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6th Feb 2011, 20:32 | 星.一刻留憶 | (188 Reads)

我破戒了。曾經死也不願用這個角度去寫這個家,因為太悲傷了,結果還是有寫的一天。

你會知道這是什麼。

 

--有說是玩笑,那我真的希望是個差勁的玩笑。

 

 

 

我們最後會去哪裡?

香記得這一生裡他問過兩次。

第一次,哥哥摸著他的頭,輕輕把自己抱入懷內,不用擔心,我會保護你的。

第二次,那位先生淡然拋出一句,歷史的底層吧。如同他手中紅茶的飄散煙氣。最後消失無蹤,就像那些現在記不住名字的國家。

我們最後會去哪裡?

關上門鎖上窗,誰也不見,他悄然從牆邊滑落。像穿上衣服的微響撫在後背,滲入皮膚滲入血,讓冷顫割開骨頭,融為椎心的熱溫,再隨心跳奔流一身。

他闔上眼,呼吸平穩但頑強不息的掙扎著、生存著,就似所有人,他每分每秒都與死亡拼鬥。他感到無名的憤怒,那些聲音在他體內叫喊反抗;他也感到深沉的悲傷,意識蓋過了所有,將他的生命力壓榨至盡。

到最後,他會被留名嗎?

一個位置,他知道自己的誕生註定一個哀傷的結局,但他只求一個位置。狭縫也不要緊,他很小,他可以安然待在那裡,他可以應付。我們最後會去哪裡?不要壓碎它。我最後會去哪裡?不要壓碎我。

 



[1]

我為生在這個家而可悲,更可悲的是家人的所作所為儘管醜陋卻不能改變,更沒有改變的一刻。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6th Feb 2011 20:3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