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花想 | 1st Apr 2010, 20:42 | 夜.旋筆奏夢 | (604 Reads)

霧的部分登場!注意法英重點出沒。
(這人還在拼結尾,現在還差個千字吧。TwT)

霧:
請容我先說一句: 金髮Triangle好棒!
本人是第一次寫這樣暴走的文, 很擔心大家會覺得無聊甚至不好看, 看到各位的反應我實在很高興( ;∀;)
這篇是以4月1日為藉口的欺負亞瑟大會☆ 也就是說這篇根本是提案人的慾望
而且因為時間關係, 主角已經被作者黑箱作業的決定好了! 所以亞瑟抗議無效! 哈哈哈!

整篇的精華其實是在香君的吐槽上! 不過我承認自己還未能掌握到港式吐槽的最高點!>_<
我的廣東話真的好爛, 下次可以容我說日文嗎?(大誤
法的亂來跟米的H ERO Time我寫的很高興^o^ 雖然差點因為這樣而爛尾(轟
不過它終於都生出來了, 真是感謝上帝><

最後我要表達的是...金髮Triangle最高阿阿阿阿!! 還有花想我愛你>3<(乘機告白!)

 

Arthur in Wonderland.中


 

興奮的黃色尖叫聲足足維持了數分鐘,觀眾席後台無一倖免。香君看著就算自己沒讀過也知道被改得亂七八糟的劇本,微微皺起了眉。

『雖然我了解大家都難以壓抑心裡嘅激動,不過我地要繼續喇。』
(翻譯:雖然我了解大家難以壓抑心中激動,不過我們要繼續了。)

這劇本法蘭西斯在開演前才還給他,封面上還用油性筆大刺刺地寫著「交給你了(心)」的字眼,光看到就想吐。而裡面……更不要提了。

雖然明知道這是法蘭西斯的陰謀,但既然沒人出面阻止台上的情況,香君決定不理會後果,任由它繼續進行。再說,這樣看起來相當有趣。他繼續用平淡如水的語調主導,呃,報導台上情況。

『突然被變態妨礙了自己跟情人追逐遊戲,肉食兔子露出比丟失了漢堡更加迷茫的神情,就連手上的漢堡都放下了,看來亞瑟的事實在令他大受打擊呢~』

「不,H ERO我才沒有因這小事而受打擊!」

『沒想到肉食兔子很快速就打起精神來。不過,瘋帽子依然不顧一切帶領亞瑟圍繞舞台轉圈……不,是”穿梭所謂的大小森林”才對。』

『唉,佢再轉就要準備暈浪丸囉。』
(翻譯:唉,瘋帽子再轉下去就要準備好暈船藥了。)

怪法蘭西斯任意妄為,工作人員只好迅速拉下樹林背景板。

H ERO雖然想立即加入追逐大戰,卻看到本田菊在後台不停向阿爾弗雷德打指示。

「……くだばれ!亞瑟!」(翻譯:……去死啦!亞瑟!)

「好可愛的米呀!」
「別擔心,英到最後都是你的!米英萬歲!」

於是阿爾只好忍氣吞聲(?)跑到後台,不過看到他不時偷望台上暴走的兩人的可愛模樣還是引來不少女性支持者的尖叫和打氣聲。

『兔子先生狠狠地留下一句話,又奔走到森林深處失去蹤影。』

『我相信亞瑟而家肯定好爽喇。』
(翻譯:我相信亞瑟現在一定很高興啦。)

「啊啊?!」

紳士生氣而扭曲的表情被投射燈照得一清二楚,連台下的觀眾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究竟是誰說香君在就能防止演戲出錯……

『嗚哇,燈光師你搞咩野,我講笑啫,唔使整個會長大特寫喎,你知唔知會嚇親觀眾。好喇,唔好嬲唔好嬲。』
(翻譯:鳴哇,燈光你在做什麼,我只是開玩笑,不用出個會長大特寫,你知道這樣會嚇壞觀眾的嗎?好啦,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於是燈光又回復正常了……

