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1th Jan 2011, 06:11 | 夜.旋筆奏夢 | (298 Reads)
這是片段作,是部分劇情但並非順序。
第一次更名作『薔薇之詩』,將來說不定再改,誰知道呢。

其實已經變成Märchen同人(再穿越其他地平)吧,寫了幾段還是用他作主角。因為代表仇恨的黑角色讓我難以抗拒啊,而最後Märchen跟Elisabeth的結局更是蕩氣迴腸…(淚)
這長篇的下場大概跟安魂前奏曲一樣吧,成為隨心創作--下次靈感再來我一定要寫別的角色!

啊,好像沒正式介紹故事內容呢,讓我在這裡補上簡介:
歷史魔獸Chronica連同兄長冥王Thanatos一起反抗母親Moira的叛變。
毀滅這個世界,就是他們帶給母親最大的報復。要終焉到來,必須集齊預言書上記載的世界七大君和他們所屬之物。
於是,將為妹妹復仇的Elefseys納入迷惑的懷裡,予他去弒神之力,於是,顛覆時間和歷史,讓本該生於不同時代的數位世界之君同時存世。

迷失少年魅笑伺機而動,準備隨時將迷路人拉入絕望深淵。
輪迴不斷的假面男人效忠地底奈落的會議廳,只為尋得讓愛女Elice復生的鑰匙。
抗衡不敵的冬之君王落入深眠,交託雙子人偶繼續吟唱詩歌故事的使命。
藉由母親化為魔女的怨恨再度睜開雙眼,依循本能的Märchen帶領起復仇的交響曲。

君主們已經齊集,如同他們分別散落這個地平線的故事。

修正歷史的白鴉幾度死去,又幾度重生戰鬥。
少年於箭矢召來的覺醒前為最愛的少女遺下了詩。
假面男人為達目的,又撕裂了多少的樂園。
冬之君王與殺戮女王長達百年的糾纏仍然冰結。
成為死亡操線人偶的青年,繼續祈求與妹妹重逢一刻。
伊德化身的男人演繹的復仇劇,白鳥姿影揮之不去。

火光點起了,閱讀歷史、悼念死亡、亮起迷途、錄記愛憎、照映生命、追尋命運、燒盡仇恨。
來吧,吟唱這首寫得與別不同的悠長詩歌吧。

 

薔薇之詩
光と闇の童話

 

 

Märchen俐落翻身再躍起,讓水藍色的光芒徒然空中舞過,他看中跳下的位置,骨頭一般白的手直接扼扣住白髮少女的頸項,把她狠狠推到牆去,任典雅壁牆壓出花開裂紋。

「喔,白鴉,已經是第幾次了,我們都對這場景不陌生對吧?這次你想我從翅膀還是雙腳開始呢?」魔性金眸亮得惑人,他好心問了對方的看法,笑得真誠歡愉,但手指卻越收越緊「你對Chronica如此執著,就讓我為你領路吧:變成屍骨就可以到地府找她了。」

白鴉拼命拉扯著他冰冷的手,望著他的銳利目光彷如要看穿他的心骨,然後她的眼神一凜,高喊。

「就是現在--Luna!」

……?!他立刻回頭但經已太遲,眩目潔白的光朝他高速飛劃而來,幾近將窗外的黑夜點亮,而他無從躲藏--

「哼……」

鎖鍊叮叮幽響,按住鮮紅瀉盈的肩膀,痛楚在他的身體翻騰成怒、成怨,再化轉他倚賴捕食的力量。不可原諒。Märchen不祥地瞇起了眼,復仇本能令眼前的加害者無比清晰,傾轉著月光色眼瞳的詩人少女,黑之教團那群蠢材都在做什麼!Abyss的指示早已清楚,絕不能這個女孩活得太久,他咬牙沉哼抓緊指揮棒,還有星女神的失落弓箭,就知道Elefseys那時候不可能滅掉所有神的痕跡,竟然讓這樣的東西落到這個少女手上……

果然還是要由自己來斬草除根呢。Märchen站起來,一手隨著指揮棒高高舉起,水平伸出的另一手喚出鎖鏈,復仇與死亡的旋律交織共奏,準備將光纏縛至死。詩人小姐,你逼得我要動真格了。他陰森笑說,似鑲滿刀子的寒風,月光少女彷徨地後退,卻正好跟白鴉一同被鎖鍊牢牢逮住,他冷冷掃過浮於燈下的生之人偶,一樣無助的在他掌控手中。真是長久的捉迷藏呀,紫陽花姬君(Hortense),現在你一定累了,由我把你的殘骸送到你那長眠不起的主人吧。


