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18th Jun 2012, 23:07 | 夜.旋筆奏夢 | (153 Reads)

望見摩天輪、末日和向日葵(奇績始終不發生)的五秒

音色旅人企劃 - Ivana 2012.06.18生誕企劃

有一個女孩。剛開始時,她是彈著琴、聲音溫柔得彷彿一碰即碎的受傷女孩,擁有孩童般的笑聲,與無邊創作力的指尖。她運用旋律描繪戀人千百種夢,以樂曲重塑畫家的麥田星空,用歌聲複寫十四歲女生在絕望中的希冀,輕輕地,在歌唱藝術和生命的同時創作藝術。

她也借音樂放大聲音,在喧鬧小城內道出自己心聲。她化身任性隨心的雷電、暫居地球的火星人,宣言不情願也就不開的水百合。她成為這一切,以及將來更多的。她是曾經某年在今天誕生的藝術家。


 (閱讀全文)

花想 | 31st May 2012, 19:00 | 夜.旋筆奏夢 | (235 Reads)

 

 星空.花火.二重唱
音色旅人企劃 - やなぎなぎ(nagi) 2012.05.31生誕企劃

那個夏日的星空,我直到現在仍未曾遺忘過。
不管是你的笑容也好,你生氣的樣子也好,我都非常喜歡。

穿越黑夜,憶起你指著夜空的食指和溫柔無比的聲音。

やなぎなぎ,除了是為人熟悉的niconico動畫出身歌手身份外,更是supercell的前主音歌手nagi。やなぎなぎ歌聲甜美並富感情,擅於演出纖細的感情樂章、童話式的夢幻曲譜、無機的神秘音色。やなぎなぎ在出道前已積極參與創作同人音樂,與Annabel的二人組合binaria創作了不少溫柔美麗的音樂。後來やなぎなぎ在網絡上因翻唱supercell作曲家ryo的メルト而一舉成名,不久便宣佈退出niconico動畫,跟ryo同組supercell正式出道。雖然當初的黃金組合已經分道揚鑣,但我們仍然懷念他們一同創造的傳說。

  (閱讀全文)

花想 | 7th May 2012, 04:16 | 夜.旋筆奏夢 | (541 Reads)

 - 看完Avengers後有了搗亂紐.約的念頭, 我真的很想知道紐.約有什麼讓阿米的電影不斷地把它毀個大半的魅力
 - 結果覺得這首先是愛情向, 然後才到動作向短文
 - 其實是片段, 對不起
 - 請不要笑我又是黑桃
 - 米喵會變形大概變成了我的喜好, 反差好萌我好想養一隻
 - 這裡有兩對-國擬的米英和黑桃的米英, 作者覺得更加閃了
 - 故事名沒特別由來, 只是因為作者聽著同名bgm而取名,總會比叫let the stars fall down好吧(噗
 - 感謝閱讀:)

 (閱讀全文)

花想 | 24th Apr 2012, 09:58 | 夜.旋筆奏夢 | (631 Reads)

好可怕的名字!
我一寫下來就後悔了(……)

盈杉君的點題文,感謝她讓我用自創個性的英子補完這段小歷史劇場。因為如果寫回兄弟就只能寫成打架,反而兄妹就比較有趣。我根本在諒安特烈為了自尊和風度怎樣都不會出手打妹妹的致命點份上。
這是以對兩個王國歷史(當然,英.格.蘭角度)的認識寫成,兩兄妹對彼此的感覺比較像是建於多年來的敵對關係上,所以誰也不會屈服於誰。

雖然主題是tension,但引發靈感其實是完全氣氛不同的Amazing Grace,以及地鐵香港站那段行人電梯,那個地方已經給了我許多點子,也讓每次上班經過那裡更加期待有新的片段浮入腦海。


以下為某國家擬人化作品的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人民無關,當中混合了部分史實和歷史人物,但絕不等同100%真確內容。

自我流名字使用-
英子:羅莎琳(Rosalyn)
蘇.格.蘭:安德烈(Andrew)
愛.爾.蘭:帕特利克(Patrick)

 (閱讀全文)

花想 | 16th Apr 2012, 13:11 | 夜.旋筆奏夢 | (282 Reads)

你們知道,有時人會因為激盪的心情而讓手中敲落的聲音放大,比方說琴聲、打字聲(雖然我老是被家人說敲鍵盤敲得很大聲),這篇,大概就是用心靈放大的聲音而寫的。Fate Zero的音樂和Kalafina的満天幫助我為那心情抓個形象。