『我們事不宜遲回到舞台中央,大家都清楚看到,無辜的亞瑟只能任意受瘋帽子的擺佈在同一地方轉了好幾個圈,已經跳過了很多重要的故事情節……』

「哈哈哈,看來旁白最近玩太多遊戲了呢…嗚哇!」

『未等到法蘭西斯說完他的台詞,紳士會長大人已毫不留情給瘋帽子來一個後腳翻,把他踢得老遠的。』

「你給我閉口!突然把我扯住就跑是想怎樣的,死鬍子!」

亞瑟用盡全身的氣力把瘋帽子踢得遠遠後,毫不掩飾地破口大罵。

「哼,哼哼……」

法蘭西斯慢條斯理站起來,把手放到自己額頭上。

「哼哼哼,看來方才的熱情嚇到我的小少爺呢?」〔哎呀,小亞瑟你忘了嗎,我們正在演戲喔。(小聲)〕

「阿……啊啊……知道就好……!」

亞瑟舉起他的右手,準備再給法蘭西斯一記重拳。

可是當他環視四周,發現台下所有觀眾都正全神貫注的望著自己,突然就緊張起來了。

法蘭西斯看到這情況,暗地裡笑了笑。

〔哎呀呀,小亞瑟不曉得劇本臨時更改了嗎?不過沒關係,總之你放心交給哥哥我就好了。〕

「什……」

亞瑟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

法蘭西斯清掉喉嚨,並且優雅地脫下高大的圓帽子,恭恭敬敬地向亞瑟行禮。

「請原諒本人剛才的無禮舉動,我可愛的小少爺。看到你的來臨本人實在難掩喜悅,所以才會……方才沒令你受傷吧?」

那算是哪門子的難掩喜悅,亞瑟在心裡吐槽。

法蘭西斯熟練地檢查亞瑟的手,然後乘著氣氛準確地在手背投下一個吻。

「咦……?!」

「嗚嘩嘩嘩嘩嘩嘩嘩--」

#後台直播#

「法英ktkr!!本田!!你有拍下剛才的一幕吧?!」

「伊莉莎白小姐,來,這是面紙。」

本田保持一貫的笑容親切地遞上面紙,伊莉莎白接過面紙,拭去臉上的鼻血。

「呵呵,這真是失禮了。」

「不會不會。伊莉莎白小姐請你放心吧。本田菊,我可不會犯下如此大錯,讓這歷史性的時刻白白溜走的。剛才的畫面本人已經用HD高清拍下整個過程,更加用最專業的單眼照相機捕捉了幾張亞瑟先生臉紅、吃驚、難堪的表情大特寫,我敢保證你定必會喜愛的。」

「嗚哇!Good Job!菊!這次的同人誌題材就是金髮Triangle加法英專輯了!我們要來個80頁特刊!」

「我絕對奉陪到底,伊莉莎白小姐!」

兩人在夕陽下(?)握手,立下了這偉大的目標。

另一邊廂……

「混蛋……亞瑟你幹什麼要對這種傢伙臉紅……」

「コルコルコルコル……」

今天的後台也非常和平。

#後台直播完畢#


法蘭西斯抬起頭,向僵硬的亞瑟投了一個眼色。

「不要得意忘形啊!笨蛋!」

美夢完結。

重拳直擊法蘭西斯的下巴,讓他在空中打個後空翻。

「啊……那、那個……」

看到法蘭西斯誇張的動作,亞瑟不禁有點擔心自己是否太不留情。

「小少爺你依舊是那麼不留情呢~你可知道剛才的重擊差點令哥哥想起幾百年前的事喔。不過沒關係,哥哥我明白的!打.者.愛.也!如果連這種試驗都受不住,愛之國的名義就要落淚了。」

這一秒,亞瑟證明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睇嚟瘋帽子嘅本性只係個超M……(小聲)』
(翻譯:看來瘋帽子的本性不過是個抖M……(小聲))

「你明白嗎,小亞瑟,哥哥我已經等上了幾百年了……」

亞瑟覺得自己彷彿看到法蘭西斯悲傷的表情。

「那麼,小亞瑟。我們來品茶吧。哥哥我準備了上等的紅茶給你喔☆」

法蘭西斯輕輕拍手,配起音樂,台上出現了長桌來。

同一時間,身穿英式女僕裝的小塞推著餐車緩緩運送茶壺、餐具跟食物到舞台中央。

「來……瘋帽子主人……這是……你吩咐的……茶與甜點……」

「塞……!」

『如大家所見,我地嘅學生會副會長濫用自己嘅職權,喺舞台set咗個未經批准的機關嚟做show,然後又威脅學生會書記(秘書)協助佢嘅表演。』
(翻譯:正如大家所見,我們的學生會副會長濫用職權,在舞台上設了個未經批准的機關來做秀,然後又威脅學生會秘書協助演出。)

「嗚嘩,這旁白還真的越來越毒舌呢,該說不愧是亞瑟的殖民地嗎。」

「剛才香君所說的是真的嗎,法蘭西斯……」

紳士的臉再次扭曲,心知不妙的法蘭西斯立即把亞瑟推到貴賓席上,擅自泡起茶來。

「呵呵,所謂燒水不等人喔,今天我帶來了上等的伯爵茶,還特別為了小少爺你做了正宗焦糖奶油布丁唷。」

『法蘭西斯學長,你這樣叫做……』

「就讓哥哥今天來給你見識真正的法國甜點吧」

餐桌上端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食,法蘭西斯打開食物的網狀蓋罩,紅茶香味撲鼻而來,亞瑟耐不住露出喜悅的神情。

