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31st Jul 2009, 23:41 | 舞.細傾詠感 | (115 Reads)

被霧拜託的廣告欄。下次要收費哦

enigma -『moments』(ENI-0002)
02-Aug-2009(香港動漫節にて)発売予定
価格:HKD $40

VOCAL:Weiβ & AINO & SAE-KIRIKO
VOICE :AINO & SAE-KIRIKO

 (閱讀全文)

花想 | 26th Jul 2009, 12:07 | 夜.旋筆奏夢 | (128 Reads)

電車上的筆跡,經過鍵盤的修改拉長--以後再有什麼是這樣構成的話就照著放吧。

這一頁完全沒故事可言,僅是一個我想像已久的場景。
雖然時間點跟《舞踏會.囈月》的完結點有點接不上來,而中間的確發生好多事,所以--大家就當這是非常後的後日談好了。
聽著印象曲Celtic Woman的"The Blessing",希望能寫出一份平和的幸福。畢竟手上只有這對我的角色可以這樣做了。

啊,這篇又有下篇。既然寫了上午,就不差在寫下午了。
雖然下午呢…聽說會涉及R15範圍?(炸)
初次寫這種,也不想太刺激就是。

最後,感謝霧擔任我結空氣領帶的模特兒。w

 (閱讀全文)

花想 | 25th Jul 2009, 03:52 | 星.一刻留憶 | (112 Reads)

今天出門前在讀《墨水心》(Inkheart), 剛好到了Meggie和Mo對讀書的執迷回憶 - 大概是他倆吃早餐都在讀書, 結果總是讀到Mo發現Meggie上學遲到才停下來 - 我忍不住微笑
然後再多讀一個段落, 偶爾看看錶...

我要遲到了!(死)

立刻飛奔出門趕地鐵 (最後是小巴塞車...)


Picture
第一個星期住進實驗室生活愉快; 對喔, 現在我有一個自己的私人房間, 有充足的水源, 有可愛神奇的擺設, 還有好鄰居定時送茶送曲奇過來探望, 真是最好的實驗室

...當然以上有不少是假話包裝的真實事情, 不然小霜月怎樣跟這才一半的化學兵團拍照呢?
對呢, 小霜月很開心啊, 它看著我三天坐在這裡調出鹽水, 糖水, 檸檬酸(水), PROP[液](6-N-Propylthiouracil)的十種濃度, 而且是用一個100ml的cylinder去調出五十瓶500ml, 也就是說我三天內用了34瓶的750ml蒸餾水, 這裡還未算每調出一瓶就得去洗手間沖洗器具的水量
有時真的懷疑自己在做Psychology internnships還是Chemistry internships

 (閱讀全文)

花想 | 22nd Jul 2009, 01:24 | 星.一刻留憶 | (82 Reads)

情意結, 對某些事物特別執著的感情, 相信很多人都有
但大家情意結的延伸程度會去到哪個界線呢...?


朋友都知道我喜歡有書頁又很多字的物體, 喜歡到只要到別人家就朝人家書櫃盯著看, 或是問人可否翻閱她們的筆記本(壞習慣呢...)

其實, 這有點病態的壞習慣還延伸到買筆記本去
這是今天回望過去才發現的

 (閱讀全文)

花想 | 20th Jul 2009, 02:55 | 舞.細傾詠感 | (613 Reads)

靜寂如止,走廊滿染著天藍色的柔光。
一個人捧著書,在長髮裡間藏起溢露樂音的耳機,步伐不自知時已代入樂譜的節拍。
那是流水般平穩的安心歌律,讓人幸福而笑的恬靜音色。

『我們學系來了一位日本教授,下午時妳可否過去幫他整理會議文件?以及……照顧一下人生路不熟的他。』
平日帶著我的教授微微一笑,她的話如斯在腦內重響。
所以午飯後我繞著彷如迷宮的走廊,尋覓那位賓客的臨時辦公室。

