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2nd Jan 2011, 06:37 | 夜.旋筆奏夢 | (354 Reads)

意外掘到,因為自己想玩不想只有一人掘黑歷史所以就抓大家來,所有我認識的小說作者也要來玩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Why the Grinch stole Christmas?(米英、12.2010)

開頭
小亞歷山大活繃活跳地從阿爾弗雷德腳邊跑過,穿梭於一片鑲著光暈的艷紅亮綠和喧語樂聲,白泡泡的紅帽子隨小跳步晃在半空,像一隻忙得橫衝亂撞的北極精靈。小男孩最後在媽媽身畔停下,回頭舉起手上的眼鏡熊寶寶展了個大大的、缺一顆門牙的笑容,阿爾弗雷德急忙連同手機把兩手擺到臉上,對小亞歷山大施一個咯咯笑的鬼臉,才重新握好黑亮色超薄電話。

結尾
深愛彼此的兩人相視而笑,相疊相握的手不願放開半分。這個瘋狂魔幻的夜好不容易來到告終,疲累不已的兩人讓靜默沉入心窩,頃下最重要是彼此的體溫,亞瑟伏落阿爾弗雷德的胸膛微笑闔上眼。這裡才是他專屬的位置。

最喜歡
阿爾弗雷德支著下巴微微瞇起眼角,一片歡笑聲和七彩燈飾下看來非常滿足,亞瑟認得這彎起角度,這是阿爾弗雷德笑著望向自己時展現的淡淡半月。他一點也不會陌生,並且從未像現在如此強烈地想觸碰阿爾弗雷德。亞瑟好想他好想他。啊,阿爾弗雷德。他感覺到雪花滴落在眼簾上,悄悄融化滑過臉龐。


其實鬼靈精最喜歡的是整體氣氛和構思,單純喜歡的部分也有不少,但最喜歡的卻很難選。
最後選上這裡--沒什麼特別的畫面,但卻能表達出兩人思念彼此的愛情。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The stars are beautiful Chapter 7 飛越光年抱著你(米英、9.2010)

開頭
紙張飄晃過半空半秒,沙沙而唱,被輕輕抹來沉穩的朗讀聲紋,漾開詩香。阿爾弗雷德將亞瑟抱在懷裡,淺笑宛如飛散楓葉的深柔靜歌。時間現頃走到秋初,樹梢為他們寫起金紅的浪漫情信。
亞瑟指尖撫過的文字都被音聲呼喚而出,有時是阿爾弗雷德的,有時是他的,兩人跳著引號的舞蹈相互逐遊,不變的是唸讀的溫度。

結尾
小王子佇足在月光之下,他是這片草地唯一的心跳,目光高高仰著尋找自己的星星,四周萬籟皆眠。接著,他輕輕倒了下去,玫瑰花瓣沉默地為他掩去了來臨又歸去的動靜。

最喜歡
但是如果,這不過是一個如果,這樣想是錯的呢?
其實我們還有選擇,每個人都可以再決定一次,到底完全蛻長變為飛行員,還是復歸不論如何都要回家抱著珍愛的小王子。
因為那時候的我們依然年輕,依然容許自發隨心,依然未被苦痛囚禁對未來的希望。那時候的我們就佇立在小王子和飛行員的中間,既擁有小王子的純真哲智,也擁有飛行員的無畏勇氣,但這也表示我們會像飛行員犯下飛機失事的錯誤,也會像小王子跟一朵花賭氣離家出走。但這就是我們,青春年輕包容得下兩個極端的任性和錯,亦允許著原諒和重來,所以我們被給予了兩張車票,一張歸回綺麗又溫柔的星空,一張駕著飛機繼續勇往直前。選擇權在於我們,也只在我們手中。


毫無疑問最有紀念價值的一篇。其實這篇整個都很喜歡,但要抓出最喜歡的還是很難--也許就是中心思想吧,那天靈感來到,急急寫在筆記本上的句子。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Fragment IV.Arthur(英莉、12.2009
 
