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花想 | 18th May 2013, 21:57 | 夜.旋筆奏夢 | (976 Reads)

Set the Fire to the Third Bar

Pottertalia(HP×APH)
變形學教授米(化獸師=白頭鷹)、魔藥學教授英

看HP×APH的fanficition太多,忍不住跟著玩起來,其他設定和小劇場可以看這裡
其實一直對鷹人米的設定很感興趣,給紅祐點文時自己所聯想的也是半人半鷹的阿米和隱居巫師英,沒想到寫出來卻借用HP了。:p

題目來自Snow Patrol的"Set the Fire to the Third Bar",曲名來自英國常用的家居電子暖爐的按鈕,the third bar也就是溫度調到最高的按鈕第三下,作曲的Gary Lightbody說這是源自兒時記憶,也象徵了烽火的溫暖。我很喜歡這首歌頹廢荒涼中彼此依偎的親密感,感覺『火焰』的力量在這裡發揮得很強烈,強烈得溫柔得讓人想哭,只是好像還沒法寫出心目中的樣子。

抱歉懶懶的用這作為盈杉君的放電米點文了,大概對我來說,深情的阿爾就是最帥的吧:p

 (閱讀全文)

花想 | 1st Apr 2013, 01:54 | 夜.旋筆奏夢 | (1246 Reads)

這篇本該是去年萬聖節寫完的。

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如果真的要解說,大概是由“She Moved Through the Fair”、“Scarborough Fair”以及古希臘的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神話混合而成。如果說一篇文必須有起承轉合,這篇大概完全沒有,只是很平淡的故事罷了,附加一些(含自行添加的)民間傳說、很多香草、很長的附註。
只是裡面有種氛圍,我捨不得扔掉,很希望可以寫下來。即使過程既痛苦又開心,還差點放棄(這真是我的壞習慣)。在此我得感謝紅祐的激勵、鳴的試閱心得、summer姊姊的鼓勵,以及我親愛的Mr. Hemsley,母校的英國文學老師和Year 11的班主任,從構思開始一直想到他,大概挑選死亡這個題材也是因他而起的。這篇文獻給他,in the memory of him。

還有阿米有點OOC,對不起。

最後容作者再一句話,這是一年多年第一篇正式的獨立短篇,對我意義非凡。


"But he on his part secretly gave her sweet pomegranate seed to eat, taking care for himself that she might not remain continually with gave, dark-robed Demeter."

Homeric Hymn to Demeter, 370ff

 (閱讀全文)

花想 | 7th Jan 2013, 00:13 | 夜.旋筆奏夢 | (702 Reads)

這篇是在跨年動筆的,但或許在世界末日時寫會更有氣氛,如果當時我就有這個念頭的話。不過正如大家所見,還是跨年過後六天才完成。

故事的靈感來源,以及在其中暗示的是在上個世紀冷戰時期相當著名的末日鐘,一個刊登在科學雜誌《原子科學家公報》封面、只有十五分鐘刻度的虛擬鐘面。當分針指向十二分(即午夜零時)便象徵核戰爆發(或世界末日),距離零分最接近的年份是1953年,當時美.國和蘇.聯反覆測試熱核裝置,公報把分針調整為58分。這故事的名字也是從那個鐘衍生的流行語。
阿爾弗雷德的中間名,儘管本家已經確定那是Foster,只是感覺上Frederick好像比較像一個國王的名字,這也有和平統治者的意思,跟內容(諷刺地)貼合。

 (閱讀全文)

花想 | 29th Oct 2012, 00:16 | 夜.旋筆奏夢 | (244 Reads)


Efoist


弄了個放置噗浪即興短文的小網站。收納標準是短短幾句,談不上有起承轉合的片段,又或是自覺無法放上舞踏會的故事(水準太丟人了),雖然還是可能有兩者重疊的情況,不過大概就是這樣。

我喜歡Efoist這個造字,真的很喜歡。 

 


花想 | 12th Oct 2012, 00:29 | 夜.旋筆奏夢 | (362 Reads)

想像一發不可收拾,四月寫了羅莎琳(國擬人小姐)後,五月又在夜班下班前一小時趕寫出這一幕。
我自己也難以相信,竟然是就著RDJ版流氓偵探Sherlock Holmes的電影背景延伸,把Lord Blackwood的幕後推手設成我們可愛的英子,讓她和米英兩人對峙。不是bbc版不是很久以前留下心理創傷的少年版,而是這個我用來參考維多利亞時期服裝的版本。噢我的天。
要不是我太想寫英子,就是越是創新神怪的點子,越會引發更神奇的點子。

 (閱讀全文)

