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20th Jun 2010, 22:10 | 舞.細傾詠感 | (917 Reads)



SoundHorizon Prologue Maxi -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01. 光と闇の童話  
02. 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
03. 彼女が魔女になった理由

童話從何而生,又為何而生?曾經聽說過童話是將現實發生的慘劇加以幻想,藉此暗示警告孩子不要踏進陷阱;就像被豺狼盯上的小紅帽--可不要隨便跟森林裡的陌生人談話喔。心悸的鮮紅首先染上紙張,再蛻變成孩童琅琅上口的故事,這或許才是童話最恐怖的地方。陛下說得不錯:童話是由墓地開始的。

而第七地平線--復仇劇亦名魔女的喜劇,就是由一個承襲童話本質、溢滿可怖黑暗的童話開始的。

從一個序章談故事會顯得愚笨,但在Sound Horizon的世界故事卻是必備不可缺。這次陛下捨棄了平常以聲音和音軌說故事的自然流暢,集中在兩位角色的感情變化與發展。初聽會覺得這張散亂得可以,每首歌都擁有各自的氣氛,本質上更貼近樂園或之前的唯一歌姬作品,與其說是序不如說這是角色設定集;
爾後慢慢品味,伴以歌詞就不難發現其中的緊密關聯--id甚至可以說是陛下寫過最易推測的背景故事,而那些有待7th Story CD澄清的就先放一旁吧--三首歌三個視點,訴說的仍然同一對母子之死所展開的往後。


承襲以往SH的序曲傳統,"光と闇の童話"是叫人激動的電子向之作。只是比起洗腦音波,我卻率先被首五十四秒迷住了:孩子玩耍的嬉笑,襯以懸念的背景音樂,突然一個旋律急轉,就像從音樂和書本打開的聲效我們穿過了時空來到id的故事起端,三十三秒我們已經聽到另一對孩子的對談。
陛下不是第一次用樂器表達跨越時間的意念,這次猶如trailer music的速變和宏大才是驚喜之處--他也可以寫出這類短時間捕捉注意力的音樂呢--讓人聯想迪士尼或Sweeney Todd的夢幻與想像,回過神來我們已經墮進主題歌的深淵裡去。若說每一次SH發一片碟我們都見證陛下的實力和成長,那單是這不到一分鐘的展現就說明一年多的等待是值的。
--但怎麼可能只到這裡呢?(笑)
『見上げれば丸い夜空 揺らめく蒼い月夜 神の名を呪いながら 奈落の底で唄う……』,頭上是圓形的月夜天空,象徵Marchen(死後?)由井底仰視,唱著詛咒神的歌謠。到底是什麼事令他被放逐到奈落底呢?就由Maerz唱給你聽。

電波旋律不說,陛下的神之筆再度叫人拜服。盲目時將母愛錯認為光、不懂與可愛女孩分別的心痛是因為情,Marz就是一個單純而雙目失明的男孩,幾度驚叫聲裡我們隱約得知他後來的悲劇,就在想探清理楚時被奪去了注意力。
隱喻接隱喻的故事流程中間,突然響起了溢滿天真卻不懷好意的女孩聲音,就像看書時被打斷追問到底。那生硬而缺少人類起伏的女聲唱問,為什麼這村子沒人?為什麼大家會死掉?為什麼這村子有母子?為什麼Id要叫人來?人偶問得清亮純真,回答者亦答得妖魅率直,陛下那繞一繞的尾音可真一絕。
初音與陛下的和唱配合得天衣無縫,有關墓穴挖掘的穿插對唱絕對是這首又一大亮點,屍體和土層堆成的千層糕比喻既毛骨聳然又精彩;還請特別注意夾在合唱裡的掘墓聲效,體現了陛下輕快地說著可怕事情的喜好,亦道出黑死病肆虐歐洲的慘狀。

音樂繼續運轉,在Marzchen的提示下之前的隱喻暗示被澄清解釋,Marz誤信他人把前來抓他母親的人帶到母親面前,迎來自己被推落井底的結局。與對白劇場同步,音樂上最後一次的副歌把氣勢一次爆發,細聽,或許陛下激狂的歌聲附含了Marz無辜死去的記憶,那是低沉平靜的台詞沒有表達出的怨憎。
Marz死後成為了活在闇黑裡詛咒著神的存在Marchen von Friedhof,與慄異笑著的人偶一起--接續的,就等待第七部復仇劇的幕起吧。


氣氛與樂器倏然一轉,"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溢流一份深切的古典高雅。由清約的歌姬代入,猶如散發著柔光的歌聲描繪出一個跳入屋內的溫柔少年,從回憶開始,這是女主角Elizabeth von Wettin被命運玩弄的故事。
太喜歡這首溫柔瑰麗的氣氛了,歌姬Joelle演活了一位一生被困在鳥籠、深愛著Marz的少女。這無疑是獨角戲一場,情節轉折到台詞也不夠上首或下首的亮眼,支撐它讓它發光閃鑠的就是Joelle的演繹。
語調裡各式的起伏和溫婉的歌聲,讓這首只靠一位歌姬就成了一部唏噓的音樂劇。遇見Marz前連寂寞和愛是什麼也無從知曉、兒時與Marz的共處漾滿甜美和望見廣闊世界的翅膀、別離時的不捨和太晚到來的夕陽一吻,那份僅僅回憶也溢滿的神傷輕易感染人心,那是因為……?