開頭
發現眼光沒辦法從那倔傲的女孩移開,已是沒能自控自拔的時候。
誕生即為國家革新象徵的孩子,是特別的;取自君王母親之名的名字,是平凡的──然而反是後者更引起他抬頭傾聽的興趣。

結尾
亞瑟.柯克蘭對伊莉莎白眨動了笑眸,以宛如古老歌謠的沉穩調音吐出誓言的最後一行。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My dearest Elizabeth.』

這一次,讓我傾盡全心全力地愛惜妳吧。

最喜歡
『妳想我發多少次誓都可以,伊莉莎白,只要妳希望的話。』他伸手拿起玻璃櫃上左邊的白金戒指,為自己的無名指套上『但我實在很看不慣妳什麼都沒戴,好像妳掙脱了我的手那樣,我不容許這種事。』


那時候完全是本著隨心寫寫的態度,所以文筆上沒付出什麼。(笑)
卻也因為這份淡淡但深刻傳達的感情,讓我又再度改變筆風了,後來的米英,多少都是繞著這樣的白話方式走。:)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Precious Rubies, Precious Roses (Sweeney Todd←Mrs. Lovett、2.2008)


開頭
灑落的,是漫天脫軌的灰滴霧雨。

那早已沾塵失爍的繁千水點,洗刷不掉覆疊在這古城的污濁,只有繪添它的邃孽,又一層的垢黑。
他伸頸仰望,散雨敲裂出窗片的支離破碎,既矇矓了不遠處擾人的虛飾鐘樓,亦紗掩去房內唯一的光流──那光,那光!被冽酷塵世囚錮了希望的雙翅,最終跌墮到救贖傾聆不到的淵獄。
滴答、滴答,世外窗內共唱著那低瑣的煩音,即使如何呼叫也沒用,雨和水都逃不過沾污歸汙的結局,一切同樣,所有…

結尾

你明白嗎?她默繪著石版頂端的黑色想像,那對別人而言的魅森童話,對她來說的幻夢童話,Mr. Todd,你知道嗎?我對你訴不盡的愛意。
到底,她濛幻的柔柔目光令眸色緩止神彩,化黯…Mr. Todd,你在想什麼出神呢?
指尖劃摸過膚裂的紅痕,猶如與曾昔的割落相握,他的奧秘銀片,他的絕美手舞,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弱微的暖意…
可否讓我撫觸那雙闇瞳活埋的祕密,被虛像縛住的她隨每下呼息繁唱無止的喚音,Mr. Todd?
Mr. Todd?
漫紅之中,她泛漾出微笑。 

──將在我心傾染灑綻的溢愛鮮紅瑰瓣,送予最愛的你。

最喜歡
澄敲輕徹,以一枚硬幣將滿心歡愉的小孩推進霧雨繁市,沉魅化寂的店內只餘下從始到終的女巫;淡若雨灑,她一貫悠懶的打開梯下禁鎖的獄牢。
絕靜無息,石室堅直地守著她所有雙唇錮縛的祕密,爐焰映出妖異魅魔的遊漫飄影,明暗交錯的悸舞之間,她越過泛濫的紅河,在突出顯現真實的黑影旁側蹲下。
她凝低細望,所有墮落這陰籠的永遠默者都一樣,凝冰的頸上被烙刻寒然觸目的橫痕,濺灑出幾近無止盡的紅爍豔石。
可憐的人們,她簡潔唸過致哀的祈句,但至少,他們能夠讓他的刀刃留下膚骨一吻,不像只能佇足窗門之外的她一直含住隔距的視線…觸近不能,卻離開不能。
至少,他們被他冬雪般的美麗指尖觸撫過。


看完這裡,誰還會說我現在不夠白話文?XDDD
所以說我真的改變了很多啦。QQ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緋.夜:合 Side:Layla(SH聖戰同人、惡魔與少女、9.2007)

