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29th Jun 2009, 00:40 | 夜.旋筆奏夢 | (439 Reads)

真奇妙,平日不發文就自由出入,偏偏想發就發不了,相當反高潮呢,不過這也引證了我多愛這舞踏會。

"What's that? Are you disappointed
 To find it a tragedy? Well, I can easily change it.
 I'm a god, after all. I can easily make it a comedy,
 And never alter a line. Is thast what you'd like?...
 But I was forgetting - stupid of me - of course,
 Being a god, I know quite well what you'd like.
 I know exactly what's in your minds. Very well.
 I'll meeet you half way, and make it a tragi-comedy."

Plautus筆下,Mercury這段在《Amphitryo》台詞已經表達出本篇的大綱。所以前言就省略吧

這對於很多話的我來說不可能(笑),特別最近舞踏會的客人都是跟著某幾個名字跑進來,對,就是那些"magnet"啊、トゥライ啊、歌提供師啊、じゃっく啊、蛇足clear啊的人呢。嗯?我剛剛就做了上釣的tag嗎?什麼都不知道。w
所以這篇鬧劇就這樣來了--這是說謊的喔。

其實是因為個人最愛的"Cendrillon"。本來為這首寫了開頭,但似乎放置太久寫不下去,加上之前找圖把它跟"Cantarella"搞混了,於是靈光一閃,乾脆寫個把幾首歌放在同一篇的東西,而隨意鬧劇《Void繪本》就是接收它的最佳場地。所以陛下霜月我對你們不住 ww

所以這篇啊,簡單來說以"Cendrillon"為主軸、"ロミオとシンデレラ"當副曲,同場加映:"magnet"在niconico絕贊放送中的花(草)痴混合劇場。又源因個人的愛,所以主角當然是,咳咳…別說他本人,我個人也太害羞寫不出他的名字(咦),所以只能草草寫上歌提供師帶過。不過我好喜歡這個眼鏡設定,果然是唯一能把我從陛下身邊拉走的人。
不過正因為沒寫清名字,大家可以隨意想像本人,就好像我已直接把初音和Kaito的印象套進去了。至於今章提過的人,下章都會出,是,我發誓。(被圍困)

這裡不過是起頭,下部分會認真地鬧的了,其實把它分開是因為我有預感,這鬧劇的總字數會是看不下去的類型。
最後:小霧,這篇有一個角色妳應該會噴茶感興趣。XDD

所以呢~れりごー

追加:章節名稱只是亂打,大家別當真(?)喔。

 (閱讀全文)

花想 | 27th Jun 2009, 18:29 | 舞.細傾詠感 | (80 Reads)

又一顆星鑽殞落了。

昨天整日在外都遇上Michael Jackson的話題,回家後上來逛逛,自然更多。
有點羞愧的,個人對洋樂認知不多,但當空氣漫遍著他的歌,會發現其實很早之前自己就認識他。
本來有機會親眼見他、他的音樂,Fish曾拜託我幫她訂倫敦演唱會的票。現在--倒是一切成為虛無了。

BBC登出連篇專題報導、youtube泛濫、blog文成河…這種幾乎撼動全世界的感傷可算首次親受到,比之前遇過的都更沉更重。
不禁想到當今世界還有誰擁有這般強大的號召向心力,至少唱片銷量已無人能敵,何況能集結全球的人一起哀悼。
可能,一個世界同時間只能有幾顆最顯亮的星星閃爍,一顆落下之後,才有讓別顆星星綻光的時機;若干年後,或許我們會發現,其實明亮的星星不乏存在,每顆都在以獨特的姿態舞著。
而他的舞,固然是讓人最難忘的。

音樂是最懂包容的語言,它不會對任何現實是非有所反應;音樂也是公正的,只要能夠觸動心靈,就能夠一直流傳下去。
生命消逝,音樂延續。沒什麼比這更令音樂人嚮往了吧。

音樂同時是帶有魔力的。會為人披上神秘面紗,那就是寂寞與空虛,人為了抗衡這些吞沒,所以才做出叫常人為之卻步的舉動。不過最後餘下的還是虛無。旁觀者角度,演唱會影片上被台上台下的人包圍的Michael Jackson,不知為何還是覺得他寂寞。這會是走音樂路途的必定代價嗎?明明被世人所愛,卻還是孤身一人。

你現在身處的地位,是否一個更好更快樂,一個你一直追求的世界呢?