原來……『森の賢女が魔女として火刑台に送られ、後に私は彼の死を知る…』
是因為森林的賢女被看成魔女被送上火刑台,以及他的死訊。

突然變成低沉的哀怨歌聲表達出這消息為Elizabeth帶來的打擊,再倍添苦痛的是一場她不希望的婚禮。被命運牽上了愛人之手卻無緣與他共度一生的她,已清楚自己除了他誰也不愛。
但即使被逼拔除翅膀,她也不要就此屈服。4分50秒,由沉音緩緩蛻變成不甘向命運低頭的朗聲高唱。『狭い鳥籠の中 翼を亡くした この世界で 地に墜ちるその刻まで 月光のように』,這段溫婉不再的堅強叫人動容,留意背後傳來的男聲和唱,那是否Marz隔著生死望著Elizabeth掙扎以自身意志活下去呢?並忍不住以歌聲支持她呢?
『羽ばたいてみせよう……』--嘗試張開翅膀飛翔。伴以翅翼張開的音效,我們彷彿看見成年的Elizabeth朝天伸手,眼神充滿不願放棄的意志;就似某位地上月輝的詩人。已經感動得無法言喻。
最後被喚上前約見父親(或未婚夫的父親?)、堅定的腳步聲和關上的門,留下一份久未消散的悸韻。


最後一曲"彼女が魔女になった理由",既是森林的賢女成為魔女的因由,亦可看成Marz墮落黑暗的理由。以Marz母親Therese von Ludowing的視點,結合先前各句對白留下的線索,道出前兩曲的故事全貌。
Marz是德國Landgraf(神聖羅馬帝國時期一個直接向皇帝效忠的諸侯稱號,跟公爵類似權力)的血脈,與他姓氏帶著貴族常有的von暗喻符合,本來有望繼承爵位但因失明而被否決--還是因為他本身是由一個黑暗的秘密所生的呢?Miki在開頭多次以悲淒的歌聲唱著對不起啊、生下你的是我啊、罪孽深重的我啊,加上旁白唸讀的『既是母親也是姊姊』,或許正暗指Marz是兄妹亂倫所生下的兒子。
Miki在這首擔當一位心愛兒子的母親演得無懈可擊,一聲柔亮的Marz包含了幾多的愛意,覆述從背後抱著自己的兒子說光好暧和時的溫柔寵愛,下個音節卻立刻變成責備自己的心中傷痛,中間為了贖罪也為了兒子而不願沉迷悲嘆,那份作為母親才有的堅強從歌聲完整呈現到我們眼前。

之後,我們知道自知自身的罪孽,所以帶著兒子到森林居住的Therese學會用藥草治療疾病,隨之響來森林賢女能治百病的名聲。Elizabeth的母親就因賢女的傳聞而帶著重病的女兒前來,導向Marz和Elizabeth相遇相愛但不能廝守的悲傷結果。
一切看來那麼的平淡而幸福,只是,命運(陛下)又怎會讓Therese好過?4分6秒的急轉直下、各式聲效引人想像的喻示,以及Miki那對兒子重見光明的幽幽長嘆都藏著諸多謎題,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森林賢女在口耳相傳間不知不覺變成了Thueringen的黑暗魔女。
於是在政權和慌惶人心的引線下,第一首裡Marz為那些不請自來的客人引路的一幕終究發生了。渴望平靜生活的兩母子成為了政治和謠傳的犧牲品,Marz孤獨地死在井底,而親眼看見兒子被推落死亡的Therese則被綁上火刑台。
只想愛兒在陽光下歡笑的夢想和願望被無情奪走,Therese全盤的怨恨與絕望被逼得爆發而出,6分3秒,『観よ 嗚呼 この喜劇を』,Miki凝聚了怨憤地大喊高唱,看吧!來看這部喜劇吧。

『ならば私は 世界を呪う本物の《魔女》に……』
--既然如此,我就成為詛咒世界、真正的魔女。

賢女在撕裂心靈的狂笑尖叫裡化成灰燼。後來由重生的Marz口中我們得知,村子還是難逃被黑死病殺盡村內每個人的命運,那到底是因為黑死病的詛咒逼死了賢女,還是魔女的怨恨令村子一個不留?
或許,童話真的建構在現實的陰謀與誤信之上,直到火刑台被點燃前一切不過是傳聞,而往後的--或許,Therese果真成了孩童口中的可怕魔女。她本人對應了童話源自墓地的詛咒。