奔伐才剛自城牆踏落,大地就猶如被施予幻法般化變城內,她緩下腳步,四周已覓找不到任何的寧安呼吸,只有無止盡的絕聲所譜的戰火敘事詩…
她茫慢地踏步,走過遍地倒臥歸土的人們身邊,成川的血流使花朵凋零遺散,即使意會自己沒法確真感應到這哀詠式流動,無力挽救的絞痛仍舊繞迴心中…就似時間所派遣的觀察者,她沒能插手。

是藍、非藍(米白、7.2010)
離開棺床踏上月光的石欄,隨鈴響由一樓躍落石地板,像舞蹈一樣輕柔一樣優雅。她腳邊是玻璃窗上十字的藍色月影,就似銀色光路上的幽幽藍河。對比教堂注滿純白的石雕柱牆,壇後那鑲繪於琉璃內的深藍大十字架更顯神聖。
 
這到底是長進還是退步?XD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Void繪本 - magnet(下).說謊的茱麗葉與仙度瑞拉
(nico 2.5次元歌手-辛憂、R12、8.2009)

「從我身邊偷偷溜走的Juliet。」他緩緩吐字,體內彷彿有著什麼甦醒而起,渴想著佔去所有所有的東西「知道我會因為找不到妳,被黑色夢魘弄得心焦不已嗎?」
「那就不要用那名喚我嘛。」
「妳討厭這名字呢。」
「因為討厭苦澀的毒藥啊(總是吃著甜點心啊)。」
月色為她的話音掩披上一層讓人想一口吞下的嬌甜。
放低玻璃鞋,清脆咯聲。
「聽過嗎,相比大箱子(羅密歐),小箱子(王子)才收藏著幸福呢。」
「真是個荒唐的故事。」
他任她把玩言語遊戲,靜靜拿下溢露銳亮兩瞳的眼鏡。反正之後一次討回來就好。
「但是,我兩個都想擁有呢。」她笑得天真,一無所知,而又似知曉全部「唉呀,但這麼貪得無厭的我會被你討厭的吧?」
「再貪心一點都沒關係,這才是公主殿下呀。」
「那我喝掉毒藥,等待來喚醒我(帶我走)的Romeo吧。」
解掉外衣上的繁多鈕釦,他隨手將大衣扔到地上。
眼神語調連同彎唇盡是輕佻。
「慢著,如果我是Romeo,那這不就是悲劇了?」
「那我(Cinderella)就扔下玻璃鞋吧。」
他咯咯笑著,將兩邊的袖鈕一併除掉。
「一定要好好留下鞋子才逃跑唷。」
「你也要快點找到啊。」她亦應答他的樂笑,在他將近捉住的秒距溜開,回頭嬌笑「我的Romeo(王子),看哪,我就在這裡喔。」
被名為玩弄的遊戲迷住了嗎?他依然笑著踏前,悠遊自在亦投入。
遭受拋棄的領巾落到地板,止住不動。
「我親愛的Cinderella(Juliet),請看看吧:玻璃鞋剛剛好合腳,所以我們的故事就是喜劇了。」
「真的嗎?明明掉到水裡的是金斧頭呢。」
她眨動爍目,直視進他逼銳佻笑的眼睛,純真與溫柔不再,僅見魅惑的醉誘甜膩。
他解開束縛已久的頸鈕,露出鎖骨。
「滿口謊言的Cinderella,再多說一個大話就會被大野狼吞掉的唷。」
「在那之前你要來解我喔。」
搶先在她再度逃跑前捉住無力反抗的髮稍,將之拉到唇邊輕吻。
他張開燃動著火花的魅人兩眸。