幾天前上班路上突然想到,若然英.格.蘭的擬人是女生,夾在那個男系社會的時代會是什麼模樣呢?剪去頭髮、換男裝、上陣廝殺?但我不想寫又一個版本的貞德或Saber,而Tudor時期的確出過多位意志堅定的女性,於是我想,就從這裡開始吧,讓H.enry VII擔當啟蒙她的導師(畢竟他有個意志堅強的母親),讓她不自覺中影響了那朝代接下來的女性。

另外還有她對自己身份的迷思:國家被詩歌形象化為女性,但當她真的以女性姿態現身,人們卻又覺得她沒有力量,所以她才要裝扮成男性。另外還有英.格.蘭此地所象徵的血源--Anglo-Saxons,威.爾.斯人跟撒.克.遜人間有段血淋淋的歷史(或許跟盎.格.魯人也是),但那又是她所流的血統之一,還有後來到來的維.京.人,到底英.格.蘭該指誰的領土,她如何渡過那段日子才不致於精神分裂至死?

啊,Rosalyn是西班牙語的美麗薔薇,雖然也有說是中古英語,所以…(瞄旁邊)


以下為某國家擬人化作品的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人民無關,當中混合了部分史實和歷史人物,但絕不等同100%真確內容。

前註:
L.oegia:英.格.蘭的前稱(可能在A.nglo-S.axons之前),源自古/中世紀威.爾.斯.語L.loegyr,意思據推測是邊境旁之地。現在用作是英.格.蘭的浪漫名稱。
紅龍和預言:紅龍是威.爾.斯的象徵物,出現在其國旗上。龍的確實起源已失傳,亞瑟王傳說中有一則梅林所作的預言:紅龍象徵C.elts(威.爾.斯.人的起源),白龍象徵S.axons,兩條龍不斷爭鬥,儘管白龍首先看似強大,但紅龍最後會擊敗它並重新統治L.loegyr。事實上,T.udor王朝正流著威.爾.斯血統。H.enry VII從法.國回到威.爾.斯時帶著一面紅龍的旗,他對自身威.爾.斯血統的強調幫他得到威.爾.斯貴族的支持。現今威.爾.斯.國.旗上的綠白兩色也是這個家族的顏色。
白色岸丘:A.lbion,英.格.蘭(或不.列.顛.島)的古稱,希臘文裡解作白色之丘,以歐陸人看到的不.列.顛.島第一個地方(即D.over海岸)命名。現在跟L.oegia一樣是英.格蘭的浪漫名稱。
盎.格.魯領地:即英.格.蘭的意思。

 (閱讀全文)

花想 | 10th Apr 2012, 20:22 | 夜.旋筆奏夢 | (86 Reads)

everywhere
文: 花想  

歌: SAE-KIRIKO
原唱: 坂本真綾
 

download

 湖、時間、空を越え、星屑が降り注いだ場所に飛んで降りる。

穿越湖水、時間、天空, 降落在佈滿星星碎片的地點。 


逢いたいと思うとき もう僕らは一緒にいるんだ 再会はeverywhere

每次憶起對方時, 其實對方已經在自己的身邊 任何地方都是我們重逢的地點。

 

 (閱讀全文)

花想 | 30th Jan 2012, 03:35 | 夜.旋筆奏夢 | (246 Reads)

利益申報:雪糕這梗來自Doctor Who Series 6 DVD的新片段。就是Doctor引Amy說起她某個特別悲傷的記憶(當然就是跌落地上的雪糕),所以雪糕讓人傷心的點子是Steven Moffat寫的,而我借來用了。自然的,這裡看到的也是aph x DW的設定:阿爾是Doctor,娜塔是同伴,所以這是米白。

就像英莉的靈感會偶爾冒出,這一對不時也會有構思,而這設定其實已經伏在腦裡一段日子,隨著我對他倆的形象轉變又變,現在寫出來就是我(現在)心目中的型態。

新版Doctor遇到的都是好同伴,我想以娜塔的個性實在不可能置入其中,所以乾脆讓她成為背叛阿爾的人。這一對大概是描寫無法開花結果和曖昧的最佳配對吧,重點不是他倆心裡沒有對方,而是娜塔太高傲不肯去觸碰可能的幸福,所以阿爾要不心碎,要不報復。

寫的時候,我盡量清空了心裡第10代Doctor或小11的形象,阿爾在開心的時候大概會像他們吧,然而這篇的他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騙,還留在一個冷死了的國家,他不會有好反應是正常的(但他沒有傷心,真的),而那報復的方式也太巧妙了,但這就是把一個穿越時間時空的盒子放進來的理由吧:)