『他其實不是King of Pop,』Fish在電話另一端說道『他根本是God of Pop。』

一個絕響的傳奇。


延讀:
五師兄字 - RIP Michael Jackson
Uncle Ray's Corner - 還再會有另一位King Of Pop嗎?
Ronald吹水地 - 回家的路,一路好走


heal the world - michael jackson

P.S. 外邊的這場大雨,是為你而下的嗎?


花想 | 26th Jun 2009, 01:49 | 星.一刻留憶 | (74 Reads)

抱歉, 這又是食用性很低的日記

別看這裡連續幾天空空的, 其實舞踏會仍在晚上敲呀敲不停, 只是兩篇交著寫寫不完, 放不出來而已目前筆風一直在改動 - 多少是在嘗試不同風格, 看看怎樣說故事最能牽動心情
...好吧, 我是在寫兩篇鬧劇, 所以要用跟悲劇不同的筆法: 就是那篇暫定繪本, 或是暱名"隨意"的東西, 最近, 一定是"magnet"的磁場過大, 竟讓我冒起寫同人文的傻念頭...唉, 結果我會活不過看到舞踏會踏入六萬的時刻嗎?

大概, 是因為回歸心靜平恬的時候了, 只想文字精靈也能回來身邊
重新感覺, 由指尖敲打出來的心跳之觸

所以現在開始我會呼叫歡迎邀稿(?!)
只要在能力之內, 都會盡全力完成, 就這樣(就這樣?)

 (閱讀全文)

花想 | 22nd Jun 2009, 03:12 | 星.一刻留憶 | (79 Reads)

放假前, 應了早前的承諾, 歸回母校一趟
最後一次重見我親愛的老師和學妺, 心情既如送葬亦含有再會的喜悅, 那漫長的巴士旅途, 我就用在困惑自己該抹上怎樣的表情

不知不覺, 已經佇立在大閘跟前, 忍不住低唸"我回來了", 熟悉無比的草地與湖泊就在幾乎觸及之距
我忍不住停下, 想好好看清看楚: 湖後那排跟著火車路軌的樹木完全沒變, 跟草地一樣青綠, 而教堂前邊的那棵櫻花樹, 或是體育館旁的花樹, 同樣長出了新綠, 開花季節早已過了, 盛夏即將來臨
一切都依舊, 除了 -

沒人, 這是午飯時間, 一個在草地休息嬉戲的學生都沒有

這下午未免灰沉了點

 (閱讀全文)

花想 | 21st Jun 2009, 22:01 | 星.一刻留憶 | (74 Reads)

六年首個在家渡過的父親節

彷彿有千言萬語, 又不需多少留話一般, 不知哪時開始我變得膽怯少話, 不再像之前活蹦亂跳地抱著他祝他父親節快樂
活得越久, 更坦率的反而是父親; 星期四收拾房間時我收到了email, 是他, 短短一句, 說半年沒見非常掛念我, 現在終於回家, 他高興得不得了

其實我知道的喔, 對於父母兩人的思念都一樣
只是不說出來罷了

 (閱讀全文)

花想 | 19th Jun 2009, 08:39 | 夜.旋筆奏夢 | (151 Reads)

還是反悔了,因為sina預定發文的系統好像有些問題…而明天我沒機會上來發文。
所以~大家也可以等到晚上才看喔。(炸)