花想 | 10th Oct 2012, 00:35 | 夜.旋筆奏夢 | (175 Reads)

過了23歲,好像可以回頭看一些曾經死也不願翻看的東西,很早期很早期的原創小說--對,就是舞踏會這個分類裡最初的那些重重寫,啊,那這個應該是重重重寫才對。
沒有故事,只是讀完那些現在只覺可愛的相遇和安倍、寧兒的小說後,突然滿腹重來一遍的衝動。我想寫,卻不知道要寫什麼(故事都不知埋到哪了)。結果,短短的片段一個。
感覺好像回到寫The Time的時候(是多分想看自己走出多少的興致),那時候只顧寫心中那個寧靜優美的魔法學院,其實說有個劇情也成問題。DKS說的我同意,那時候的我寫景很獨到,卻不太能連貫劇情。我猜正是因為這東西本來就沒什麼故事,只是一個很平靜、美麗的世界和朋友們的相遇交會。

本想寫夠時、花、水、風和聖五位角色的,唯獨衝動來了就走,只好等下次機會了。

很久沒寫記事,甚至有關這一年來做了什麼,啃著怎樣的心情。電腦壞掉是一個因由,但更大的原因是:不想說了--想把所有話語和文字留給寫作。
我覺得自己正在一點一點濃縮,掉去了多餘或沒用的說話,直到能夠提煉那片我心中的白金。
因此,對很多事的沉默、不解釋,只是因為寫作奪走了罷。

 (閱讀全文)

花想 | 9th Oct 2012, 23:42 | 夜.旋筆奏夢 | (340 Reads)

第一篇在七月四日晚上寫的,第二篇比較早,兩者內容不一樣講的都不一樣(除了都是訪問),只是都在腦海裡浮沉許久,翻開、放回,當寫下來就如同呼吸一樣。
儘管對風格執著、煩惱了一年有多,但在寫了這兩篇後,才發現或許自己追求著的就是這種文字,不需要多餘的修飾,卻已經道出心中的意境。不是字多詞少的問題,而是在什麼情境和氣氛,就該賦予怎麼樣形態的文字。這麼久才醒覺過來,幸好好像總算跨前一步了。

第一篇是國擬人(真難得!),之前一直避而不寫,是覺得自己處理不來這個題材,那實在是太難以想像的思緒了,他們宛如另一種物種。我唯一能做的,是儘量翻譯出他們的想法。成品出來我很喜歡,大家也很喜歡,啊我真高興。:)
第二篇是(沒有米的)架空惡魔,不過我想大家都知道在講米。很明顯是我對跳舞的懷念--儘管我跳得不好,Blackpool卻是一個我珍重的回憶。應該說,我在思考和不開心的時候會想跳舞,就是在家的走廊上突然轉圈擺手,甚至在公司跳起步法。所以我猜,這裡的惡魔英也是。

 (閱讀全文)

花想 | 7th Oct 2012, 23:31 | 夜.旋筆奏夢 | (897 Reads)

八, 九月曾有段時間, 下班後回家後比較有時間和休暇, 就在噗浪寫了一星期左右的深夜寫堂(也養成了拿電話寫文的壞習慣), 都是黑桃米英為題但不同設定, 個人寫得非常快樂, 真享受那星期靈感精靈坐在肩膀上的時光

 (閱讀全文)

花想 | 4th Oct 2012, 22:38 | 夜.旋筆奏夢 | (210 Reads)

陛下在《ルクセンダルク小紀行》的傑克麻雀船長造型一出,河道上的國民紛紛為之轟動(?),三月日大一句超中肯的『由Cosplay Jonny Depp的魔街理髮師變成傑克船長』讓我靈光一閃。對耶,井宅真的很像Sweeney Todd怎麼之前沒想過呢!

要知道我曾經很迷那電影(看舞踏會的前期就知道),所以……第二天就寫出一個Crossover了。只有Märchen和黑店老闆娘的對話。當然很短。

因為我實在不敢想Märchen要怎樣殺人,老闆娘又會弄成什麼派。

 (閱讀全文)

花想 | 2nd Oct 2012, 21:06 | 夜.旋筆奏夢 | (162 Reads)

.響應FF的705治療療程,第二次寫Doctor Who同人(抽紙巾)
.沒想到Ponds小倆口離去,讓我第一時間想寫的是…Doctor/River o_O
.所以這是Doctor/River喔(暗示場景有),以及Doctor/Ponds的家庭向,也參考了Christmas Special中小11的衣著
.他們去了Bristol拍攝Christmas Special…!(哀號
.會慢慢補回之前在plurk上發表的短篇

 (閱讀全文)

Next