有禮的整整斗篷率先步出車廂,跟著他身後是睡眼惺忪的黑桃國王。

「阿爾你這亂七八糟的樣子成何體統…看看你、臉上都睡出印子了。」有些不滿地低聲湊上前,表面看似高傲刺人其實內在是賢妻的皇后殿下揉揉國王的臉,認真思索著要不要施個局部按摩咒來維持皇家體面。

「還不是因為亞瑟的褲子太硬了!就說亞瑟不要老是把褲子漿的硬梆梆的,這樣H REO很難睡…」

「別把別人的大腿枕了一路現在居然還要求人家穿的和枕頭布一樣!」氣憤地丟下那個得寸進尺的傢伙,亞瑟大步踏上黑色大理石鋪成的台階。

無謂地聳聳肩,阿爾兩手插進了口袋裡悠悠哉哉地跟上了自家皇后的腳步。

和 到處裝滿國王稀奇古怪的「曠世發明」以致陷阱重重平日熱鬧嘈雜到近乎雞飛狗跳地步的黑桃皇宮不同,建築在山麓頂端的梅花皇宮顯得莊嚴而氣勢磅礡,以大理石 為主體的綿延長廊肅穆到近乎清冷,領路的高大迎賓使臣踏步卻如貓般悄然無聲,諾大石柱間只剩下來自異邦的兩人喀答喀答的腳步聲迴盪在好似沒有沒有盡頭的幽 暗長廊。

「哇嗚!伏特加熊的宮殿還真是冷!哈哈、如果亞瑟怕冷的話可以躲進H ERO的懷裡沒關係歐!」

瞄了瞄那撮細看下正在顫抖的燦金髮梢,亞瑟在內心嘆了口氣。雖然梅花宮採光的確有些糟,建材選擇也完全沒有考慮到回音問題,可也不至於到毛骨悚然的地步吧?堂堂軍事科技大國之主居然怕極了幽靈鬼怪之流傳出去不知道會笑掉多少人大牙?

裝作沒有注意到阿爾不著痕跡悄悄往自己身後躲的動作,亞瑟淡淡地回應:「可能是布拉斯基陛下喜歡比較涼爽的氣候吧。」

「冷就算了,為什麼還有些怪聲…」喃喃的用只有兩人聽得道的聲量,阿爾嘟囔的抱怨著。

「啊?甚麼啊?我只聽到你那一點規矩都沒有的腳步聲,就說你走路別拖著腳,這樣很邋遢…」話才訓到一半,亞瑟就忽然沒了聲,因為他也清楚地聽到石柱深處轉轉折折傳出飄渺的笑語聲。

竊 竊私語的聲音開始時近時遠的流竄兩人身邊,阿爾緊緊抓住亞瑟袖子,雖然顧慮著不想在死對頭的地盤上丟臉而忍下了尖叫,但黑桃國王全身的肢體語言都擺明了一 有甚麼風吹草動他已經準備好隨時躲進自家皇后的斗篷下面,而金髮的魔法師則是停下腳步,面色凝重的把手按在腰間的法杖上。

忽然,兩人身後傳出些有沙啞的男子聲音:「棋盤上的王后有幾位?」

「什麼?」過於迅速的轉身差點把巴在自己手上瑟瑟發著抖的巨型金毛犬給甩出去,亞瑟流暢拔出法杖直指著來聲的方向。

這時右方卻出現了孩童清脆的聲音:「愛麗絲加入後有幾位?」

原來的男子聲音像是應和般從頂上傳來:「這減數難不倒我:是五位!」

孩子的語氣好似有些不滿的在左方響起:「愛麗絲將王后變成輪子再把自己變成王后的,所以加起來是三位才對!」

想是要解釋般,男子的聲音比之前清晰了幾分:「紅王后跟白王后在後面爭吵,誰該邀得愛麗絲出席宴會。白王后記得未來的種種,所以她就把紅王后斬掉了!」

若有所思的皺起眉,亞瑟正轉頭打算詢問梅花國的迎賓使臣,卻發現墨綠色的身影不知何時消失了。

小孩的聲音又辯駁般地響起:「但她只走到棋盤中間,哪知道未來的事情呀?」

男子的語調從走廊遠處得意洋洋地傳出:「因為這是遊戲呀~」

同一個方向是孩子恍然大悟的笑聲:「是愛麗絲的遊戲呀~」

彷彿從四面八方迴盪而來的話語在空無一人的長廊顯得分外詭譎,已經分不出方向但依稀還能辨出語意。

「到最後愛麗絲連自己的頭也斬掉了。」

「因為王后討厭漆成紅色的白薔薇。」

「討厭得要全部斬掉呢!囚禁在永遠六時零五分的瘋帽子,於是連小巧的白花也不放過。」

「那就一個都不留囉~」

「嗚哇哇~~亞、亞瑟有鬼要出來了拉!!」完全顧及不了顏面,黑桃國王整個人縮成小小一團試圖藏在他的皇后身後,但礙於體型上決定性的差距導致黑桃皇后現在看起來就像某種揹著自己的殼到處走的動物,比方說烏龜、蝸牛或是寄居蟹。

「哼!少裝神弄鬼!我已經聽出你是誰了!快給我出來!」法杖斜斜的揮舞出幾個繁雜的手勢,兩道勁風由亞瑟的腳底竄出,石柱間頓時充斥著肅殺的颯颯聲,然後是不遠處的一陣慘叫,接著兩個身影就被捲滾的狠狠摔在盛怒的魔法師面前。

 

 

 

.To be continued.

 

註一:思貝德(Spade),黑桃國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