「我現在就來吃掉(解救)妳了。」


安魂前奏曲:Etudes(米英、R18、8.2010)
白色繃帶的盡端含附舌尖不放,他高高仰頭,緩緩拉散,輕輕呢吟。
「啊……啊……嗯……」
震抖的是喉結抑或白膚?沒關係,都被迎上的舌頭收歸舔吮,媚柔的電觸,就晃迷在激情搖盪裡沉落逝失。
嘴裡的繃條倏然一輕,他甩脫了捕住頸項的獵人,彷如於毒藥溺沒尋求解藥地匆匆伸長雙手,鑲著綠眸靈朦的臉依遊過那片灼熱的肌膚,停住,讓利牙深入一段傷痕,毒癮發作似的咬吮不放。不放,絕對不放。
瘋狂地執著吸噬,連他珍視的鮮血流過嘴邊熱膚也渾然不覺,啊這甘甜的味道,將愛人一部分吞入身內融為一體,就像現頃深埋體內的熱度……
欲罷不能。
「亞瑟……」喘聲只有氣音支托,阿爾弗雷德無奈地撫摸那個將集中力置於自己手臂的人兒。吸血鬼還是吸血鬼「這樣做傷口不會好……」
再一下吮深落喉,烙印住愛人的味道,他轉而張手環擁阿爾弗雷德,緊得讓普通人痛吟的力度,深得讓指甲嵌入再釀出醉血。
他的。
沒關係,他會放縱自己任意享樂的,他有辦法令阿爾弗雷德放棄追究。
「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阿爾……」
在對方耳邊低吟不斷那縛鎖兩人的名字,身體線段亦依順搖動、扭動,隨著那灼熱的節奏,每一次更緊貼彼此渴望融合的肌膚。帶著喘息,帶著甜媚,帶著慾念,帶著痴狂。
如他所料,身體承受的火熱與力度更大更深了。
「嗯!啊啊……啊……」
喘息交頸親吻,由曖昧水聲截掩,下巴勾起,背骨撞牆,眸醉瞳闔,指尖抓陷,唇舌延續纏戲,軀與體高響重唱。
都是他的。 


第一篇是我第一次(自以為)挑戰R15,當時,結果一年後我就寫出傳說中的R18。(黙)
真是的,讓小比的預言成真了。=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Reload:Märchen(APH crossover SH、米英向,以下為羅馬爺爺的故事、1.2011)

「最初殺死第一名妻子後,我的理性(味覺)已經一併死去了。」
男人擺弄藍寶石的戒指,在微弱的燭光下低沉喃語。
「嚼蠟人生(食而無味)還有什麼意義呢?接著我娶回新的妻子,依莎(握平底鍋的女孩)、瓦修(芝士火鍋)、羅維(薄餅)、安東(海鮮炒飯),然後就是你(巧克力和啤酒),全都沒能點亮我的人生。啊啊,反正娶回來也只會殺死,殺死之後再娶的輪迴罷了。」
 
其實真的很難選喔這篇太爆笑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舞踏會.囈月:續章.恨舞(同人變原創、1.2008)
「對…只要她死了就好,死了就好!」
他絕不能被人看出骨膚以下的痛濤,不能再讓任何人再對他施放擺佈線段,所以,絕對要死守最初的目的。
親手殺掉掠奪他一切的月下魔女,不管用如何卑劣或惡毒的手段。
「日影!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啊?你只是在編織一個欺騙自己的謊言而已。」溫柔蛻融成硬下心喚叫的高音音符,她搖動已幾近失去體外感應的男生,想將架空蜃樓的泡沫晃破「這份痛苦,是代表著你是擁有感情的人類,是無法原諒自己欺騙月柔的自我所放出的反彈。那不是你對月柔的仇恨啊!」
「不!我恨她,我恨她啊!」
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她解開一手的束擁,皙指柔尖撫上高喊而喘息死白的苦臉,心鳴泛痛卻仍說著狠話…她必須令他覺醒過來。
俯頭,對他耳邊呼說。
「因為無法承受或切斷那種痛,所以才想到用復仇來逃避感情交纏的痛苦。日影,你就是那麼希望為了自己心的平靜而去殺一個無辜的人嗎?你覺得自己在失去月柔後不會活的比現在更淒慘嗎?!」
…還有比現在活得更加悲慘的可能嗎?
他好想逃開,這場要剖開心胸的質問太過沉重殘酷,而她偏要加延他痛苦的緊握不放?!
「我是真心恨她!恨毀掉我家人的她,恨毀掉我一生的她,恨毀掉我人的她!」嘶叫出強烈如燄的毒怨,被魔音高笑逼瘋的他卻不知道這是為誰,只要呼話來阻絕對方就好「所以我才要報仇,我要用她的命去償還這一切!」