「……」

一瞬間,法蘭西斯想起了亞瑟小時候的可愛模樣。

「超越五星級的味道,沒錯,這就是法/國.巴黎的美……今天哥哥我可把巴黎的美與味道帶給小少爺你喔」

法蘭西斯把手伸到藏在西裝下的纖腰,輕鬆地把亞瑟抱住。

「嗚……你的手伸到哪兒去!你這變……」

「瞧小少爺你平時一定吃太多不健康的司康餅了,否則哪有可能那麼瘦那麼輕啦。」

亞瑟雖然貴為男生,卻長得比別人都要瘦,體重亦輕得像羽毛一樣。

「司康餅才不是不健康……嗚!」

被摸到腰部,亞瑟吐出微弱的氣息。

「所以嘛,讓哥哥來……」

法蘭西斯一舉抱起亞瑟,逐漸把臉靠近。

亞瑟雖然嘗試掙扎,卻全身發軟沒法使力。

在這連台下也受氣氛渲染的時候……

「給我等下───!!!」

「阿爾……!」

亞瑟高興地回頭,腦裡不中用地(自我吐糟)冒出了英雄救美的浪漫場面。啊啊,你這個看太多美國荷里活英雄爛片的人總算不枉平日我陪你看電視……

「燈光師,這邊這邊……Alright!」

『出現了,肉食兔子。』

「咳咳……I AM H ERO!!!」

H ERO做出由菊家出產的戰隊特攝片裡的照牌動作,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樣。

觀眾席無一感到莫名加妙。

而亞瑟則露出一個失望的眼神,在心中咒罵眼前這天下第一蠢相。你不是喜歡美國式的快餐英雄嗎?什麼時候轉調迷上日本特攝的……

「瘋帽子!你竟然敢搶去別人的情人!還要強迫別人做出丟臉丟到家的模樣,你可知罪?!」

「誰是你的情人!」

別說情人,如果可以,我甚至想這一刻跟你這笨蛋斷絕關係,亞瑟在心中吶喊。

「剛才H ERO我念在你跟我的關係才暫且放過你的!可是這下子即使是正義的朋友都忍無可忍了!」

「唷!」

H ERO輕盈地(?)躍身而下,舞台立即出現了一道裂痕。

『結果,我們駛咩問會長意見呀,H ERO出手就打通個地板,完全無技術上嘅問題,仲有身為會長情人嘅免死金牌,早知就咁做啦。』
(翻譯:結果,我們還用問會長意見嗎,H ERO一出手就把地板打穿,完全没有技術上的問題,而且還有身為會長情人的免死金牌,早知如此當初就應該這樣做了。)

「嗚嘩,他該不會是認真的呢……」

法蘭西感受到一股危機,頭上冒起了幾條黑線。

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現身吧!伊凡!」

身穿貓裝的伊凡慢慢從甚麼都沒有的台下浮現出來。

燈光不知何時變成了暗紅色,為舞台添上了緊張的氣氛。

這是哪門子的特技……又是何時通過……但此時我們的會長大人這時候卻只想到這種東西……

「嗚呼呼,阿爾弗雷德君你真的很緊張呢~」

「HE……H ERO才沒有為笨亞瑟而緊張啊,只是若讓他們繼續亂來就會搶走H ERO的風采、還會縮短H ERO的登場時間!這是H ERO絕對不允許的事情啊!」

「所以……伊凡,給我好好教訓那大壞蛋!」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看到期待已久的哥哥登場,娜塔妮亞似箭一般衝到台前。

「娜……娜塔……」

看到自己的妹妹,本來笑得瞇眼的伊凡(in貓裝)突然臉色發白。

『嘩,原來而家唔單止Arthur in Wonderland,仲多左個Natalia穿越不可能既牆壁入埋黎,唔通我地而家要轉行改拍荷里活爛片?嗱,再係咁我唔撈啦,時薪點都要超過30蚊先得呀,夠膽比20蚊話你係無良僱主架。』(註一)
(翻譯:嘩,原來現在不單是Arthur in Wonderland,還多出了一個穿越不可能的牆壁的Natalia,難道我們現在要改拍荷里活爛片?這樣下去我不做的呀,至少時薪要超過30元,如果你敢只付20元一定會罵你是無良僱主。)

「哦哦,原來是娜塔啊,HELLO~~!」

H ERO發現娜塔後立即使勁地向她揮手,完全無視了周遭的氣氛。

「趁這機會……!」

法蘭西斯乘亂來個反撲,可是又怎可能可以打敗肥大,不是,壯健的H ERO呢?

「嗚嘩……嗚嘩……哥哥我的手指……」


.To be continued.


註一:香家目前鬧哄哄的新聞,有關最低薪金的事宜,某議員提出最低時薪應該設在20元的導火線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