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30th Jan 2009, 06:31 | 星.一刻留憶 | (137 Reads)

很久沒見,依然親愛的Mrs. DeVito:

 

 (閱讀全文)

花想 | 29th Jan 2009, 10:39 | 舞.細傾詠感 | (364 Reads)

《SECRET AMBITION》

志倉千代丸:『tiaraway解散後一直愁沒特定歌手提供歌曲,連工作也浮沉不定了一段日子。如今總算走出靈感閉塞的困境,這次有奈奈和魔法少女Nanoha之助,還不讓我東山再起?』

上松範康:『太可惜了,奈奈已經不再是你當時合作的奈奈了,我連自家妺妺都祭出來的"Heart-shaped chant"要她挑戰淒美高音,怎會輸給只求穩定的你呢?(冷笑)再不然,後面還有一首跟你比J-pop比電結他的"Pray",哈哈,你和矢吹只有乖乖當炮灰的份兒。“今、ここにいること それが僕の答え-真実-”!』

矢吹俊郎:『不過是插個花,怎麼要禍及我?orz』

大平勉:『……』(OS:幸好"innocent starter"比另外三首更早完成。)

 (閱讀全文)

花想 | 26th Jan 2009, 04:04 | 舞.細傾詠感 | (633 Reads)

Picture 
能夠驅使我說出『深愛』的歌手,大概只有奈奈了。

今年於一月二十一日發售的生日single《深愛》名起得真好,既有被祝福被愛的象徵,更重要的,是如此深刻的名字才襯托出這首深刻的歌。先聽被那流麗連貫的清澄音色所染,其後再被奈奈獨一的歌聲所震--不知哪邊先開始,心一緊、喉嚨一痛,然後雙眼就幾乎湧出淚水。
彷彿,已很久未聽過那麼簡約而真摰入心的歌;彷彿,重拾對奈奈一心一意的那個單純時候。然而這次倏然發現,往時的熱情蛻變成穩定長流的細水,那隻從紅焰蛻變演化的火鳥卻繼續高飛。

從心愛到深愛,這七、八年的時光未免過份冗長了,所以,從火焰點燃開始的四年前開始。

 (閱讀全文)

花想 | 20th Jan 2009, 11:39 | 星.一刻留憶 | (177 Reads)

根據State-Dependent Retrieval的理論, 若我想星期五的考試考好成績, 那溫習的時候就不該聽歌 - 在記憶刻錄時的環境應該與運用記憶時候的相同, 這樣才會在考試
又依隨這理論, 我不該在拖著舞台劇綵排的疲累身軀回家後, 邊看BBC iPlayer的Anne Frank Remembered邊吃飯, 不然考試時說不定會劃過二次大戰的冷酷片段

然而, 這又是我不後悔拿掉兩小時溫習的記錄片, 儘管談不上輕鬆, 卻仍是值得一看的

 (閱讀全文)

花想 | 18th Jan 2009, 10:04 | 舞.細傾詠感 | (391 Reads)

本年第一張佳作。完。

Picture 
坂本真綾 - かぜよみ
01. Vento
02. トライアングラー
03. 風待ちジェット~kazeyomi edition
04. Remedy
05. 雨が降る
06. Get No Satisfaction!
07. 蒼のエーテル
08. 失恋カフェ
09. SONIC BOOM
10. ピーナッツ
11. さいごの果実
12. Colors
13. カザミドリ
14. ギター弾きになりたいな

曾有一頃,將真綾和最近大流行的方大同連在一起。因為他們都唱情歌,聲音透靈動人。
不同,方大同從曲譜刻寫出甜美愛情,真綾卻是將音符化成愛戀本身。她輕哼,溫柔細緻,與琉璃聲線共映叫人沉醉;她高唱,堅強活躍,從來沒人能移開目光。

一切聲音都為她和應--無論是雨、是風,爾或結他聲,只要落到她手中,都成了最美的聲音戀愛。

 (閱讀全文)

花想 | 17th Jan 2009, 01:40 | 星.一刻留憶 | (115 Reads)

"話說我有位精神科醫生的朋友, 他專長治療使用金屬自毀的病人...細想一下其實那確是挺專門的"
這, 是在提及Oedipus哪種瞎法(用別針刺還是挖出來)比較恐怖時, 教授突然蹦出的一句(笑)話