你們全部都得死在這裡。


「März……?」

Märchen一愣,抬頭追尋那抹溫柔如幻的喚音--那不是他的名字,當然的,只是恬靜聲線卻莫名其妙深深晃動他的心濤。

然後他看到了,啊啊,站在大廳門前,一身雪白光暈的美麗小姐。影子反映的真身,是楚楚可憐的白鳥。

她正凝視著自己,轉過不可置信悲傷不解喜悅的連遍迷亂,紛眩猶如未知歸於何處的枯葉。

他被那一聲吸引住了,還是被她的美貌迷惑了呢?言語此刻多麼無力,而不解未明早已灌住滿溢,哎不,他微微挪動唇角,他認識她……

「Elisabeth小姐,快逃出去!他要發動力量了!」

糟!就在他大意鬆開指尖時白鴉抓準時機,更順利朝他身後揮落一劍--目光頓時染得一片昏朦,尖叫聲和奔跑聲掩過了他收回鎖鍊的連串唱響,背脊灼燒地痛但他無暇詛咒,來不及了,他走前慌然伸手在空氣亂抓,再不快點他的力量會殺死她的!

最後,Märchen拉住那幼弱的纖手把白鳥抱進懷裡,在天花板崩裂塌下前一秒消失無蹤。


……


他盡量溫柔將小姐放落樹下,曲跪側旁,讓視線貪婪地定在睡著的純真臉龐,逃走成功後他立刻施展魔法讓她沒法提問。不知道終究比較幸福呢,Märchen喃喃對倒在自己懷中的柔弱小姐說道,只要把這夜當成噩夢就好。

「第一次你幾乎被馬車輾過,第二次你差點被我殺死,美麗的小姐(Fräulein),我們真有緣份啊。」

恬搖的夜風揭來月光也拂開金色眼眸的怨霧,更令他輕著聲調柔著笑容。雪白無瑕卻不斷與黑暗死白的他交會的少女,這般的偶遇大概是命運吧,那現在,就讓他偷來一小段似夢的寧靜時間。

「我們還是不要再見第三次了,不然下一次,我就未必能救到你了。」

--而對你的保護,也太過違背我的使命和路向了。

祝你有個好夢。Märchen默默站起同時竭力壓制鎖鍊的喧鬧,他實在不願吵醒看來睡得安穩的小姐,僅留悄聲一句:美麗的小姐(Fräulein),願你有一個不會看見我的美夢。

他踏著輕巧的腳步離開了,沒察覺自己把白鳥留在野薔薇的仙子圈裡。



走著,後背的痛覺赫然甦醒,黑禮服依然滲著不斷的熱紅,男人無法再承受的靠著樹幹,隨著肆虐蝕軀的浪奏吐出一口血。

「嘖……」

抹去嘴角的血跡,Märchen冷哼一聲。實在太大意了,這是第一次傷到這個模樣,幸好避過要害,不然他不知道星女神的箭矢會帶來多深的傷害,冬之君王的人偶竟然也擁有那般的力量,啊啊,還有最後偷襲的白鴉,那被他殺死多次卻繼續轉生礙事的白鴉……

他依在樹上仰望陰雲,憤怒仇怨就嚼在嘴中和握在拳頭中,盈滿劇痛的胸口卻平伏不動彷如死人。他不需要進食睡眠或呼吸,他只要永無止境的捕獵仇恨就好,依隨本能、依隨怨夜……

「哎呀,但想起來,這樣不是更有趣嗎?」憎怒融入他的體內會化為狂喜,就像現在蒼白男人聳著雙肩肆笑,只有自己一人的獨腳戲不就太無聊了嗎,黑夜當然需要艷紅來襯托「正因為起頭的苦澀,復仇劇的終幕才更加甘甜精彩。」

你們全部都得死在這裡。瞇起映漾殘忍的魔性金眼睛,這句承諾,他一定會兌現。


他渴求憎恨他渴求殺戮他渴求毀滅。世界第七位君主(Märchen)把掌心裡的野薔薇捏碎成散。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