或許吧。或許。直到第七部喜劇揭幕之前,一切不過是或許。


說實話,對這次id歷經過各式不安和複雜的心情,一來陛下的single前科太多,二來--就是應許了陛下的話,SH是成員大流動的樂團,這次連同樂手歌姬來個大變動,Jimang《Thanatos》以來首次沒出演、三歌姬不見蹤影、還有最受國民爭議的,採用了初音和另一位vocaloid擔任歌唱。無怪宮內廳拖到最後關頭才公佈演出名單(之前《Moira》太早公佈了吧…但那很可能是因為霜月說溜嘴才提早的)。
結果?哎,還需要說嗎?儘管風格重返樂園以至更早時期的簡約和曲目分明,但陛下經歷《Moira》的成長還是輕易可見。相異的旋律流暢交接,
曲子的運進也顯得俐落而不拖泥帶水("光と闇の童話"感覺上比"冥王"明快多了,雖然長度神奇地差不多?),還有那仔細的角色描寫與凝造,是之前為了故事行進而不得不放棄的元素。有了這角色們的唏噓序章,之後7th Story CD的內容想必令人更易更快代入。

現在的心情就如同翻過了序卻無法隨心地把這叫人入迷的故事。到底Marz與人偶因為什麼而重生?Elizabeth後來的命運如何?Therese是否真的成了魔女?"光と闇の童話"開首的三兄妹是否7th Story CD的主角?還有無比重要的,到底《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的真意是什麼?
童話從來只解說最簡單最恐怖的情節,id亦同。這是從墓地與黑暗開始的可怕童話。餘下的太多愛恨怨仇,就讓第七部復仇劇慢慢訴說。


追加:Bonus track兩個初回和普通版本這招真夠高明啊陛下。但弦樂版的主旋律實在美麗得沒話說。特別留意那些中間的聲效:馬蹄、海浪、老鼠、掘墓等等像是在預告7th Story CD的情節,沒有人聲反而更引人想像。最後2分5秒有聲若有若無的喃聲,有誰聽出是在說什麼嗎?
追加二:發片後連續幾天一位再加週間一位,陛下你看我們有多想念你。
追加三:遲來一聲--生日快樂,陛下。


[1]

弦樂版bonus真的很棒,餘韻很讚呢。不過初回跟普通版bonus不同實在太犯規了,雖然一直知道殿下很搶錢,但正如其名,越來越Over也不太好吧?+_+"""

今天剛好複習了生誕祭,第七水平線也許有機會成為雙CD?(在下妄想?XD")生誕祭裡的新曲也跟MAXI截然不同啊。整個很難猜啊殿下。

另外,這張MAXI讓我超愛這個新的歌姬Joelle呢!第二首一個人撐起來果然是有實力的。看消息好像是混血兒呀。第三首的MIKI表現也很亮眼呢!

我現在都是第二、第三、弦樂Bonus等三首重複播放。第一首不是不愛,但總覺得太吵,我耳朵痛(被打XDDDD


[引用] | 作者 雪女 | 27th Jun 2010 21:32 | [舉報垃圾留言]

[2]

http://beingmusic.jp/bbs/thread-105127-1-1.html
看完這串再看你這一篇,感覺有點複雜...


[引用] | 作者 lamer | 17th Jul 2010 14:51 | [舉報垃圾留言]

[3]

好久沒見~
花想想,我加了你的噗浪的說。(。.ω.。)
不想加沒關係的w

這次真的玩死人了……
對白跟歌詞混在一起,若然不把vocal cut走,也沒什麼可能聽得到對白。

「光と闇の童話」只是說明Marz被丟進井前後的事,似乎我現在就想「到底Ido是不是等於黑化後的Marz(=Marchen)」,則是有點過早了。
唯一肯定的,大概只有陛下在曲中加的效果音有點很多。
現在我只聽得到開首和結尾有貓頭鷹叫聲,全曲背景也有鳥鳴聲這樣……
至於Ido的真身是什麼,也只有留在第七地平裡解釋了。(陛下又在歌裡簽名了ww)

「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 」的Elisabeth是死過一次的,因為曲中有很明顯的效果音(鏟土聲)。
她從小被家人囚禁在家裡,不得外出,連世界是怎樣的也不清楚。
在Marz爬窗之後,她才知道世界的廣闊。
被安排的婚禮,或許如樂園跟Roman中的Loraine一樣,也是一場政治婚姻吧。

「彼女が魔女になった理由」,我是想成賢女離開家園後的事而主的,好像幫忙侯妃,Marz的雙眼能看見光明,還有被冠上魔女之名而燒死為終結。

這次初回bonus track的弦樂四重奏讓我想到樂園live中的弦樂四重奏。
雖然這個也不是很歡樂,但是感覺很沈重,總覺得之後會有大事發生……
普版bonus track是鋼琴,效果音還是一場夾雜雷聲的大雨。
就令人聯想起人們因為疫症而連夜趕路的狀況,鋼琴如一個孤獨的旅人在大雨中找尋留宿的地方──

人物的設定也變得更為細緻,服裝也越來越往視覺系進發了。XDDD"


[引用] | 作者 Reve Rof | 7th Aug 2010 02:4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