糟糕, 原來讀太多Greek and Roman drama, 是會對這類悲劇人物處之淡然的
更正, 應該是說Seneca版的Oedipus沒Sophocles版本來得震撼, 即使後者是我在書店站著看完的, 台詞中包含的力量與引伸的情感卻是Seneca版沒法比擬的, 難怪班上各人都偏向Sophocles, 這不是第一印象造成的錯覺喔<--下課後才終於找Sophocles版來讀的人

就這樣完了, 十九課六部戲劇, 前一秒還沉浸在另個世界的深思, 下秒教授就雙手一拍把書合上, 讓我們去講台上領收去年的essay...雖然我必須承認, 其實整課一直不太安穩的, 打從教授大人提著厚厚的essay進入課室, 房間的空氣已被那些存在感超重的essay抽走
怕, 與漂亮的法國女生對看一眼, 同是留學生的大家自然明白心中所想: 從未寫過這類essay的我們生存機會渺茫啊
因為, 那篇心血之作的essay儘管快讓我死了, 但由一位幫Oxford出版社出書的教授批改就變了笑話(沉)

 (閱讀全文)

花想 | 14th Jan 2009, 09:17 | 星.一刻留憶 | (101 Reads)

Conceal me what I am, and be my aid. For such disguise as haply shall become The form of my intent.
這依然是我最愛的一段英文之一, 因為很動聽, 意義很深遠

 (閱讀全文)

花想 | 12th Jan 2009, 09:45 | 夜.旋筆奏夢 | (199 Reads)

前言:
之前某中篇的前傳,有看的知道這是什麼,沒看的希望看了這篇可以回去追看。
這是答應了小比的小短篇系列,所以說還有兩篇才完,雖然男主角一樣,但情境會完全不同。

quotation很懶,要感謝《eclipse》為我出點子…我知道,下次一定會是原創(?),而不再是書中書的了--因為那個quote在動筆前已找到了。預告:那將會是簡愛內的一段。
所以,咆哮山莊後是簡愛喔,說不定第三篇我該從Anne Brontë的作品開始找quote,這樣就湊成文學三姊妹了,呵呵。

P.S. 咆哮山莊是愛書人必看的一本,即使你一生只看一次。

 

  "And I pray one prayer—I repeat it till my tongue stiffens—Catherine Earnshaw, may you not rest as long as I am living; you said I killed you—haunt me, then! Be with me always—take any form—drive me mad! only do not leave me in this abyss, where I cannot find you! Oh, God! it is unutterable! I cannot live without my life! I cannot live without my soul!"

  『我要不停地詛咒,直到舌敝唇焦為止--凱瑟琳.英蕭!只要我活著,我就要妳永不得安息!妳說我殺了妳--那妳來報復好了!永遠跟著我--用盡可能的方式出現--逼我發狂!只要不把我丟在地獄裏使我找不到妳!啊,上帝!這要怎麼說!我不能失去生命地活下去!不能失去靈魂地活下去!』

          --Heathcliff.Wuthering Heights
           (希斯克利夫、咆哮山莊)

 (閱讀全文)

花想 | 11th Jan 2009, 06:27 | 星.一刻留憶 | (534 Reads)

這裡並非要說自己英文多好 - 留學多年的經驗告訴我英文是要去"感覺"而非死背的, 我大多是讀下去看看是否順暢, 朋友們找我校稿都用這方法(所以抓錯當然沒老師準)...話說, 其實我也在考慮收費這問題(被拖)

總之, 我英文只屬中等程度, 尤其在葵喵給我傳來幾張文件請我翻譯時, 更加確定自己的能力了
因為 - 這樣說真丟臉 - 我看不太懂, 好像要從數塊碎片之間推測上文下理, 連Oresteia也沒那麼具挑戰性, 看了兩頁, 最後還是要跑去找外國人求助, 確認一下

大家要看嗎? 說不定這篇網誌出來後友人們就知道我英文很普通, 以後不找我校稿了

 (閱讀全文)

花想 | 9th Jan 2009, 09:17 | 星.一刻留憶 | (146 Reads)

回到Bristol, 之前數星期猶如一場夢, 睡夢中醒過來, 看到熟悉的紅色窗簾與高高的半個六邊形窗, 有種像是回家又像不是家的異感
時間會撫平這感覺的, 更可能, 這半年會讓我對Bristol有更深的歸熟依靠感, 現在的自己猶如航行大海的小船, 飄流到任何一個港口都能被束住不動, 卻終究不能安頓下來
但至少這裡, 是一個我較熟悉的港口, 亦是喜愛的地方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