門上的矇矓玻璃透出燈光,是這裡了。

收起耳機,再輕敲下門,得到一聲進來的英文回應。直到這頃秒,這都是正常無比的連串止舉,看不出一絲異樣的轉風。
於是我踏進去。
--然後剎停。

瞪大的眼瞳被時間點停止住,瞬間失去言語。

對方僅是微滯一秒,接著換上溫暖笑意,黑色眼睛彷彿透過鏡片閃爍亮光。
『妳好……』
接著的言句我聽不出意義,只能呆然注視著他,唯獨無誤地接收他吐露的起伏話紋。
那就似,流水般平穩安心的聲音。

『色褪せたこの色も 君に伝えたい……』

電話卻任性地響起,朝空氣揮劃出長長一刀的現室沉默。
突然綻開的鈴聲清楚遊走全場,令他一臉錯愕,甚至隱約浮現些許不知所措。
因為他和我都知道,那歌音的主人,正身處當下的這所房間。

……又驚又羞的交雜心情下,我拋下一聲抱歉跑出房間,按下電話。

「……嗎?我想……我剛剛跟トゥライ見面了。」

 (閱讀全文)

花想 | 16th Jul 2009, 01:14 | 舞.細傾詠感 | (171 Reads)

翻過之前的影評,除最初日記插寫還有《V for Vendetta》、《Sweeney Todd》外,後來正色寫的幾乎都是為了牢騷。於是對於這部的感想,大家大概會猜到了。

出來戲院後,我第一個感想就是笑著說『文戲全砍 >w< /』。絕對是笑著的喔,因為只有笑才可以完整地傳繹我那刻的心情。
其實那是絕望得無法板起臉的表情,想起來滿可悲的。

 (閱讀全文)

花想 | 13th Jul 2009, 15:51 | 星.一刻留憶 | (91 Reads)

回家以來, 感覺昨天才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

 (閱讀全文)

花想 | 13th Jul 2009, 03:12 | 夜.旋筆奏夢 | (119 Reads)

抱歉,連我也學起炒冷飯的壞習慣。(先逃)
不過這篇保證沒人看過,雖然其實已是三年前、未公開過的產物…
未曾公開是因為未寫完--大概也寫不完了;這裡放出的,是《相遇11》(目前)全長五十六頁,其中較能搬出來的十八頁:花火部分。

《相遇》系列呢,也許正是我那精彩中學年代的其中代表號,而且是不可不提的一個。而原因,看下面這個大家能否信服?

(花想)相遇  :3,606
(寧兒)相遇2 :4,793
(花想)相遇3 :9,272
(安倍)相遇4 :9,151
(寧兒)相遇5 :21,071
(花想)相遇6 :25,222
(寧兒)相遇7 :28,882
(花想)相遇8 :41,031
(寧兒)相遇9 :37,673
(安倍)相遇10:43,509
(花想)相遇11:51,544

這堆好像急升薪水(you wish)般的數字是什麼?簡單來說,合我們三姊妹之力,這個2003-2006系列合共275,754字。這亦表示,三年間我敲打的字數激增了7至14倍--很好,所以大家明白為何這個舞踏會總是如此長篇大論了(玩過火收不回來之過),明白為何我平衡幾個月才出一篇小說(之前寫太多?)。因為我早在幾年前就將文字視之流水,大倒特倒。

當然,這是說笑。我也不希望真有『文字限額』一事,因為之前花的不太值得,我還有更多更多的想寫。

最近電腦裡翻起懷舊風,我把過去幾年寫過的小說翻出來一看,自然地,不少都是掃過就算的黑歷史。唯獨這個系列百看不厭,相隔幾年,我還能被其中的笑話逗樂,雖然記憶多少都有變矇(『我寫過這樣的東西?』),但那份純為快樂而寫的心情,跟寧兒和安倍一起跑著寫幾章正篇後又該寫相遇的輪迴日子,都是仍在我心中閃閃發亮的寶物。不知不覺,它跟我的心跳血脈同化了。

