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11th Nov 2010, 19:50 | 星.一刻留憶 | (81 Reads)

Picture

其實這不是真正的絕靜。

最後去了大街的英國酒吧,因為會有BBC直播。11點正的鐘聲,到底來自大學鐘樓還是大笨鐘聽不清楚。
酒吧突然稍靜下來,依然有一枱在交談,卻變得輕聲細語,但當最後的號角聲響起時,電視前的我們正在沉默不語。
看見了Glasgow火車站、看見了Westminister Abbey、看見了Trafalgar Square……
十一下的鐘聲滄桑有力,回家路途心靈負載著難以言明的沉重。歷史仍在行走,死亡今天彷彿尤其地近。
Bristol的天氣糟透了,風雨打落罌粟花上,卻將是八年來最珍重的一朵。它刻劃了兩分鐘的沉默和重量。

 

BBC - In Pictures: Warrior's last journey(Westminister Abbey無名士兵陵墓由法國運送回家的搬移過程)


花想 | 9th Nov 2010, 01:51 | 舞.細傾詠感 | (3271 Reads)
第七の物語の舞台となるのは
宵闇の復讐劇が繰り広げられる残酷な『童話』の世界・・・

Sound Horizon 7th Story CD 『Märchen』

2010年12月15日(水) 発売 
■初回限定盤(KICS-91630) 3,800(tax in) 絵本仕様スペシャルブックレット+スペシャルケース 
■通常盤(KICS-1630) 3,000(tax in) 通常ブックレット+通常ケース
Jacket Illustration:Yokoyan

專頁: http://www.kingrecords.co.jp/soundhorizon/exceptional/


封面大圖放出,陛下繼續你猜不到我你猜不到我的遊戲,初回的光明和普通的黑暗風已經不驚奇了,反而有種回到樂園的親切愉快感。不過看到普通版,陛下啊陛下,你真的應該在萬聖節出這張呢。
原諒我,看初回第一個反應是--六個主要角色原來都是女的?至於似乎透露更多的普通版,這其實是黑化的千秋王子和他的假面死人樂團對不對?OwO

雖然《Märchen》到底講什麼還未有人知道,只看看各位女角的下場似乎也是個全滅的故事,而她們不約而同戴上的面具又是代表什麼呢?
燒死在十字架的魔女、倒轉十字架之下被刺死的聖女相當耐人尋味,個人特別留意到的是,魔女的位置在初回普通兩張圖裡是兩個人,初回是新角色,普通版上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卻是Elizabeth,而那位『魔女』就在井裡面--是因為初回裡兩小無猜要一起,還是別有心機?--當然,這一切問題都是假設於十字架上的是魔女、倒轉十字架下的是聖女。

唉,現在猜猜猜還算太早對不對?

 (閱讀全文)

花想 | 8th Nov 2010, 09:57 | 夜.旋筆奏夢 | (355 Reads)
寫完這個後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安魂前奏曲的段落大概已經要完了--血王亞瑟和吸血鬼獵人阿爾的故事我已寫得夠多,
本來只打算寫成隨筆到現在正篇開始進入正題,這裡的結局讓我覺得,完在這裡很不錯。所以就…

暫時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笑)
啊…大概是詞語提供的各位吧!Doctor出場讓我想了很久,那個哈姆雷特也是,但能把這些扯不上邊的東西拼成一篇吸血鬼文章其實我很覺得自己很厲害…
另外最後陪Doctor出場的還有一位大家應該很想念的女角,對啊就是她喔。(笑)

感謝參加request的朋友讀者們,你們讓安魂前奏曲劃下了一個最好的完結。(米英部分囉)
霧:銀白月色、留聲機、鮮血、伯爵茶
葉子:墳墓、巫毒、民謠、傳統、星辰、水
Toffee.紅茶:Blue Police Box (TRADIS),紳士帽,匕首,電鋸,荒廢大屋,魔法陣
沢斉殘:暗巷、濃霧、腳步聲、耳畔私語
朝子:白薔薇、Trick or Treat、愛憐、「我想看到佈滿鮮血的你。」
赤:哈姆雷特、湖、樹冰、骨頭、白蠟燭、詩歌
鳴:鐮刀、獅子、千層糕


警報:OOC強烈警報現正生效,異次元外星人串場有。
 (閱讀全文)

花想 | 2nd Nov 2010, 02:58 | 夜.旋筆奏夢 | (241 Reads)
為龍君本子寫的20本限定guest稿, 問過龍君後就貼上來了~/

這是n年再次寫SH同人, 但因為全情投入到另一個世界後回來寫SH感覺難了很多, 大概是自由度? APH太自由會越寫越想寫
所以這次寫的是以《Roman》中心主題為主的故事, 而且是個真正的, 小小巧巧的故事喔 - 不過4頁, 我太開心了(?)

《Roman》雖然是由各種華麗和喧鬧的音樂串合而成, 然而聽那個主旋律, 就會知道這其實是個溫柔的生與死故事, 用詞盡量輕柔下來, 希望能描繪出巴黎那一份浪漫和細緻
因為《Roman》的福蔭, 這裡連法兄的客串也好像溫柔過頭了(炸), 不過想了很久, 由國家化身的他去見證這個因愛而生的故事很適合
生死交錯, 唯有故事和歌謠會留下來, 就像一千零一夜, 王妃在那最後一夜後是否死去了已經不重要了

然後寫這篇時陛下剛好出了live的影片, 當看到井宅的真相後我立刻感謝神讓我寫《Roman》而不是井宅(噗)

感謝閱讀:)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