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30th May 2009, 22:41 | 星.一刻留憶 | (75 Reads)

剛讀完古文250頁, 本想逛blog輕鬆一下再戰下半場, 誰知卻看到這樣的新聞

光是看標題已很不舒服, 再看內容, 這樣的慘劇太過可怕了, 一個活潑可愛的三歲小孩不該落得如此下場; 更心痛的, 是那位為兒子受重傷的父親, 救不了兒子的痛跟刀傷會永遠伴隨著他...發生在六月父親節之前, 這體驗父愛的新聞也未免太悲痛了
只能祈求小孩可以安息, 受傷的父親能康復過來


痛之外, 還有無奈, 正如黃島主所說, 因為犯案者的精神狀況不會被定罪謀殺, 而是被送回精神病院看顧; 小孩子的命就斷送在一時的精神不穩, 怎樣想都沒法釋懷
無奈, 是為導致這命案的契機 - 政府對精神病人康復服務的漠視, 讓醫生為了應付大量病人而沒法好好評固病人, 結果, 有一條魚從網隙溜走出來, 演變成現在的狀況; 但停下來一想, 什麼時候醫療服務是足夠的?
無奈, 心病沒有絕對的根治方法, 誰也說不準...所以到底這是誰的錯, 實在說不上來

不過, 可以確定的是, 報導最後提到政府的回應, 會讓人有"那為什麼今年發生7宗類似個案, 卻還未看到'詳細了解'後的結論?"


這篇新聞, 彷彿重新喚起了我選修心理學的最初熱誠: to heal, 光說可能過於偉大, 只是, 這不就是心理學的其中一個起源基礎?


花想 | 17th May 2009, 03:57 | 舞.細傾詠感 | (165 Reads)

格林威治時間00:40 Eurovision 結果追加

沒什麼比在考試修羅場時電視癮發作更可怕的事了。
雖然今晚沒能看Eurovision Song Contest,但還是有稍為看這個的時間。


這就是假以惡搞之名大玩特玩的兒時回憶吧?(笑)

美少女戰士、蠟筆小王國、叮噹、櫻桃小丸子、CCS(和新版Tsubasa的這連接絕對是故意的)、娛樂金魚眼、數碼暴龍、Gundam…連古董冷門作《小魔女得意妺》也給搬了出來(還有人記得嗎?那個有隻會暫停時間寵物的魔女,最後發現那寵物原來是時間王子的半嚴肅動畫XD)…全都是我們這代的代表動畫啊,朋友說,還差一隻會飛天的豬女俠就真的完滿了。
聽到小魔女Doremi時特別感慨--因為小說錯覺一直沒留意時間流逝,但聽到時,啊,的確,真的好久了啊。(笑)

說真的,某大台今次翻譯的確很不錯,而且對白都有用心更改應對情境,配音員們也演得投入。不挑不可能一致的聲線骨頭,這次涼宮的移植(?)會是相當滿意的。

題外話,其實J2這個Lelouch聲線滿不錯的,有時我覺得福山太老成沒了Lelouch本身少年的年紀(福山最好聽其實是狂笑聲[喂]),而J2這版本…第一話最後一句配得相當邪惡,值得鼓掌。
還是先讀好書再說吧

 (閱讀全文)

花想 | 10th May 2009, 01:30 | 舞.細傾詠感 | (823 Reads)

 Picture

Kalafina Maya正式脫出 

望著那篇才寫了前序的Kalafina感想,又回看這令人默然的消息,這下子更讓手指滯停。之前為了聽歌寫感想而特地看劇場版《空の境界》,現在卻顯得意義全無了。

Kalafina,這名字含有四個音節--而且又巧合的,包括了三個a和一個i音,Wakana、Hikaru、Maya以及Keiko,我總覺得四人的名字早已包含其中,四聲融一,造就美麗悅耳的調和詠唱。這個以歌聲為中心的聖詩團,是梶浦全新的嘗試。
但當其中一個音符脫落,琴鍵敲綻出來的色彩大概會化黯變淡吧。
…哎,任調合的可能性撕落一層,這真是好事嗎?