其實標題是一個掩眼法,比較像後來阿爾回憶起來會說的話。畢竟,其實整篇裡他倆的對話都像是掩眼法,掩住自己的,和對方的眼。
所以阿爾的確買了雪糕,還報復了。

 (閱讀全文)

花想 | 17th Jan 2012, 08:02 | 夜.旋筆奏夢 | (322 Reads)

之前跟summer姊姊聊到寫作速度的事宜,她說寫得慢的作者總有寫得快的可能,但寫得快的卻很難寫得慢。我想我做到前者了:就是寫個極短篇。雖然以五百字的長度來說,這小小的篇幅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相信這是我昨天睡過頭的主因)。

但這是好開始,我又開始寫作了。或是重新寫出我喜愛的東西,這種感覺大概在火爐的短篇曾經曇花一現,就像黑暗裡閃過一瞬又立刻沒入深闇的光。之前到目前為止的期間,若不是什麼都沒寫、就是寫些不上不下的小東西。

翻看網誌,就會發現交出黑桃合本後沒再寫過一篇有故事的短篇(英廚合本的guest稿也沒有故事),若然說本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騙人。不是因為片段文寫得快,不單因為完整短篇需要交出一顆心來,更因為我那時候很疑惑我還有沒有心。和力氣繼續寫下去。 

感謝天,這篇彷彿在告訴我依然有什麼值得、我配得將想像筆錄下來。
它不是我的心,噢當然,只是從它我的心將重新萌芽結果。

但願下次我能帶給大家一個開心的故事,或一個我喜愛的故事。

 

警告:
.極短篇、極病的米,慎
.受到雨森老師鑽石本的啟發,慎
.不血腥的獵奇,慎

 

 (閱讀全文)

花想 | 10th Jan 2012, 10:14 | 夜.旋筆奏夢 | (445 Reads)

本家撲克設定.米英

為什麼作者把背景設在類Tudor時期,卻出現了曲棍球拍呢?不知道,我只是覺得曲棍球拍很順口、很帥。(…)

送給南瓜子的遲到生日賀文,因為點題是甜向所以結局是甜,雖然中間好像又酸又苦又辣……而且米英只有在最後三段才露面,還是最後兩段才說話(!),但這裡出現的所有角色不管是大家熟悉的還是原創的路人都在談他們,所以還是米英(吧)。

這篇文的骨幹是僅此一次的實驗和玩樂性質,起初是想寫個由對話全主導、場景不斷跳換的故事(以電影來說,不同人在不同場景說話,而拼在一起又看出意義來的),後來想到不同人說著同一件事,用以訛傳訛(Chinese Whispers)的方式寫或許會很有趣。結果實在是有趣過頭差點收不回來,於是又加入「當流言傳回到當事人,當事人會受之影響再生出更多流言」的元素,還有小小的個人感觸領悟。只是在增加了當事人和傳訛者的互動性時,嚴格上也不再算是Chinese Whispers了。
其實整篇的重點只有曲棍球拍和人很八卦,但人的語言有80%是用在說人,所以其實這是……呃,希望大家諒解。和感謝閱讀:)

 (閱讀全文)

花想 | 10th Nov 2011, 23:26 | 舞.細傾詠感 | (490 Reads)
Picture

花想少女~Lip-Aura~幻想歌曲集
01. 眠りの果ての蒼い花~Whites ol Silvecia~
02. 誘いの水底~Iriya mie Lip-Aura~
03. 花想庭園~Cattleya ol thia~
04. 月灯りと糸車~Alies ol lok~
05. Cattleya~Sinal o ir Lag~
06. 汚れた箱庭~Serju ol Ieldis~
07. 花想少女~Lip-Aura mie Iriya~
08. 君の跡形~Whites nen zai, rin o eclef~

這是一張令人懷念又欣喜的歌集。 

從始到終旋律柔然飛揚,捎著回憶段片的優美。蒼藍可憐的漫天花舞中,交織著三兄妹的光暗幻想,亦飄散曾昔死之都市的碎貌。哀冷都市依然活在音樂家的指尖,它的旋律逐漸蛻變天空諸島上的色彩紛美,唯獨孤麗一路延續。月落以後,徘徊旋律中的藍花終於綻放,讓傳承過去、亦是全新的音樂紡車,轉動新一輪的物語,新一輪的幻想。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