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7th Jun 2010, 12:25 | 星.一刻留憶 | (142 Reads)

給床邊堆上一叠書, 小時候的布偶們就知道是憂鬱時間
呆呆看著, 揭不動, 有話說, 打開電腦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是個終結者
總覺得自己是個把人家快樂斬斷的終站, 卻也有人說其實是導向微風的中轉站, 因此才夢想過...可以的話, 就成為有依託遮蔭的陽光小站
於是發現了, 比起迎接火車, 其實更似車上看起來冷漠疏遠的站員, 回首車軌與月台的距離總有一隔, 即使下車了想要握手 - 而被回握了 - 還是可能被送上火車
不是職責更像本能的惡習, 留有一道幻想也是傷痕, 留在太多車卡的舊跡

其實站員很內疚, 每分每秒隨時浸沒到變成自我厭惡的自我檢討 (為什麼沒人來替上, 好讓車站把自己炒掉?)
她好想跟所有人都說對不起
但工作依舊得做, 於是一樣戲幕不斷上演重演, 尋得誰的微笑, 回以, 卻在能握住之前推開了誰, 推到車廂
太近的心跳太近的距離讓人莫名恐懼, 很多人的, 喔, 好嚴重的問題喔
難怪站員總說自己一定嫁不出

所以說站員不是冷漠或高傲, 但接觸心溫的方式太極端太讓人無奈; 請看看我; 請留下空隙
如果能夠忍受並繼續伸手的那些摯友之情, 都是站員的寶物
都無比珍視著, 以犧牲所有的力量
以外的, 大概會說站員殘忍吧, 她也這樣覺得
但她實在無能為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