正式後記:
這篇--不難想像,是看了live而冒出的構思。看到台上陛下與眾人玩得那麼認真又快樂,就不禁想到,如果這一切都能發生在Elef、Misia和Leontius身上,會是多麼幸福的事。
對,是三兄妺而非雙子。《Moira》令我最感唏噓的不是水月,而是後邊兩兄弟的交手,每次聽都有份不忍下場的憂鬱感。轉到台上,看到眾女神漠然旁觀兩人的打鬥,即使知道不過是舞台幻象,心終究輕呼著不應該變成這樣。於是提筆時曾漫想過,在戰場上互相輔助的兩人身影,雷獅與紫狼,他倆一起合作的話,那份強大應該就能打破一切悲劇連鎖吧,至少Misia的命運也能被改寫。

Misia是Moira最哀傷的角色,所以她最該被配予最大的幸福。我希望她受盡家人的寵愛,最重要的,是那份幾乎把兩位哥哥玩弄鼓掌上(?)的俏皮,在我心目中,這才像一名幸福快樂的少女。很喜歡提到她的笑容,只是每當刻寫多一個笑字,心裡就莫名更難過了。

所以這賀文屬於自虐向,副題叫作『痛愛』。別看這篇寫的甜美快樂,背景音樂其實是放著水月或最終戰,雙耳所聽的越沉重,就越想把文灌滿遍遍的笑聲;雖然後面換上"死せる者達の物語",只是心還是很痛。這份幸福只可能存在於Another的世界--名字自然是取材"朝と夜の物語~Another Roman Mix~",據說這首反映的是一個若Hiver被生下來的毀滅世界,所以《Another Moira》就是一個雙子神諭從未出現過的世界。

呼,明明是生日賀文,怎麼我那般多愁善感了?(炸)


給我所知最具才華的人,陛下,生日快樂,衷心祝願您身體健康,沒什麼比這更重要了,對於國民來說。
哎,對您已經說得夠多了,就容我最後加上這一句吧:能夠與陛下生在同一時代,聽到您的音樂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事。
所以,我希望將這份幸福回流到您所創造的世界。

這一次,就讓Moira對雙子微笑一次吧。


感謝大家,聆聽我的歌。

 (閱讀全文)

花想 | 18th Jun 2009, 23:00 | 夜.旋筆奏夢 | (155 Reads)

祝我們Sound Horizon移動王國的Revo陛下平日快樂!

雖然這樣在祝文說很掃興,但真的…我沒想到賀文竟然沒跳票,畢竟陛下的生日正正卡在我回家和收拾房間的日子。而病了的這幾天,早上晚上分別一直以1500 wpd的超速趕文,多少也感謝門外的掘路工程,讓我晚睡早起趕文,結果結果,終於(竟然)在英國十八日早上趕完了!
真的,這件事比平日這日子更令我感動。(喂)

又是破萬的一篇,不過已比我想像短了--這是第一次幾乎跟原構想如出一轍而沒發生暴走,或是想像永無止盡的問題。

呼。

明早離開Bristol,現在還得去醫生那邊,所以只能先寫那麼多。
何況大家都看到我故意只貼半篇了,另一半會在六月十九日二十三時五十久分送上

那麼,這篇由個人詠唱的詩歌,僅獻給我最敬仰的音樂詩人。

 (閱讀全文)

花想 | 15th Jun 2009, 09:50 | 舞.細傾詠感 | (340 Reads)

Picture
水樹奈々 - ULTIMATE DIAMOND
01. MARIA&JOKER
02. 悦楽カメリア
03. PERFECT SMILE
04. Trickster
05. Mr.Bunny!
06. 沈黙の果実
07. Brand New Tops
08. 少年
09. Gimmick Game
10. Dancing in the velvet moon
11. ray of change
12. 深愛
13. 蒼き光の果て-ULTIMATE MODE-
14. Astrogation
15. 夢の続き


給最親愛的奈奈:

  終於、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踏過星屑漫遍的夜空毯地、扶著魔術師變綴的彩燈階段,由火支持由風守護由光帶領,一步接一步地登上去,現頃,贏得了全世界深愛的妳,終於摘下oricon週間第一的皇冕。心裡充溢微笑與喜悅--卻不認為這是奇蹟,對妳的信心從來沒過動搖或惑疑,這華爍的時刻必定會來到妳身旁,只是神會選擇將寶石放落哪個時間盒子的問題罷了。現在的妳,眺望的世界是否被燦耀星光所抱繞呢?或許妳不知道,現今妳佇站的高位就是以十五顆獨特雕磨的煌石琢築,以無法移開目光之姿地眩神繁閃。

 (閱讀全文)

花想 | 12th Jun 2009, 00:16 | 夜.旋筆奏夢 | (157 Reads)

前記:
這篇,就是最近MSN上掛了一段日子的『謎物』。正式名稱未明,我都叫它作『隨意』,因為真的是隨心地打,所以只用上小說mode時的40%力度(看長度也知道)。所以這不是小說--故事性為其次,讓我寫得開心的捏他才是重點。

對,Neta。

之前寫鬧劇寫得很高興,覺得只玩幾個人太少了,所以就想將各位我喜歡的音樂人放在一個架空世界,串成一個類似故事的劇場。結果想像一發不可收拾,考試之前已經想出一個半完整的世界觀,以及數條支線。
以後的做法,大概是兩位一組為主角的發展,也就是這位×那位的組合,不過這不等於這篇有固定主角(ie. 私心成份自然有)。連同序出場的三位角色,都是說故事的過客喔,啊,也許出場最多是V家吧,因為他們的歌提供了不少素材,包括在這序出現的某幾個描寫--對,就是在寫他們啊。(笑)

雖然原意是鬧劇般的搞笑向,只是我人實在沒多少幽默感,於是就變出一個這樣的序…多少都是受Celtic Woman影響吧,連序名也是她們的歌。那時聽"One World",被最初的荒涼意境震到了,怎樣也忘不了,於是就決定把第一段歌詞寫在序裡,畢竟總覺得跟這世界觀很接近呢。(序中)這是一個受戰火糟蹋的世界,影響了無數的人,文字著重下筆的三人亦然…當然有私心原因才寫他們,不過到了往後,就會明白這序的存在意義。
哪,就看看大家猜不猜到三人是誰吧,不過既然『那位』和『那位』出場了,那大家就不必擔心(?),其他後宮成員也會出場,從R什麼到K什麼再到Y什麼的人,都不會漏。(笑)
至於餘下的一位,沒辦法,私心就是私心。就看看我拋出她的多少好友吧

翻看,這序看來很沉重,但明明第一章並非這回事呢…預告:第一個獨立故事就是序出場的某兩人一起當笨蛋偵探,不過看我MSN也猜到是誰了,還會附加意想不到的特別嘉賓。w
還請大家期待。

差點忘了,請大家幫忙提供故事名字,我存在電腦的檔名叫boredom,總覺得該給這小劇場一個正式名字。=w=

 (閱讀全文)

花想 | 11th Jun 2009, 06:13 | 舞.細傾詠感 | (1051 Reads)

一直想,也許該列一個考試的音樂清單,來感謝陪伴渡過這月的歌手們。這次第一回,談niconico的翻唱歌手。

其實個人對Vocaloid一類電子聲仍有一定抗拒(雪月的癒月由初音代唱留下的陰影?)--儘管很喜歡它衍生(?)出來的家族印象--但不能否認Vocaloid給音樂推了一把,它開拓的不單是更廣闊的歌唱音域和音樂可能性,也給予了寂寂無名的音樂家們展現才華的機會,名副其實的拉闊音樂。
在nico nico市場翻找,不少樂曲都耳眩動聽,絕不比下商業音樂。只是相比下,我更喜歡由翻唱歌手去演繹,沒有商業的禁框,只有自網絡繫線傳來的,那份全心投入歌唱的喜悅,以及一些在普通商業唱片未必尋到的獨特個性,這是他們的舞台,A Chance to Shine。

給自己下令禁制SH和奈奈的幾星期,就在這些我歌故我在的歌姬與王子(?)群中渡過,請容我為大家介紹,音色舞踏會的舞者。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