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22nd Jun 2011, 19:35 | 夜.旋筆奏夢 | (179 Reads)
靈感荒之下寫一些不同的。

用心理學的語言,我是一個全觀的人--比較女性化(如果你接受自閉其實是最極端男性化的認知腦袋而不是發展障礙),不給我一個宏觀我不會徹底明白,或許可以理解那些細節的特徵和什麼的,但它們不會具有最深層,也最重要的意義。所以心理學讓我覺得最適合自己又最難適從,因為我們想要明白的東西全都沒法明白。
說遠了。這點其實也套用到寫作方面,我必須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由第一個字就要知道會如何結尾。當然總是每次都不可能符合毫米的近距,但亦不會相差一條大街的遠。如果真的改到面目全非,那大概是一開始的點子太爛,不然就是角色改變了方向不得不轉變。

或者,用跟作者朋友們聊天的內容,我是需要有一個故事才能寫出故事的人。 (閱讀全文)

花想 | 8th Jun 2011, 11:57 | 舞.細傾詠感 | (533 Reads)

(劇透注意)

最近在網絡看了很多,有些感概也有過自己抓著鳴和紅祐直吐一番的時候,可能是從去年開始就一直累積下來的心情吧。
所以還是說出來好了。:)

606,Ganger Doctor徘徊於調控時那一句"We have moved on",在我耳邊心裡迴響特別大。
感覺就像小11、編劇們的心聲從螢幕直接穿透過來。

有點悲哀、記著過去的痛苦、又是期望還有明亮未來,那樣沉重的意味。
大概是想起到現在網絡上依舊未停過的兩代戰火,私心覺得編劇們也知道大家仍然在比較,所以才從小11口中說出一句。

We have moved on.

放手吧。


先是10th的聲音,接續是小11的呼喊,那秒間我沒來由為小11感到悲傷。
不單是來自角色本身的沉重過去,還有卡在暴風雨中心的演員、開始一切也承受一切的編劇--也許是我想太深了,不過這整篇都是出自想太多,所以沒關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