連續三年的GCSE和AL是段抹殺創作的日子,當時還催使我打開Word的就是《相遇11》,它陪著我,直到《緋.夜》和《舞踏會》系列足以成為支撐我的動力。可以說,一篇沒法完成的《相遇11》,成就了現頃仍堅持寫作的我。而當下,我希望讓這幾近難產的孩子現世,是希望能提醒著將來的我,不管何時,都不要忘了昔時的心情。


所以這個《相遇》系列有什麼魔力,會讓我們三人樂此不疲地玩下去呢?它其實沒有什麼內容,只是我一時心血來潮想像,我的小說角色跟寧兒的角色遇上的情況。然後從寧兒《相遇2》開始就成了我們表達對角色之愛的遊戲。其中有遇上知己、爭吵甚至打架、偷聽或是阻撓、惡作劇或是協助,不變的,就是他們之間多了一份奇妙真確的情誼。透過這些越漸清晰的線段,我們更加了解自己角色的喜好個性,這是正篇沒法給予的一片天空。

花火,應該是我們三人一致認定的最精彩歡樂劇場。最初的華林和雅卡琳組合一踫,已經爆出無法想像的火花(笑),後來加入的千葉和華雷斯仍然各自鮮明,難怪我們都說他們這些最固執自我的角色非常易寫。
這篇的四位主角就是他們四人--只是身份和時間有別,唉,不過呢,能發展成這樣也證明他們(花和火)冤家路窄了。


追加:三年前的產物,所以退化論是錯覺。(?)

 (閱讀全文)

花想 | 11th Jul 2009, 22:19 | 舞.細傾詠感 | (554 Reads)

Picture

陽光灑溢走廊,彷若細拍著音律,飛塵裡頭悅快躍舞。
爾或確真有樂韻牽起光色,共同旋動?

指尖握提盛綻雛菊,輕緩地走過只屬她一人的石廊,唇間吐露的音聲與爍塵同調同拍。
那是星屑齊特琴的舞蹈。
抬頭仰望光空,她正在唱頌世人傳承的古老敘事詩。

長髮垂觸交抱胸前的兩手,優雅偎站於簷下陰影的她,低哼起藏埋暗夜的詩言。
那是五月銀月的私語。
眼神追隨西風而虛幻,她正在傾詠那光影相間的溫柔曲謠。

遙望遠方的同頃,她手拂撫過窗外風漣,追憶曾昔的微笑溢漾著似水的思念與祈禱。
那是永不枯盡的故事。
猶如要暖透悲荒的心,她正在歌吟響徹日夜的無止愛戀。

 (閱讀全文)

花想 | 9th Jul 2009, 01:20 | 星.一刻留憶 | (149 Reads)

最近狀況 - 今天港大internships從早10點跑到晚7點, 很累, 所以恕我用上久違的重點筆記

Picture
.星期日跟Fish一起弄和菓子, 草莓和紅豆口味 (老人家Fish執著傳統口味的紅豆和香竽)
.糯米皮柔軟得嚇一跳, 比在外面買更好吃(置入式推銷?)
.本來坐巴士回家就打算坐到總站, 跟父親工作場所近嘛
.誰知他竟然跟著警車過來接收和菓子 - 他拿盒子進車裡, 十秒內和菓子不見了一半!
.幸好不難, 下次跟大家一起弄吧

Picture
.しもしもしもーっす, 收到了收到了收到了 (感謝sorry兄)
.容我為大家介紹: 舞踏會吉祥物新成員小霜月, 以後會跟我走遍世界的拍照模特兒 w
.不過寄來時的信封好大, 最神奇的是信封貼著"易碎品"XDD
."應該是'易扁品'吧?", 霧吐糟GJ!
.我看到小比和霜月羊君的表情(笑)
.葵喵: "四四方方的好像豆腐"; 羊君: "扁了變成([霜])了"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