他沒有做錯!世間上有誰可以憑藉什麼理由,責指他是天生的惡魔?若不是有人先栽下報復的種子,他會因吞下毒果而背叛陽光嗎?!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安魂前奏曲:金絲雀與籠中薔薇(米英、西比、8.2010
塞西莉亞朝他投以嬌笑裏飾的短刀,眼見她背後冒出了誰的偷襲阿爾弗雷德只好把手槍扔出同一拋物線。刃柄和槍枝幾乎同時落手,兩人背對著背,扳機扣下的聲響將刀尖割破空氣的清冷歌音吞沒不見。
下頃靜止破滅,兩人背道而馳地衝入兩邊重圍,阿爾弗雷德可以聽見每發子彈精準打入骨髓的乾脆勝利,而他則快捷又從容揮動手裡刀,亞瑟曾說他用慣手槍後基本劍術都忘光了,今晚結束後他可要回去跟亞瑟好好炫耀一番,一邊想著一邊割裂誰的喉嚨連同頭顱,或是刺穿心臟,長什麼樣子他都沒看清。
「塞西莉亞!」
算準子彈快臨的極限,他蹲低滑過一群撲上來的無謀笨蛋,腳尖碰上牆壁立刻轉身把槍拋出,握著短刀的手正好摸到那個機關伸長成鍊,一舉絆倒面前等他抽出靴裡匕首慢慢解決。阿爾弗雷德揚起了笑意,那個絕不會在陽光下露出的鮮紅笑容。
塞西莉亞以裙襬的優美旋轉致謝,再來就是連發的銀色火光和連連哀嚎。兩位獵人又不約而同往中心踏舞,一路上撒落漫遍的月銀與紅,阿爾弗雷德從眼角瞄到她輕盈捷巧地穿越在地獄的冷冽和殘酷,宛若無所畏懼又柔憐無比的金絲雀,由那對祖母綠閃爍堅定的引路光走過緋河。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Void繪本:Leer Lied(海賊紳士與霜月、3.2010)
「妳的拍檔朋友說任我取走寶石,霜月小姐,怎麼辦呢?」垂頭,他吐出的一字一句都輕拂她的耳際,夜風也洗不去那熱得醉人的氣息「現在我的手上,可是有著兩顆美麗得捨不得放手的寶石。」
海賊微提起握劍的手,令在場三人被捕住呼吸,意外纖細的指尖撫落她的臉上,月光下他露出了紳士的柔和神情。
「美麗的淑女,歌唱的精靈小姐,在如斯月色我真的不想這樣放開妳,但我的船又不在附近來迎接妳。」
他的手指在她幻藍色的瞳眸遊過,滑下晢臉、唇角。
「然而如果我們還有再遇的機會,到時我就會毫不猶疑將妳據為己有,這點我發誓。」

世界瞬間暗下,她只見到他俯低下頭--
瞪開的眼睛望不見,卻清楚意識月光看到了,並烙記此刻。
柔軟的嘴唇離開她已染紅的臉頰。
我的月光石,他笑喚,然後輕輕放開受驚的淑女,連同寶石、連同冷劍、連同擁抱、連同氣息。
 
現在看真是救命,那時候我到底撞了頭還是什麼這麼有少女情懷。XDDDDD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以為經過幾個月前的演習(?)我不會再怕再羞恥了,但結果這次不該存於世上的黑歷史掘得更深啊啊,都要到冥王的世界去了。(掩)
大概已經幾乎毫無保留地送上我最可怕的過去了。(才怪,這個人的第一份稿已經消失世上了)
然後大家可以發現我很早之前是相當純真善良的!一切轉變都是由2009開始!
 

 

各位的作者(部份有腐向,不喜者小心食用):
鳴: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紅祐:寫手進化問卷
翔君:歌詞進化問卷
南瓜子: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小桃:【問卷】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Altia:【Blog Tag】小說寫手進化問卷(改編版)
Miharu:寫手進化問卷
summer:小說寫手進化問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