 (閱讀全文)

花想 | 7th May 2009, 09:16 | 舞.細傾詠感 | (259 Reads)

最近流水文不少 - 這篇同樣 - 考試一個月倒數嘛, 還請各位將就一下

先談一下音樂新聞:
奈奈7th Album延期了, 該說這是命嗎? 每次奈奈的Album都出在考試期左右, 這次還是卡在兩科中間的6月3日啊, 那時應該是在歐亞大陸四處走或是在Statistics漫遊吧?
雖然延期原因令人遺憾, 只是其實再收一首新曲是好事吧, 反正如此一來只會更期待罷了
只是太久沒接觸正規Jpop了, 今次的曲目看到...很不慣(炸)

最初得知, 霜月為《break time》發售event穿了Compassちゃん的侍應生服時心裡驚了一下, 難道被某某人傳染了cosplay? 但看到報導出來後 - 嗯, 你很少會看到我如此反應的 - Shimo-Compassちゃん非常可愛, 衣服出來非常可愛非常適合霜月喔>w<
霜月還是卷髮束髻比較適合她人的氣質, 這一天限定的服裝也造得相當不錯, 將來live時再穿一次吧, 那次要dvd收錄喔(?!)
接著就是把喜悅垂直下降10米的事情: 看手和身形, 總覺得霜月對比兩個月前的Moira追加公演瘦了, 回想一下...也難怪的, 畢竟最近工作不斷, 上個月還卡在live和自家錄音/event兩邊走, 光是台上站在某些超high的人旁邊就需要很多體力了 還是最近FROST MOON CAFE沒嘉賓=沒蛋糕吃了?
希望live完了後霜月有個好好的break time吧, 雖然霧說搞不好霜月自己也想瘦一點, 但看著她變幼了的手就覺得奇妙的心疼
另外第一次看到, 霜月雙腿其實還挺幼的(?!)


個人消息(咦):
暑假時會開始久違的錄音了, 今次和朋友們選了些獨唱不能的曲子, 所以在正式練之前有一句不得不說: 解剖曲子拆音拆了好久(炸)<--目前還未拆完
某人(對是你啊[指])好幾層的自家語言就算了, 某某人(是你啊就是你啊[指])寫出來完美融合的幾重和音更是可怕, 最後唯有舉手投降乾脆同調

因為這樣, 最近耳朵一接觸到歌聲, 就不期然自動將各種歌聲分類, 亦於是想到這篇, 對喜愛歌手的歌聲印象
想發這專門形容歌手的一篇一陣子了, 只是又想到, 如果像ARIA的稱號手法, 用歌名作為比喻會否更有趣呢?

 (閱讀全文)

花想 | 3rd May 2009, 00:25 | 星.一刻留憶 | (86 Reads)

忽然起舞

紅鞋兒般禁不住躍動的衝動, 這幾天一直坐不下來地跳來跳去, 偶爾再加上數個旋轉
基礎華爾滋忘得只餘下腳法 - 我自然不是在跳這個, 僅是隨心地, 在無人的空間躍跳著

跳下一下, 會想起母校時代的歷史課前夕, 艾蜜莉那雙長腿偶爾會蹬起直佇, 換上一面認真嚴肅, 再旋起轉圈, 直到提著公事包的老師趕到露出一臉"對孩子真沒辦法", 才在三人笑聲裡坐下
艾蜜莉到底有沒學過芭蕾舞, 我不知道, 只感覺到她是隨性去跳罷了; 有時坐在沙發上本來在翻寫德文的她, 她也會突然站起跨跳一步, 有時是嘻鬧, 有時沉默不語, 我們倒是笑得乾脆

對呢, 那時是除了考試大學就全是遊樂的人生, 尤其我們一群考生被學校遺忘在一角, 所以會做些不需原因的事, 一些現在憶想很呆很孩子氣的事情; 這或許是我特別想念那段高中日子的原因, 學業之外的一切盡是無憂
但若換個角度, 其實我的人生是否那時開始, 就沒生出一個確實的目標?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